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170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认可,认可。”

薛太太满意了,说:“那就好了。你们比较挑剔,我相信你们的眼光。”

温心坐在汤贞身边,小心揉搓汤贞大衣里露出来的一双手。

“汤贞老师,你还发冷吗?”她问。

明明是盛夏时节,汤贞却裹着一件厚大衣。他闭了眼睛,也不说话。温心小心翼翼绕过了汤贞右手的无名指和小指——今早上就在温心和祁禄都以为他睡着了的时候,汤贞自己一个人进了厨房。厨房台面上放着郭小莉凌晨煮好带过去的一桶粥。等温心和祁禄听见动静,跑进厨房的时候,厨房里粥也洒了,碗也碎了,汤贞倒在地上,佝偻着背。温心和祁禄急忙把汤贞扶起来,在满地的红枣、薏米和摔碎的碗片中间,扛着汤贞出去。

汤贞没受别的伤,只是右手两根手指烫得肿起来。温心当即就吓坏了,给他擦干净手,又上药。汤贞坐在沙发上,温心问他话,他反应呆滞,问他手疼不疼,他也没反应。

温心给郭小莉打电话,说汤贞老师早上想喝粥,把手烫了:“我问了萨芙珠宝那边,他们不愿意推迟广告拍摄,还是要我们去。”

郭小莉问,烫得严重吗。又说温心,不是叫你们看好他,这么大一个人进厨房,你们两个就不知道?

温心说:“我真不知道他怎么进去的,一点声音也没有,我以为他在睡觉。”

“汤贞老师,咱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拍广告了,你得醒醒啊。”温心搓着他的手,小声叫他。有摄影棚的工作人员在他们身边来来去去,温心时不时给对方让路。可能是有人调试灯光,几束强光在温心和汤贞身边绕来绕去,几次打在汤贞脸上。

汤贞垂下的眼睫毛动了动,抬起来一条缝。

温心立刻笑了:“汤贞老师,快醒醒,我刚刚看了一个笑话,讲给你听啊!”

梁丘云还没进摄影棚,就远远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

薛太激动地迎出来。梁丘云身边围着一大群人,他站在助理、保镖中间给萨芙珠宝一位女经理签名。签完还了笔,抬头看见薛太太,梁丘云一笑。

“薛太太,”他温柔问候道,“最近好吗?”

郭小莉站在摄影棚门口,看着梁丘云携着团队一行人浩浩荡荡进来。她粗略扫了一眼那些助理和保镖的脸,除了还在亚星娱乐领着工资的小孟,没有一张熟脸。

“郭姐也来了。”

郭小莉回神,抬起头,刚好对上梁丘云一双含笑的眼睛。

薛太太从旁附和:“小莉来得早,已经陪我聊了快半个钟头了。”

四下里全是人,赞助商薛太也在,郭小莉脸上摆了摆表情,从胸腔里挤出一声笑来。

“你迟到了,阿云。”她声音放平了,说。

梁丘云双手合十,好像十分惭愧。这时候小孟从后面到前面来了,带了一群不知哪儿来的年轻人,人人手里提着咖啡、茶饮,在摄影棚逢人就送:“师傅们,辛苦了。对不住,我们云老板工作太忙耽搁在路上,叫大家久等了。”

郭小莉听见身后到处是道谢声,人人高声问候着梁丘云,众口皆称“云老板”。她想转身回头,看看这是什么阵仗,有人从她身边擦肩而过。是梁丘云已经绕过她,先行进摄影棚去了。

小孟这时候凑到郭小莉跟前来,这小子一笑,额头挤满了抬头纹:“郭姐,听说您最近火气特别大,看了好几回大夫了,我这特意给您点个败火的菊花茶。”

负责拍摄此次广告的摄影师姓巩,梁丘云一来,他急忙上去,先握手相互问候一番,便开始交流此次拍摄的内容。

巩摄影师拿出几张样张来,一边拿给梁丘云看,一边说:“这是之前云老板您助理送回来的那几张,我们已经按你的意思修改过了,现在整个布景……”

他话说一半,发现梁丘云并没在看他。服装总监从旁接过梁丘云脱下来的西服,又在后面亲自撑着拍摄所需的西服,帮梁丘云穿上。

梁丘云调整着衬衫袖口,视线越过巩摄影师,朝摄影棚角落里闲闲望了一眼。

巩摄影师回头,要不是这一看,他差点忘了还有另一位广告的主角也在场。

汤贞还裹着大衣,坐在摄影棚外一个墙角里。他穿的厚,只有脖子以上在外面。这会儿他整个人缩在墙角,一个短发女孩,像是他的女助理,正在他面前比划来比划去,又是坐着装大肚子孕妇,又是站起来弓着背,学老头到处走路。巩摄影师离得远,也听不清女孩嘴里小声说什么,只看见汤贞被她逗的,露出个笑脸来。

摄影师捕捉画面的本性让巩摄影师下意识摸身边的器材,这时候他回过神来,再看梁丘云,梁丘云正和服装总监寒暄,拍摄所需的服装都换好了。

服装助理抱着衣服,一溜小跑到了汤贞和他两个助理身边。巩摄影师注意到汤贞走路还有点飘的,两个助理陪着,进了更衣室。

“他能不能拍啊,”摄影助理从旁边小声嘀咕一句,显然除了巩摄影师以外,也有人在注意汤贞,“感觉昨天才自杀,今天就送过来了。”

拍摄的过程倒是顺利。只有最开始的时候出了几次问题。汤贞不知道为什么浑身发冷,脱了大衣,穿着件拍摄用的细条纹衬衫坐在梁丘云身边。梁丘云几次转头看他,巩摄影师通过镜头看了几眼,也说:“汤贞老师,咱们坐稳一点。”

汤贞听见了,也没反应,就睁着眼睛看摄像头。反而是一旁的梁丘云,看他这样,眉头一皱,把汤贞的手拿过去。

他动作太自然了,包括巩摄影师在内,一场人反应都慢点。

“摸着也不冷啊。”梁丘云说。郭小莉已经快步走到他们跟前了。

“阿贞?”郭小莉把汤贞的手拿回来,小心握了,小声叫,“阿贞?”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