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189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几个驯马师在一旁笑。周子轲半睁了眼睛看马,问它:“你干什么。”

那马两只耳朵在空气中竖着,动了动,又甩动它的脑袋,在周子轲跟前轻摇。

周子轲右手摸它的头,它躲开,又用鼻子蹭回周子轲的手心。

“它在和你撒娇。”杜师傅笑着说。

周子轲没说话,马又伸脖子过来蹭他,周子轲上半身向后仰了,和那马近近对视了几秒。

“你还没完了。”周子轲轻声道。

马儿耳朵动了动,又甩头。

一位驯马师正刷马背,周子轲踩着干草走过去,问他把刷子要到了手里。

门外有人插话:“周、周先生,那个艾总和甘总还等着——”

“让他们先吃。”周子轲的声音从马房里冒出来。

“好、好。”那人只好走了。

驯马师们安安静静,在四周倒水倒食料喂马,或是捏它的皮肤,测量体温,做一些健康检查。杜师傅帮周子轲给马背上洒水,问他,想好给它取什么名字了吗。

周子轲还在刷马背,他衬衫袖口挽了起来。

“它以前没有主人,你是它第一个主人。”杜师傅说。

周子轲把马尾巴也刷过了。有人过来接过了毛刷。周子轲跟杜师傅一同出去的时候,又有力量在后面拽他的衬衫。

周子轲皱了眉头,呵斥他:“别咬。”

那马脑袋特别大,牙齿咬住衬衫,力量一点点。

“你听话。”周子轲说。

艾文涛吃过了饭,听杜师傅说起马房里发生的事。他纳了闷了:“那马……白色那匹?它不是枪响都爱答不理的吗。”

甘总在一旁喝一杯白兰地,总经理办公室,每个人都很放松,他笑道:“这叫什么,叫缘分。”

艾文涛把烟灰弹掉,点头,问杜师傅:“他现在还在马房呢?”

杜师傅坐在墙边沙发吃工作人员送来的盒饭,说,他出来的时候,周先生还没走:“不过他问我附近什么地方能抽烟。”

艾文涛沿着马场外的砖石小路,往浅溪林地的方向没走多远,就瞧见周子轲的背影了。

手机震动,涌进来一条短信。

“小涛,你光说想辙,关键他有什么想玩的啊。今晚夜店去吗。”

艾文涛让正午头的太阳弄得睁不开眼:“我问问。”

“这周末潜水去不去,你问他。”

“上哪潜去?”

“随便,你问他。”

艾文涛的马场外修建了一圈木质的围栏,主要将马匹的活动范围和场外的山野丛林间隔开。周子轲一个人坐在围栏上抽烟。他像是有心事,不让人陪,不让马陪,大好的风景搁在眼前不看,只低着头自顾自地在这解闷。

艾文涛走到他身边去,先是歪头看了他一眼。周子轲注意到他了。小艾总一张圆脸上一团笑,索性踩着底下栏杆,也坐到周子轲旁边的围栏上去。

他从自个儿兜里也掏出包烟来,拿了根放嘴里,也点上。

小艾总说:“怎么样,看我这马场,还行吧。”

周子轲把烟灰敲在围栏上头。

小艾总一摸下巴,自顾自说:“其实我自己也没太大要求,先把场子开起来了,我就挺知足的了。”

一阵风随着他们脚下的草浪卷过来。

小艾总没听见周子轲搭理他。不过同样的,周子轲也没开口撵他走。

“钱吧,赚多赚少还是其次,”艾文涛吸了口烟,又自言自语道,“主要是自己这时间、这心血、这些年的热情……都没白费,想想自己心里边就挺舒坦。”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