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162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周子苑一直把温心送到嘉兰天地地铁站的入口。分别时温心用细小的声音问,你是真的喜欢汤贞老师吧。

周子苑说,当然。

温心从包里拿了地铁卡,进了电梯,挥手和周子苑道别。

周子苑说:“温心,你,还有汤贞老师,你们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一定记得和我联系。”

“我现在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周子苑听到温心说,电梯门还没关上,温心笑着看她,“我挺好的,只要汤贞老师过得好,我就好了。你一定要继续喜欢汤贞老师啊!”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幕是接着第一幕结尾的时间线开始的。

第60章泡沫2

周子苑想起自己二十岁那年,第一次回这座城市。因为和童年记忆里变化太大,所见所闻全然是陌生的,打从一开始她就不适应。

回来以后,第一件事又是面对妈妈的丧事。妈妈临终前把弟弟托付给她,把爸爸也托付给她。

她是被吓到了。葬礼一结束,周子苑立刻找了个借口,仓促逃回了美国。

后来咨询师几次就此事宽慰她,说,你走了,可你又回来了,这说明你很勇敢,家庭在你心里有特殊的位置,你也绝不是个自私的人。

“今天上课听什么了?”是年轻男人的声音。

周子苑接过男人递给她的一杯热茶。她朝旁边坐,让多一点位置出来,给年轻男人看自己的笔记。

年轻男人接过那本子,轻声说,现在都无纸办公了,小姐。

他刚把笔记翻过几页,转头一看,周子苑正陷入沉思,还用脑袋压他的肩膀。

“想什么呢。”

“我从来没想过,”就听周子苑说,“爸他,反而有可能是最了解子轲的。”

年轻男人翻着笔记:“什么意思?”

“他可能比我们都要理解子轲,”周子苑坐端正了,看他,“你还记得昨天晚上,咱们和吉叔一块看电视的时候,爸路过,突然说了句什么吗。”

男人想了想:“说你弟,‘叫人踹了’?”

周子苑非常严肃,点头。

年轻男人不以为意:“你弟明显是喝多了。”又说,“也就是你弟弟,上电视还喝酒。”

周子苑表情为难,好像不知怎么说下去。

年轻男人看她一眼。

片刻的沉默。

“真被人‘踹’了?”他问。

周子苑说,她也不知道。

她把这段时间,从方方面面搜集来的,打听到的消息,都同他和盘托出了。

“了不得了,周子苑,”那男人说,拿过自己的咖啡喝了一口,“江湖百晓生了。”

他被推了一把,咖啡差点洒了。周子苑说:“你别打岔。”

她把从艾文涛那里听来的一些细节重点讲了,什么认识六年,分手一年,当初为了汤贞去了亚星娱乐,现在又为了汤贞突然回国。说罢,又说起认识了汤贞助理的事情。据那位助理小姐说,子轲几个月前曾对她说,如果她或是汤贞遇到了什么困难,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联系他。“子轲什么时候对人说过这种话?”她问年轻男人。

年轻男人没忍住,一笑。

“你还笑。”

“他前一阵子突然跑去兰庄一家分店,拉走了一车礼品,也是为了汤贞吧。”

“你怎么知道?”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