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122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主持人说,这首歌的词曲创作人祖静老师最近因为吃坏肚子,进了医院。在这里也提醒大家,夏天到了,天气炎热,食物容易变质,千万要小心哦。

汤贞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乔贺听见他和电话那端的人聊天,时不时笑,好像十分快乐。最后汤贞说:“制作单位还在筹备呢,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好,老师你去吧。我挺好的,中午再给你打。”

乔贺问他,对方是谁。

汤贞说,祖静老师:“给我和云哥写过歌。”

“和你很熟?”乔贺以为这种关系只是纯粹的合作。

“挺好的,他人特亲切,没有架子,”汤贞说,笑着,“还教我吉他,教我写歌作曲,可惜我一直没怎么好好学。”

“你喜欢唱歌?”

汤贞想了想:“我嗓子条件没那么好。说是唱歌,归根结底还是表演吧。”

“归根结底还是演戏。”

“对。”汤贞说。

“还是更喜欢演戏。”

汤贞点头,看着窗外说:“我爸爸以前说,演戏是天底下最快乐的事。到了戏台子上,什么烦恼都忘光了。”

话是这么说,真正上了戏台,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个幸运,能做到心无旁骛。

乔贺换了戏服,走出自己的休息室,听到不远处的楼梯口有个人说话。

她声音粘腻,吐字古怪。

我喜欢你的,粗鲁,凶狠。不是这样,在这里,这么温柔,像个好人。我们回酒店吧。

导演助理在戏台上铺了一块席子,据他讲,魏晋时候,凳子还没有普及,大家平时坐卧就用席子垫子一类的东西,祝英台也是一样。

林导一上台就把汤贞叫过来,说:“小汤,昨天睡好了吗?”

汤贞有点尴尬,点头。

“睡好就好,”林导说,“今天咱们排这段比较重要,别的都排过了,除了最后一场,就差这段了。你好好准备,一会儿把衣服脱了。”

汤贞站在原地,脸上的颜色都褪了:“林、林爷……”

“怎么?”

导演助理和一群工作人员站在一边,等着汤贞说话。

“能、能不能过几天再排?”汤贞小声说。

“为什么。”林导问。

汤贞张了张嘴。

“咱们至少全都先过一遍,这一段一直没排过,别再往后拖了,”林导说,看了汤贞为难的表情,“昨晚还是没睡好?”

“我……”

“小汤,到了演出的时候,观众不会等你睡好的。天塌下来,演出都要继续。人家演员在台上受了伤的,不还都咬着牙——”

“我知道了,林爷。”汤贞低了头,一脸歉疚。

戏剧舞台,没有清场一说。而且祝英台洗澡被梁山伯撞见这场戏,其实并不用汤贞脱多少衣服。他只需要露一个背就够了。

可尽管如此,汤贞还是焦虑地站在幕布后面,手一直发抖。

乔贺问祁禄,祁禄说,以前大家一起演出,在后台换衣服,汤贞从不和其他人一起。按说公司的艺人都是男的,后台时间又紧,没有谁成天看谁,但汤贞就是不行。

“可能云哥有办法。”祁禄说。

乔贺一回头,发现汤贞不见了。

汤贞下台去了,漫无目的地走,谁也不知道他想去哪儿,或是想去干什么。乔贺站在台边,看观众席里稀稀拉拉坐着吃零食的小男生,工作人员围在舞台边,一个个面面相觑,等着彩排开始。

观众席最左侧第一排角落,一个外国女孩正勾着一个男人的脖子吻他。乔贺听见他说:“你能不能先好好坐下。”

汤贞绕了一圈,回来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