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167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电话那端的郑哥听了小艾总一顿问,低低笑了,说:“你这是找了多少人,问不着,才问到我啊。”又说:“你和甘总不是合作得不错吗。”

这通电话在车里一打打了近半个钟头,起初郑哥还讳莫如深的,不肯多说,被艾文涛连求带骗,这江湖人士的话匣子才稍微打开了点。艾文涛认真听着,只是眉头越皱越紧,就听郑哥在电话里说:“那个出车祸的话剧演员,叫什么名字我还真不知道……哎,小涛,我忽然想起来,甘清的事情,你不应该忘了啊。”

“我?”艾文涛一愣。

“他当时在圈子里人称‘小皇帝’,喜欢穿花衬衫花裤衩,戴个圆眼镜,活似个溥仪。‘不夜天’你也忘了?那会所当年就是他小叔甘霖出钱开的,倒闭之前,甘清的派对就在那里面开。当时甘清手里还养了个小玩意儿,我想起来了,长得和汤贞一模一样的!叫‘天天’。你还去玩过,你忘了?”

艾文涛脸色一白,目瞪口呆:“什么??”

司机把车开走了,小艾总双手提着两个木餐盒,循着电梯往上走。楼层数字跳动的时候,小艾总嘴里还念念有词,纳闷道:这他妈还和我扯上关系了。

艾文涛掏出钥匙,小心翼翼开了周子轲的公寓,听到里面传出些动静。

他先在玄关换了鞋,接着提了两个食盒踱步进了客厅。

从玄关到客厅,漆黑一片,往里走,楼上楼下冷冷清清,是一盏灯都没开,连住没住着人都看不出来。

艾文涛放下手里食盒,打开客厅一盏壁灯。他伸脖子朝走廊里面关着门的卧室看了一眼。“兄弟,”他压低了声音,像怕打扰到谁,悄么声的,“醒着吗?”

没有回应。

现在大约是夜里七八点钟,小艾总在外面跑了一整天,忙了一整天,到这会儿,已是累得不行。他正犹豫要不要去叫人起床。

卧室门缝忽然亮出些光来。

接着,是拖鞋在地板上走动的轻微摩擦声。

艾文涛冲着门高兴道:“我给你带晚饭来了!”

接着他轻车熟路,回头把周子轲客厅里那些过了夜的空瓶子空罐子和半满的烟灰缸麻利收拾了。

周子轲出来看见艾文涛的时候,小艾总已经把一桌子的菜肴都布置好了。他每回这个时间来,点的东西都特别齐全,桌上有鱼有肉,荤素搭配好了,色香味全。还每回都特意点一道汤来,一半盛了,一半煲在罐子里放进他厨房的冰箱,说是解酒养胃,让周子轲第二天当早点喝。

周子轲那眼睛,看着就刚睡醒,精神头不太好。他低头看了看自己客厅这铺张开的晚餐,又看坐沙发上正搓着手咧嘴笑的艾文涛。

他点点头。“你先吃着。”他说。

周子轲低头洗脸的时候,不小心耳朵进了水。在镜子前刷牙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嘴角的疤没了,留了一个浅浅的疤印。艾文涛在外面吃饭,筷子碰盘子,勺子碰碗,让外面世界热闹起来。周子轲在门里面,一双宿醉的眼睛向上瞥,瞥镜子里那个男人。

艾文涛的声音在外面响:“哥们儿,出来吃吧,一会儿凉了!”

周子轲把牙刷丢回牙刷架里,伸手揉了揉眼睛,大概觉得还是不太清醒,他索性打开水龙头,低头对着脑袋又是一顿冷水猛冲。

等他再出来的时候,艾文涛手握着筷子,抬头愣愣看他。

“你……”艾文涛说。

周子轲自己走回卧室去了。

“你这两天量体温了吗?”艾文涛问他。

周子轲出来的时候,领口湿透了的睡衣没了,换了件干净T恤。他在艾文涛对面坐下,好像没听见艾文涛刚才问什么,只顾着低头在桌子上找筷子。

小艾总手横过一桌子菜,把就在周子轲跟前摆着的那一双筷子拿给他。

周子轲拿了筷子,开始吃饭。

艾文涛瞧着他那脸色,自己吃了两口饭,就放下筷子不吃了。

“你今天几点睡的觉啊。”艾文涛说。

周子轲说:“这是什么。”

他声音有点闷,大高个子坐在沙发里,低头看手边那只碗。

艾文涛看了那碗盛出来的汤:“给你点了个鱼汤。”

汤里横着半条煎好的鱼尾,小艾总也不知道那是什么鱼,就说:“你尝尝。”

周子轲素来挑嘴,端起来喝了半口,果然一声不吭放下了,再也没碰。

艾文涛趁他吃菜的时候,翻找自己手机,和他说起今天在马场发生的事情。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