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193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相比之下,傅家东边就安静不少。一水之隔,这边是家主傅春生的地界。

傅春生是轻易不在家待客的。所以领班讲,来者必定都是生意场上的贵客:“今天万邦集团的林副总也来了,一会儿一个也别说话。”

小卢紧闭着嘴。

“甘霖你小子,现在可太见外了,这在座的个个都是老朋友,都是你的老哥哥老姐姐,你还带礼来。”

“林大说得对,见外得都不认识了!”

“林哥,傅叔,珍姐,我错了好不好,我先自罚三杯!”

“你要是再这么客气,傅叔心都要凉了。我跟你们讲过没有,哦对了,云先生是第一次来,估计没听我讲过,我老傅跟你讲讲,这个小甘,年轻的时候到我门上找我借钱的事。”

满桌尽是哄笑。

“老傅,小甘这茶叶都提来了,你先别忙说话,叫老桂先找人泡上。”

“老桂知道,他忙活去了。云先生,我和你说这个小甘,他跟我,打他小的时候就很熟——”

帮工小卢站在屋外头,听身边的朋友和他说,里面坐着的人里有梁丘云。

“哪个梁丘云?”

“还能有哪个梁丘云,拍武打片那个大明星,梁丘云!”

宴客厅里欢笑声不绝。

“……他说人民币不要,要刀乐儿!我一问,哦,怎么着,在国外交了个女朋友,还是个什么超模,把钱都花光了。我心想,你这是无底洞啊,但是既然开口问傅叔要钱了,那傅叔不能不给吧。”

“然后呢。”

“给他的时候,说实话,我是真没指望他小子能还上,当给他一点零花,可谁想到,没出几天,这小子回来了,啪,一张支票,给我放眼前。”

“哪弄的钱?”

甘霖喝了一杯酒,笑容有点傻,他已经是个微醺的状态了。傅春生从旁边道:“拉斯维加斯啊!”

“这个小子,从小调皮顽劣,狂妄自大。但他好在什么呢,胆大心细。小时候我就看出,甘霖这小子,能闯祸不假,能办事也是真。”

“老傅,你就别拐弯抹角再夸他了。”

“我是跟云先生介绍。云先生也是头一回见小甘。说起来,云先生,你跟小甘还有段渊源。小甘他侄子,估计你不知道是谁,一个小毛孩子,当年拿着小甘的钱,非说要学习投资电影。好巧不巧,他当时参投的项目就是你的《狼烟》!”

“当年啊,我还真不知道投的是部什么电影。我常年待在海外,对这方面也不甚了了,我那个没用侄子在国内花着我的钱说要学投资,也就让他学了。如今看来,他也算是歪打正着,做过一件对事。”

“不不,没有甘老板的援助,当年《狼烟》也不可能顺顺利利完成得了。我梁丘云也不会有今天,您对我,算是恩同再造了。”

一阵笑声。

“这就是缘分,因缘际会,要我老傅看来,你们两位迟早要结交上。如今小甘也回国发展事业了,把这杯酒喝了,以后大家就是兄弟同行!”

管家老桂在后厨房里抓人出去打扫卫生,帮工小卢刚跟着领班回来,被老桂抓了个正着。小卢一开始没听明白是要去干什么,一片忙乱中听同来的朋友讲,望珍园那边突然早早散场了。

女主人辛明珠在宴会中接了个不知哪儿打来的电话,急得连送客都顾不上,坐上小汽车就跑了,把一屋子的客人都撇在院子里。

“不知是不是去看她老相好儿去了。”朋友说。

小卢看了眼管家老桂,就在不远处。他问:“老相好儿?”

“你不知道吧,”朋友高深莫测道,“刚刚电视上儿子捞着的那老头儿方曦和,以前就是她老相好儿。”

小卢问朋友,你怎么什么秘密都知道。

朋友说,他在傅家帮工都快一年了:“你来帮工一年,你也什么秘密都知道。”

小卢又问,这家人怎么这么多秘密。

朋友说,你去哪家待一年,哪家都这么多秘密。

“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这个傅春生,有个远房舅爷,得了绝症了,他把人接来照顾,就藏在后面温泉屋里,其实是想要人家的钱——”

女主人辛明珠上了小汽车。司机小魏问,辛姐,您去哪儿。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