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120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不在的时候呢。”

祁禄愣了愣,他看着汤贞的身影:“没有云哥不在的时候。”

“他经纪人呢,”乔贺说,想起那个叫郭小莉的姑娘给过他一张名片,不知道被他放哪去了,他记得汤贞说过,经纪人就像妈妈,“你有她的电话吗。”

“没用的,她会说,让我们找云哥,”祁禄说着,看了台下一眼,又看乔贺,“郭姐如果知道云哥带女朋友来剧院,肯定又要发飙了。还是先不告诉她比较好。”

和年纪小的演员一起演戏就会这样,不仅要磨合演技,还要关心对方的身心健康。乔贺陪汤贞在休息室吃盒饭,汤贞把那几句词翻过来覆过去地背,背得快吐了。他上午结束时还焦虑得厉害,乔贺在休息室陪他过了几遍词,他好像才慢慢找回了状态。

乔贺是很放松的。他说,台词有先后逻辑,你想清楚了再说,想不清楚,慢慢想。

他态度不紧不慢,循循善诱,对汤贞表现出了极大的耐心。乔贺身边,连空气都沉稳静谧,把所有让人心浮气躁的不安分因子隔绝在外面。汤贞抬头看了他,声音里有感激,轻轻的:“梁兄,你真是梁兄……”

乔贺笑了,说你说什么痴话。

“林爷以前和我说……”汤贞话音未落,有工作人员推门进来。一下子,汤贞和乔贺身边的宁静被打破了。令人焦虑的热浪重新翻涌进来,汤贞听见外面闹哄哄的。

工作人员说,亚星娱乐几个小孩在剧场吵起来了,正闹呢。

汤贞一愣。乔贺拿了自己茶杯,问汤贞,用不用他出去帮“她”倒杯茶。汤贞说,我也去。他俩迎面碰见副导演,副导演说:“外面哪来的外国大妹子,扎俩大辫子,那身材,”他说着,手托在胸前一比划,两眼放光,“这么好。”

乔贺笑得尴尬,男人之间说话不注意没事,可英台在这呢。

然后他反应过来,汤贞是个男孩。

对词对傻了。

副导演说:“这剧组太缺漂亮姑娘了,这几个月光看小汤了——不是,小汤你别生气,我这人说话就是粗,就那个意思,对不对。就是,我觉得你也不生气。乔老师,见着那妹子没有,精神一振啊!”

剧院里场面非常尴尬,那金发姑娘戴着墨镜,绕着辫子,不高兴地坐在工作人员让给她的一把椅子上。骆天天委屈地哭,祁禄安慰他,他在祁禄怀里哭得直抽抽。梁丘云双手抱胸站在旁边,黑着一张脸。

旁边站了一排不知所措的小鸡仔。

乔贺老师端着茶杯,有种自己一个大人擅闯了小学生家家酒现场的感觉。

乔贺努力回忆自己十几岁时候的生活,是不是也这么多姿多彩,充满了纷繁复杂的爱恨情仇。骆天天哭得厉害,汤贞站在乔贺身边没反应,反倒是几个服化组的姑娘,看这漂亮小男孩哭得这么可怜,母性大发,纷纷去安慰关怀他。

梁丘云瞥见汤贞来了:“阿贞,过来。”

汤贞一愣。

乔贺看着梁丘云伸手一拽,把汤贞拽到他身后去了。

梁丘云像兴师问罪,问汤贞:“你弟弟怎么回事。”

汤贞叫他问得一头雾水。汤贞近近瞧着梁丘云的脸。

骆天天在后面哭,和那几个大姐姐说:“都是骗子……骗人……”

梁丘云拖着汤贞的手,往走廊深处走。

副导演琢磨过来,看那姑娘,看骆天天,又看了一眼梁丘云的背影:“不得了啊这人。”

乔贺开车回酒店,黑灯瞎火的,头一次他看到篱笆下面空空荡荡,没有一个人影。

乔贺不知道那个姓梁的小伙子中午和汤贞说了什么。下午的汤贞又变回了上午那种状态,甚至更坏。乔贺中午忙活半天,没有一点用。汤贞又好像是那个提线木偶了,只不过这回不是林导提着他,谁也不知道那线从哪儿的天外边伸过来,缠在汤贞身体里的什么地方。

汤贞没法挣脱它。至少现在,它还缠得紧紧的。

汤贞说,自己只是状态不好。“昨天是没睡好。”他这么和林导解释。

梁丘云这个年轻人如此突兀地把一个姑娘带到剧场来,这事起初让乔贺觉得十分荒诞。乔贺对他为人其实并不了解,但这几个月看下来,从汤贞口中听下来,他感觉这不太像这个年轻人的作风。

梁丘云平日在剧场,算是勤勤恳恳,脚踏实地的。他总是安静地坐在台下,除了负责各类杂事小事,就是在汤贞需要他的时候陪汤贞一会儿。抛头露面的次数很少,以至于乔贺时常忘记他的存在,回忆起他的脸也是模模糊糊的,没多少值得记忆的地方。

汤贞告诉过乔贺,他们公司要求,偶像不能恋爱,被公司发现,一定会被分开。

所以如果乔贺是梁丘云,如果他真的要谈一段恋爱,他绝不会带她出来。他一定会把她藏好了,藏得严严实实,叫谁也不会发现。而这恰恰是梁丘云平日里最擅长的。

以汤贞的聪明,不可能不明白这一点。

乔贺开着车,就这么想着,心里那种看客的荒诞感慢慢消退了。他开始觉得同情,对于汤贞,甚至是可怜。

过了一会儿,乔贺又觉得这事有点瘆人,有点恐怖。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