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214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温心买的冲锋衣还放在玄关处,没拆封。

祁禄扣上汤贞的药盒。有些事在他和温心之间,属于实在很难沟通的那一类。祁禄尝试过和她交流,但没有用。

温心执着地问:“你打算干什么,祁禄,汤贞老师不用吃这么多药。”

“给你买的衣服你去试试,咱们晚上出去玩你要穿的,不合适再去换。”温心说。

祁禄手里拿着汤贞那一排药盒,他低头看了看,又皱眉看温心。

“他不能出去。”祁禄用口型说。

温心不解地看着祁禄。

“祁禄,你不会打算让汤贞老师这几天在船上还一直这么吃药一直这么睡吧?”

温心说:“我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啊?”

“你刚刚让他吃了什么药?”温心又问。

祁禄迎上温心瞪视他的目光。祁禄自己是八风不动,吃了秤砣铁了心了。

温心眼睛眨着眨着,眼眶又开始泛红,祁禄毫不动摇,她生气了。

“我们好不容易从家里出来,到了邮轮上,这么珍贵的机会,你还是想把汤贞老师关进监狱里!”

温心气喘吁吁,这个时候,祁禄的手机忽然响起来了。

田领队在电话里讲,祁禄啊,郭姐刚刚联系我,你是汤贞老师的生活助理是不是。汤贞老师今早来得突然,有几个特别的行程还需要定一下,你对他身体状况比较了解是不是,麻烦你来一趟吧。还有岛上的酒店,其他人都定好了,只差汤贞老师和你们两个助理,我在办公室等你。

一通电话结束,祁禄回了条短信,说他现在过去。他把手机放进口袋里,把汤贞的药盒也放进口袋。他又看了眼还气得直瞪她的温心。祁禄没有什么需要解释的。

祁禄临走前,又走进汤贞的卧室。汤贞上午刚吃了药睡下,药效强烈,药量足够,如果祁禄估计得没错,他这一觉要到深夜才有可能醒。汤贞这会儿已经睡沉了,头偏在枕头上,人蜷在被子里,没知觉,没动静。

祁禄不是有意出此下策,他别无办法。

他出去了。

温心独自坐在客厅里,对着自己做好的日程表,忍不住又是一阵委屈。过会儿她擦眼睛。她不知道汤贞老师什么时候才能醒,实在不行,明天再玩吧!

汤贞果然已经睡熟了。温心蹲在床边,近距离地望汤贞老师的脸。她心情郁闷,握住汤贞滑到被子边缘的手,想给汤贞掖掖被角。

忽然,汤贞的手指尖一颤。

温心一愣。

温心小声,试探着问:“汤贞老师?”

汤贞还躲在被窝里。温心眼睁睁瞧着汤贞睫毛动了动,汤贞脸颊蹭着枕头,他眼睛睁开了一条缝。

汤贞大概用去几秒钟的时间,来看清他眼前的人确实只有温心。

温心感觉汤贞的手指有了些力量,汤贞想攥她的手。

温心握住他的手:“汤贞老师?”

“祁禄在吗。”她听见汤贞老师在耳边虚弱地问她。

温心愣了愣,急忙回头看。她放开汤贞,跑出卧室,温心四下里看看,到了玄关,把门从里面锁死。

汤贞看见温心跑回来。

“祁禄出去了,只有我在啊,”温心像是不敢相信,眼睛里是笑,嘴角也是笑,她双手攥住汤贞的手,“汤贞老师,你怎么没睡?”

汤贞眼睛睁大了一点,看温心开心的样子,汤贞也笑。他努力翻过身来,一只手撑住床单,他掀开枕头。

三粒小小的药片躺在枕头下面,床单凹陷的缝隙里。

“你没吃?你都藏起来了?”温心说。

汤贞笑着点头,像是恶作剧成功了。

“温心,”汤贞小声说,“我想出去玩啊……”

温心看着汤贞老师两只眼睛都是亮的。这样的汤贞老师,根本不像再需要什么卧床休息的病人。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