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163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还不是那些记者,”年轻男人说,“把礼品卡发到朋友圈晒,生怕别人不知道亚星娱乐给汤贞开的记者会是你家赞助的。”

夜里九点多钟,周子苑下楼,先是和刚睡醒的苗婶说了会儿话。苗婶最近总犯头疼病,睡得早,醒了就再睡不着了。伺候老爷子这事苗婶不放心交给别人,还是和子苑两人一块儿去了老爷子房间。老爷子看见苗婶,冷言冷语的,不高兴道,你年纪一把了,跑来跑去干什么,家里没有会动的年轻人了吗。苗婶说,我可还年轻着呢。

周子苑伺候父亲洗漱,睡觉,她握了老爷子棉被里的手:“晚安,爸爸。”

灯关了,她一出来,看见吉叔在一楼玄关里和司机小胡在小声说话。

周子苑紧了紧身上外套,下楼问:“怎么了?”

吉叔还没说什么,小胡看见子苑,皱了张脸指门外:“又来了一批。”

周子苑掀开窗帘,外面天黑着。院子里亮着几排灯。草坪上没见有人,也没有车。

小胡说:“小杨已经请她们去车库了。”

周子苑反应过来:“是子轲的歌迷?”

“也不明白这些小姑娘怎么想的,”小胡说,“咱们这又不是城里,这么晚了,往郊区大山跑,万一出了什么事,这……”

吉叔瞧见门外有个人影过来,朝这边招手。他说:“行了小胡,去吧。”

“就我跟他,开哪个车?”小胡又说,“两辆不一定塞得下。”

吉叔说:“多送几趟。看着这些小姑娘进了地铁站再回来。”

小胡走了。周子苑挽着吉叔,陪他在小客厅里坐了一会儿。

“哪个于阿姨?”吉叔皱着眉头,一个肩颈按摩器在他背上响,“于大琴?”

周子苑把今天的所见所闻大略与吉叔说了。

“姓辛的,是辛明珠?”

周子苑点头。

“她嫁到谁家去了?”

周子苑说:“傅春生,傅总。”又介绍说:“是万邦集团的。”

吉叔想了会儿,说:“她上次来咱们家,也有好些年了。”

周子苑没答话,对于这个家庭的大半数记忆,她都是缺席的。就听吉叔说:“我记得她,很有风韵的一个女演员,当时得了个什么大奖,和你妈妈关系不错。当时有个喜欢她的老板,叫什么……方曦和。对,方老板。他们俩一起来的,是我去接的。”

又感慨道:“那个方老板,也有好几年没来了啊。”

“现在来咱们家的人,熟脸是越来越少了。”吉叔说。

“对了子苑,今天下午有张请帖送过来给你。”

吉叔打了个电话,不多会儿一位佣人送了个东西过来。那是个包装精美的盒子。周子苑接过来,打开了。

“万邦集团的陈总,陈乐山,他闺女刚回国不久,打算开个派对,想请你去。”

周子苑把那华丽的一张请帖看了看,又合上。

“不想去就找个借口推了。”吉叔说。

“我不是不想去。”周子苑陪吉叔上楼的时候,和他又讲起了这几日在各种茶会派对上的所见所闻。这位太太和那位太太不友好,那位太太又和这位小姐不太平。周子苑不了解她们相互之间的龃龉,也不清楚人家的底细。待在里面,和这个人说话怕有事情,和那个人说话怕不周全。双双眼睛盯着她,她又听不懂人家话里的话:“关系看起来很复杂,幸好有位萨芙珠宝的薛太太,挺爱说话的,什么都和我说。”

吉叔笑了笑。

周子苑问他知不知道费梦是谁:“我听说她以前在国内很红,上过新年晚会?”

吉叔皱了皱眉头,爬楼梯:“没注意。”

周子苑说,费梦只是艺名,她本名叫费静,是远腾物流闫总的太太:“茶会上,我看她总是注意辛姐,感觉她好像有什么话想和辛姐说……但辛姐总躲着她,一点也不想搭理她。”

“辛姐好像不喜欢费静。但薛太太和我讲,她们俩早些年认过干姐妹。所以可能我理解得不对……”

周子苑话没说完,一双手从她背后把吉叔扶过去。

“你自己都稀里糊涂,别把吉叔再搞糊涂了。”

睡前,周子苑翻着手机,说她这几天给子轲的经纪人郭小莉打电话,总被挂断。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