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146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他脑子倒是聪明,随便做一做,味道也像模像样。就是人懒,性子又古怪,周子轲只爱吃别人做好了喂到嘴边的东西,他自己做的菜,他一口都不碰。端过来,从头到尾都是汤贞吃,他看着。

祁禄知道汤贞胃不好,吃不了多少东西,吃下去也是吐,汤贞吃什么都吃得很少。但周子轲只要一下厨,汤贞一点点吃,慢慢吃,总能吃掉一大半,剩下一点点,他拿勺子盛了,哄大厨自己也尝一尝。

汤贞一直有意识掩饰他各种症状,特别在周子轲面前。有些他能控制的,他喜欢找个角落找个理由自己躲过去——往往是洗澡,借着水喷溅地面的声音,汤贞在里面干什么周子轲都听不到。

有些躲不过去,他就只能求助祁禄了。

周子轲也曾撞破他几次。汤贞呕吐、胃疼,就说自己吃坏了肚子,发抖、出虚汗,就说自己刚做了噩梦。周子轲有一次说,你怎么在哪儿都能做噩梦。汤贞就说,他前几天刚看了一部恐怖电影。

周子轲也并不总是出现。有一阵子汤贞很忙,恰逢梁丘云新片上映,汤贞被公司叫着一起去录几档宣传节目,各种新闻媒体又开始重提过去“云贞”拍摄《花神庙》等一系列趣事。汤贞来回应付工作,偶尔还要和梁丘云陪各种人吃饭,忙得周末都回不了家。祁禄瞧着他一有时间就在后台给周子轲打电话,周子轲也不接,失踪一样。

不过每周例行的《罗马在线》录制周子轲还是会去的。所以每个周末汤贞都会早早到场。那时候往往工作人员都不在,化妆师也没来,汤贞坐在休息室,一等就是近一个钟头。

汤贞经常做一些蠢事,祁禄知道,他这个老板,这位天才前辈,是个经常一门心思犯傻,喜欢自讨苦吃的人。接连好几周,周子轲在《罗马在线》和汤贞全程没有多少交流,连玩游戏——这也是这节目新版开播以来的惯例了,周子轲不喜欢玩游戏,但如果肖扬一定要拉汤贞老师参加,周子轲作为KAIser的队长,难免就要给形单影只的大前辈站队帮忙。梁丘云走了以后,《罗马在线》的观众群来了一轮大换血,不少KAIser的新粉丝们拥将进来。她们不是为汤贞来的,手里举的牌子,拿的扇子,一个个写的全是周子轲、肖扬、易雪松等人的名字。她们爱看周子轲和肖扬针锋相对,爱看肖扬每回玩游戏输在周子轲手里时气愤又吃瘪各种不情愿的表情。周子轲不喜欢玩游戏,更不喜欢输游戏,所以每当导演觉得子轲这一场太安静了,就要肖扬拉着汤贞玩游戏。而周子轲每回都会上场,每回都能把肖扬杀得片甲不留。让导演很满意。

汤贞很少负责玩,主要负责在一旁笑,负责夸奖小周,安慰肖扬,还负责包揽奖品。奖品往往不是什么值钱东西,就是些零钱罐、小木马一类的儿童玩具。汤贞是艺坛前辈,是出道就走“高逼格”路线的,身价不菲,每回在节目上领了奖,打开一看是个价值几块几毛钱的卡通玩具,台下观众看汤贞那表情就开始笑。汤贞立刻表示转送给肖扬,观众又笑,肖扬说不要,观众还笑。

肖扬说下回他要靠自己赢,看着汤贞手里玩具的眼神又依依不舍,三岁小孩一样。

这一连串桥段、设定,就是《罗马在线》新版刚开播那段时间节目组最常用,也最受粉丝欢迎的套路。肖扬演得卖力,连周子轲都难得十分配合。节目靠着新人的演出,靠着周子轲,这个背景深厚的年轻人身上自带的巨大话题度,在短时间里吸尽眼球,人气急升。祁禄听郭小莉和温心说,连各种和娱乐圈八竿子打不着的人都开始打开电视,就为了看看那个传说中的周世友唯一的宝贝儿子什么模样。

周子轲不是个好相处的人。

他想对汤贞好的时候,全世界好像就没有什么是他不能为汤贞做的。公司?媒体?网友?狗仔队?周子轲眼里就汤贞一个人,别的他什么不在乎。可他要是哪天改了主意,他不想对汤贞好了。无论汤贞做什么,说什么,无论汤贞什么处境,他都无动于衷。包括上了台,摄像机亮起来,肖扬要拉他和汤贞玩游戏,他配合了那么多次的工作,都能当观众的面给所有人难堪。幸好肖扬机灵,接了话,救了场,汤贞才有机会和肖扬把戏做圆了。

而到了台下,能给汤贞救场的就只有祁禄了。

祁禄很少对什么人生气,跟着汤贞这些年,祁禄也见过不少人,经历不少事。他问汤贞,你对他认真的吗?他和你以前认识的那些人不像有什么区别。

三更半夜,汤贞失眠得厉害,披头散发,对着一个手机。“我想给小周打电话,”汤贞答非所问,抬起头来,看了祁禄,“是不是太晚了?”

祁禄轻轻摇头,意思是别打了。他看着汤贞满是血丝的眼睛,看汤贞手机里无数失败的拨号记录,明白是汤贞那股没法子自控的病劲儿又上来了。

在祁禄眼里,周子轲就是个一天一变的富家小子,一个游戏人间的纨绔子弟,根本没什么真心实意,不值得跟他用心。

汤贞反而劝祁禄说,“小周”不是这样的人。“他只是生气了……小周生我的气。”

祁禄问,他每次生气都要这样吗,他一点不为你考虑吗。

汤贞愣了愣。

他又为什么生气,祁禄轻轻做手势,问汤贞,因为梁丘云?

周末时候,汤贞吃那个药,已经完全没效果了。

他强撑着化妆,大概指望时间久一点药就能起作用。祁禄去找冯导,告诉他,汤贞不行,恐怕没办法录影。

冯导在走廊上,急得直嚷嚷:“嘉宾这都准备好了,汤贞老师又怎么了?”又说:“这要怎么办啊?”

祁禄在手机上打字,轻描淡写:“如果云哥在,可能知道怎么办。”

冯导愁眉苦脸,大声道:“云老板?你让我这会儿上哪儿请云老板去?”

祁禄后来回想起那天的事,还觉得十分惭愧。他几年前跟着梁丘云,好的东西没学多少,那些乱七八糟的全记住了。

还把温心激怒了,温心风风火火,跑来找他:“祁禄,你要冯导去找梁丘云?你疯了啊!”

温心说着就要闯汤贞的休息室,被祁禄费劲找了个借口推走了。

祁禄当晚自己一个人开保姆车走的。周子轲带汤贞回他城东的公寓过夜去了,一晚上没有任何音讯。一想到汤贞的事,祁禄还有点头疼。祁禄说是给汤贞当了多少年助理,可真正照顾和保护一个人的经验,他未必有汤贞本人丰富。他也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是错,是帮了汤贞,还是反而害了他。

走之前周子轲还来找过祁禄,上来就说:“汤贞吃的那个药,你还有吗。”

祁禄装作没听懂周子轲在说什么。

周子轲面色不好看,说:“我不知道你们主仆两个有多少事瞒我。你们不说,我也不问。我只是不希望他今晚出什么事。”

祁禄想了想,把口袋里还剩几片的药盒交给周子轲。他用手机输入:“他吃这个药现在恐怕没用。”

“那什么有用?”周子轲捏了那个小药盒,不耐烦问。

祁禄摇头。

“你对他好一点,比什么都有用。”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