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141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有人从背后推门进来,朱塞抬起头,一下子从床边站起来。

“周叔叔。”

周世友像是比上次见面老了十岁,他看了朱塞,眼神木木的,连头也没点,他一个人走到周穆蕙兰床前,坐下了。

几个护士站在门外,全裹着大衣,戴着口罩,不露面。

朱塞听见周世友低声问:“你不等他放学了。”

周穆蕙兰没出声音。朱塞看见她握了周世友的手,张了张嘴,笑了。她望着自己的丈夫,眼泪轻轻划过她的眼尾。

朱塞下车的时候,嘉兰天地艺术剧院仍灯火通明。他用手帕拭鼻子,一路疾走进了剧院。

演出还没结束。林汉臣导演坐在后台,捂着嘴巴看转播屏幕。他屏着呼吸,眼睛一动不动,盯着屏幕里的舞台,一句话不说。

副导演看见了朱塞,下意识想叫林导,朱塞只问他:“怎么样,顺利吗。”

副导演用力点头,比了个手势:没问题。

朱塞回去了自己办公室。他锁上门,解开西装扣子,到浴室里把水龙头拧开。

他一直在办公室待到夜里近十一点,看了一眼时间,他起身,换了衣服。

三楼,包厢外走廊里站满了观众带来的秘书和司机,这会儿全等在门外。朱塞开了一间包厢的门,独自进去。自从女主人卧病在床,这间包厢就成了空荡荡的摆设。

朱塞手扶着栏杆,朝舞台下面看。手机在口袋里震,他接起来,听对方焦急的声音:“子轲刚刚回家了。”

祝英台的婚船行驶在甬江上,风大浪大,船不得不在胡桥镇九龙墟靠岸了。

银心叫道:“小姐,你等等我啊!”

祝英台穿了一身大红色喜服,一路奔跑,扑倒在梁山伯的墓前。

朱塞挂了电话,低头看这最后一幕。

剧场里灯影变幻,犹如天地初开,天雷乍现。舞台后幕是一块巨大的墓碑,高耸入云,遮天蔽日,上书着“梁山伯之墓”五个大字。汤贞跌跪在高台上,身披着的喜服褪作缟素,化身灯光投影雪白的前幕。

滚滚江水、血水,在汤贞身上流过又汩汩流尽。他仰望天空,眼神澄明,无怨无恨,身形摇曳,如风中一片枯叶。

突然间他纵身一跃,坠入江水深陷的墓里。

一时间风雨骤歇,电闪雷鸣也休止了。

剧场里死一般寂静。交响乐队更换曲谱,《化蝶》变奏缓缓涌入。

江水漫溢,伴随着梁祝尾声,梁氏墓碑轰塌在一片汪洋中。

第58章梁兄32

乔贺想起首演结束的那个夜晚,还觉得一切好似一场幻梦,太不真实。

他站在台上,抬了头望嘉兰剧院三层楼上欢呼的朝他们招手的观众。《化蝶》变奏还在剧场里回荡不绝。乔贺想起以前有人说,说嘉兰剧院是个有魔力的地方:“你体会过,你就知道,它会让你心甘情愿付出一切,就为了站在它的舞台上尽情享受那一刻。”

朱塞经理和林导一同鼓着掌上台,林老爷子握着乔贺的手,郑重地抱了他一下。“乔贺,好啊。”他说。摄影师们从观众席两侧涌将上来,蹲在舞台前,用镜头对准了他们。舞台上灯光重又变幻了,一只只飞鸟在空中浮现,在天顶来回盘旋。有那么一阵子,乔贺被台下闪光灯照得一阵晕眩,恍惚间,他感觉曾失去过的很多东西又回来了,好像回到青春年代。

他搂着汤贞的腰,把汤贞抱离了地板。汤贞叹着气,哽咽地笑。汤贞把背伸直了,被乔贺抱得高高的,朝台下用力挥手。他还穿着那雪白的“缟素”,手举高了,宽松的袖摆落下来,飘飘荡荡,好像一对薄翅。

这个画面同《梁山伯与祝英台》首演的新闻一起,登上了第二天各大报刊文娱板块的头版。

乔贺第二天一早回家,以为樊笑会与他发一通脾气,没想到樊笑态度温柔,抱着他,神情伤感。

她告诉乔贺,周穆去世了,就在《梁祝》首演的当晚。

“怎么这么快?”乔贺问她。

樊笑靠在他肩上,摇头。

乔贺扶了她:“怎么了?”

樊笑看他一眼,明明家里没有其他人,樊笑还是用口型静悄悄说:“安乐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