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176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你知道吗,云哥,他不是因为乔贺自杀的。”

“我偷偷找人打听过了,乔贺前一阵子离婚的时候,去打印了通话记录。原本连他的经纪人都不相信,是看了才知道,这几年来,汤贞确实从没和乔贺联系过,连一次都没有。”

“然后呢?”梁丘云问。

陈小娴脸上有些愁容,她额头碰着梁丘云的额头,这么近地端详梁丘云的脸。

“我知道,你有很多过去……”

“你也告诉过我,”她说,“你并不像看上去的那么好……”

车子在大路上行驶。窗外是宽阔的护城河。

梁丘云望着眼前多愁善感的女孩,余光又越过她,瞥见远方那片黑漆漆的河面。

夜色中,仍有船只在河面上航行。

“你真的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好吗?”女孩问他。

梁丘云没说话。等再看陈小娴时,他柔声问:“你在想什么。”

“我怕你心软。”陈小娴说。

梁丘云仿佛没听明白。

“我总感觉,这次回来见到的你,和在英国的时候不太一样了……”她说,“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也总是会走神……”

女孩说得很认真。梁丘云却皱了眉,失笑:“有吗。”

“有的。”女孩笃定道。

梁丘云说,可能是最近太忙:“回国以后一直在剧组拍戏,你也知道。”

女孩把头低下了。

她有些羞赧,梁丘云吻了她的鬓发,她声音细如蚊蚋:“我是不是还是特别不懂得体贴你?”

“已经很让我知足了。”

车行到另个路口,再次缓缓停下。陈小娴和她父亲住在一起,家教严格,她不能夜不归宿,这路上一番亲近,对她来说已是十分奢侈了。

“我偷偷去看了大夫。”陈小娴临走前说。

梁丘云看她。

“大夫是华子帮我找的,他也答应我,帮我瞒住爸爸,”陈小娴握了梁丘云的手,梁丘云的手掌轻轻摩挲她的腹部,陈小娴说,“大夫说我这次怀孕,还是有点危险……但……我想,尽量保住我们的孩子……”

梁丘云喉结动了动。陈小娴也有些激动了,她一双眼眶都红了:“云哥,我好担心……你说爸爸会同意吗,他会喜欢你吗?”

“再等我一段时间,”梁丘云对她说,“等我向你父亲证明,我可以,有能力,给你一个家。”

陈小娴说:“那我现在该怎么办,我要在爸爸面前帮你吗?”

梁丘云说:“你什么都别想。好好照顾自己,照顾孩子。一切交给我。”

万籁俱寂。

骆天天坐在床边,一条白布蒙着他的眼睛,什么都看不见。

酒店套房里开足了冷气,可骆天天仍是在流汗。几条裹胸牢牢扎紧他的胸口,勒得他喘不过气。层层叠叠的祝英台戏服、假发,更如同巨网,把骆天天整个人从头到脚罩住去,闷得他呼吸困难。

墙上的时钟在零点时候发出一声钝响。不知道时间又过了多久,久到骆天天已经开始昏沉。几扇门外忽然传出“嘀”的一声,有人刷卡进了这间套房。

骆天天下意识抬起头。他感觉自己的脖子都僵硬了,像不会动了一样。

黑暗中,他听见一阵脚步声,熟悉的,从很远的地方走过来,离自己越来越近。

轻轻一声,是距离自己最近的这扇门打开的声音。

骆天天听到来人的脚步声在门口停下了。

他不进来,也不走。就在门外站着。

骆天天看不见他,也不知他是不是正看着自己。骆天天只感觉自己等了很久很久,又把他等来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