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199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郭小莉说:“他不来了。”

“那汤贞老师来吗?”肖扬试探着问,“上次心姐说他来……可我看今天现场名单里,还是缺汤贞老师的名字啊?”

郭小莉沉默了一会儿:“你觉得阿贞应该去吗?”

肖扬愣了愣,没有立刻回答,哪怕是他,大概也觉得这个问题比较复杂:“这……你问我……”

田领队回到郭小莉办公室的时候,肖扬已经走了。田领队讲,他已经和第二条船的团队谈好了:“郭姐,这是他们负责人的电话,你如果想第二天走,随时给他发信息。”

郭小莉谢过了他,说:“小田,你今天来找我,是不是本来也有什么事。”

田领队说,是有事情:“我今天开会的时候,发现郭姐您的一个艺人,就是周子轲,他还没签字。”

郭小莉心里立刻有数了,点头道:“他……”

田领队皱着眉头,说:“邮轮公司那边也问了好几次,说是,有一家国际安全咨询公司,过去两年咱们搞音乐节活动,他们都会派一支护航船队,全程给咱们护航。”

“是有这么回事。”郭小莉说。

“但子轲到现在还没签字,”田领队说,“所以那家安全咨询公司想确认一下,子轲今年还参不参加咱们的活动——”

郭小莉说:“奇了怪了,当爹的开的公司,来不来不会找他儿子本人问。”

田领队苦笑道:“估计他们也找不到本人,只能到工作单位来问了。”

“我再去联系联系这小子。联系上告诉你们。”

田领队点头。

又犹豫道:“郭姐,汤贞老师也还没签字,他今年去吗?”

周子轲的头一阵钝痛,喉咙也火烧火燎的,很难受。

他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睁开眼的,大概有一个世纪,他望着床顶上四条架梁,然后意识到他是躺在自己卧室里的。又过了半个世纪,他开始觉得身上的毯子沉,四肢坠重,他低下头,瞧见自己身上皱皱巴巴的衬衫。

“你可接电话了,”艾文涛在手机里说,“你快把我吓死了!”

周子轲听着艾文涛在电话里对他一阵控诉。

“——把人家姑娘弄哭了气跑了,也就算了是吧,都吃了解酒药了,人也看着挺清醒,好好的,那都要走了。人家一楼是个酒楼,还对外做生意的,电视上放个汤贞和梁丘云的广告,也不知怎么就让你看见了,”艾文涛心有余悸道,“那广告成天放,光我今天都看见好几回了,你第一回见啊?当着那么多吃饭的人的面,你一声不吭上去就捡人家桌上的酒瓶子砸电视屏幕,我都拦不住你!”

“那电视机咔哧掉下来,砸地上,幸好下头没坐人,不然赔人家辛姐一台电视都是轻的。那个地方的人,可全都认识你啊兄弟……喂?兄弟?哥们儿?有声儿吗,喂?”

周子轲躺在床里,双眼无神望着头顶的床栏,还有点懵似的。

“我就知道你醒了也一点都不记得了……”艾文涛在电话里自言自语道。

“这么着,今天周五,”艾文涛说,“正好我一哥们他们周末去关岛潜泳,带个队,咱们去玩玩?正好出国散散心,你说你在国内吧,这大街小巷,难免就看见些不开心的——”

“你们去吧。”周子轲说,说着就要挂电话

艾文涛一愣,叫道:“别介啊哥们儿——”

“其实这事吧,也有我的错,是不是,我也没想到你对这玩意儿反应这么大,以前也没看见你这么着急上火——”

“我再睡会儿。”周子轲说。

他手松开,手机滑床下面去了。

小艾总的声音还在里面叫:“还睡啊?快睡一天啦!”

郭小莉直到上车的时候,还是思虑万千,心事重重。

肖扬说,站在公司的角度上,他当然是希望汤贞老师去的:“以往公司办音乐节,给歌迷的承诺就是无论发生什么特殊情况,所有出道了的艺人必须全体到场。今年……梁丘云老师不来了,这已经是破例了。周子轲。现在再加上汤贞老师……”

田领队也是这个说法:“安全问题,郭姐你倒是不用担心。我听说汤贞老师在家也是大半时间都在休息,其实到了船上,我们的船很平稳,他一样可以很好地休息。”

郭小莉说,阿贞的问题,不仅仅是能不能休息好的问题。

田领队似懂非懂:“具体我肯定是不如郭姐了解。还有一天时间,郭姐再慎重考虑考虑,或者问问汤贞老师本人的意见?”

提到汤贞本人,郭小莉更是头疼。今早祁禄到她办公室,好像是专门过来提醒她的。

“温心这段时间被汤贞哄得头昏脑胀,神志不清。我觉得不对劲。”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