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164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不知道子轲最近是不是又闯祸,惹得小莉姐生气。”

年轻男人合上笔记本电脑,说:“她倒是硬气,你们家的电话也敢挂。”

周子苑说:“你说得我们家像流氓恶霸。”

“小莉姐人挺好的,”周子苑说,“她有回给家里打电话,我和吉叔没接到,是爸接的。”

年轻男人看她。

“爸非但不生气,还说,要是早有个人这么管教子轲就好了。”

年轻男人把眼镜摘掉,说:“他们那个公司,最近情况不太好。不接电话也正常。”

周子苑问:“什么情况不好?”

“亚星娱乐?”马场赛道上阳光炽烈,刺得艾文涛有些睁不开眼。

“对啊,周老爷子家那位公子,怎么跑到那公司去了。”

“这有什么,”艾文涛骑着一匹枣红马,沿着赛道徐徐溜达,“想去就去呗。我哥们儿,不是和你吹,甘总。这位,到哪儿都是人中龙凤,不在乎什么犄角旮旯的。”

艾文涛先生前些日子在首都近郊开了家私人马场。他颇有些雄心壮志,一出手就圈了好大块地,广告也早早做出去了,一时间京城里人尽皆知,都知道他小艾总要进军马术行业,要在这蓝海分一杯羹。

摊子摆出来了,各方关系也疏通到位,就在这么一个万事俱备只待东风的关头,银行贷款那边却莫名其妙出了问题。这事发生得突然,叫人毫无准备,别说小艾总,连他爹老艾总都一头雾水。就为这事,小艾总前前后后没少走动,工作之余见天儿拉扯着各路人马吃饭、见面。他是打定了主意,只要贷款,不碰别的。可银行那边呢,偏偏又推三阻四,拖延时间,这耽误来耽误去,事儿没解决,把宝贵时间都耽误了,活活把小艾总坑里面。

他是没办法,这大半个多月,大江南北,海内海外,能攀扯上的大小人物,靠不靠谱的,小艾总都去一一会了会。走了不少人家,真谈拢的一家没有。对此小艾总倒也有心理准备,生意场上的人,交情归交情,生意归生意,一旦他有求于人,就得伸脖子让人宰上一刀。小艾总不甘心被人宰那么多,所以才始终犹豫不决,直到遇上眼前这位。

甘霖,甘老板。还是他自己送上门来的。小艾总一点亏没吃不说,马场依着原定的黄道吉日顺利开张,一切问题都得到了妥善解决。

老艾总常教育小艾总:贪不着的便宜贪不得。俗话说得好啊,事出反常必有妖。

这位甘老板的侠义之举确实出人意料。不过小艾总知道,他不是来做活菩萨的,他是来求人帮忙的,归根结底还是交易。

据甘霖说,他虽然久居澳洲,对国内很多事情不大了解,但这次回国之后,因为他远房侄子小威在会所得罪了周子轲的事,方方面面他也去了解了一些。“他是不在乎去什么地方,但亚星娱乐这个公司……”甘总面露担忧,“是不是名声不大好?”

小艾总在他身边慢悠悠地骑马,等到了路口,驯马师扶他,小艾总下到了草地上。马师把马牵走,小艾总摘了头盔,一边撸自己被压没型了的时髦卷发,一边和甘总讲:“我跟你说实话吧甘总。这话我不说,你我心里也都清楚,我哥们他自己心里更清楚。”

“那些个娱乐公司,文化公司,经纪公司,”小艾总皱眉道,“他妈有几个名声好的?”

小艾总抬头,望着眼前这几百亩地界,是来来去去的马队,热热闹闹的客人,清新自然大草原。

“我看还不如咱们这马场,干净,敞亮!”

人在城市呆久了,是见不着这么干净的地方,也见不着这么多漂亮的马。这些马匹,无一不是万中选一,血统、毛色、体型,稍有不合格,从一开始就会被筛下去。只有条件优秀、性情坚韧的马,才有资格被人类相中,经过驯马师数年的培训,长成如今成熟温驯的模样。里面有些血统特别名贵,天分特别优异,一看就与众不同的马,还能替马主出征国际大赛。万一走运得支奖杯,那就不只是给马主长脸了,连带着整座马场的身价都能提一个档次,名扬海内外。

都说黄金易得,宝马难求。这样的一匹马,对马主就是座行走的金库,当打之年自不必说,等马儿年纪大了,过了参赛的最佳年龄,一样是吸金利器。无论是带回马场供人参观,还是以高昂的价格借给世界各地的富豪马主配种,都是源源不绝的财路。

只不过这样的良驹归根结底是少。绝大多数还是那些条件过关,却登不上大赛台面的马匹。培养他们的目的就像眼前这样,漂漂亮亮站着,叫停就停,叫跑就跑,有些无伤大雅的小脾气,还可以美其名曰特色,有性格。也不需要做更多,只要乖乖由客人牵着,让客人骑着,任客人合影、拥抱、抚摸,讨得了客人的欢心,晚餐就多几块甘蔗。

“咱们是养马,再怎么养也是畜牲,”日头大了,小艾总拿了墨镜戴在眼前,遮了眼睛,“至少心不亏啊。”

叫他这么说,甘老板更不明白了。他也下马,驯马师过来牵马时恭恭敬敬,低声叫了句“甘总”。

“我哥们这人,从小的生活,为人处事,和你和我和所有人,就不一样。”

甘老板点了支烟,听小艾总说。总有路过的女客人偷偷瞧他,甘霖远远望见那些视线,回以一个微笑。

小艾总接过甘老板递来的烟:“像咱们这样的家庭,但凡父辈有些家业的,下一代走的路子都差不到哪儿去。十有八九,打从一出生,往后的路就被自己爹妈安排死了——我还真就没碰见过多少不是这样的——从几岁上学,几岁出国,几岁读个MBA,要么读些文学、艺术的,再到几岁回来,成家立业。在外面无论怎么疯,到头来还是得乖乖回家,继承家业。”

“父辈们,都在背后看着,”艾文涛说,“说到底,他们那么大的成功立在那儿,咱们这些做儿子的,一想到要自己接手,想到这七大姑八大姨的亲戚,一家老小,全公司上下的员工,都指望着自己能把父辈留下来的基业发扬光大,你说说,谁还能没个心理压力,做任何事情都是如履薄冰。”

甘霖说:“艾总年纪轻轻,考虑得很深啊。”

“可我那哥们儿,他没有啊,没压力。”小艾总说。

“有些时候,我也不知道他们家那位老爷子怎么想的。劝他吧,他也听不进去。”

甘霖手里夹着烟,突然说:“澳洲那边华人圈子里有个传言,说周家老爷子在海外……”

他没说下去,艾文涛看他一眼,说:“那些个风言风语,拉倒吧,趁早没有的事。”

甘霖看他。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