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218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温心扶着他,感觉在船上玩了这一下午,走走停停,还要躲避人流,汤贞老师是有点累了。到这会儿,甲板上风也开始变大,似乎是变天的先兆。温心四处看看,望头上的太阳,说:“要不然我们去室内电影院吧,汤贞老师,别去看露天电影了。”

汤贞攥着栏杆,摇头。

温心皱眉道:“露天电影在再上面的甲板层,开始还早呢……”她问,“汤贞老师,你能行吗?”

汤贞点头:“上去看看吧。”

天色像要变了。

万邦影业大总管傅春生先生望着窗外,忙里偷闲,看了会儿云彩。

万邦娱乐集团董事长陈乐山的秘书钟坚从后面走过来,道:“傅先生,陈总请你进去。”

傅春生当即紧张了骨头,理理衣服上的纽扣,跟在钟坚身后。

董事长办公室除了陈乐山,还有另个人坐在里面喝茶看报。报纸遮去他大半张脸,只在顶上露出一个发亮的秃头来。他一看见傅春生进去,挑眉打招呼:“老傅,谢大姐怎么样了?”

这是万邦娱乐集团的二把手,副总经理林大。

傅春生这趟过来,主要也是说这个情况。集团主管艺人经济部门的谢茗慧谢董事,前些日子突发心脏病,紧急住院了。傅春生今天刚代表董事会往医院去了一趟:“谢大姐说,多谢各位同僚的关怀,休养几天就回来工作。”

“茗慧这个身体素质不行啊。”陈乐山坐在办公桌后头,边说,边小声对秘书钟坚吩咐着其他事情。

林大说:“方遒这一捞上来,谢大姐是吓着喽。”

傅春生略一犹豫,说:“陈总,还有另一件事……”

“吕天正今天下午托人运来一头老虎,说是送给您的,”傅春生说,“现在还在公司底下放着呢。一个大活物,没人敢动,不知道他是……”

陈乐山正用钟坚拿给他的一块柔布,擦拭桌上女儿陈小娴的几张照片。听到这,他抬起头,问:“什么东西?”

“他送您一头老虎。”傅春生刚复述了一遍,话音未落,那边看报纸的林大突然发出一阵笑来。

陈总低头,又擦了擦女儿照片。他哼了一声,也笑了。

“这个吕天正。”他说。

傅春生一头雾水。

林大告诉傅春生,前几日他跟陈总,还有万邦集团另一位副总,黄健雄,三个人一同去打高尔夫。

黄健雄告诉陈总,小心养虎为患,以后骑虎难下。

“这吕天正不知道从哪冒出来,正好听见陈总跟小黄说的那句,‘虎口拔牙,别有意趣。’”

傅春生听到这,顿悟了。林大笑道:“这吕天正就问我,说黄副总跟陈总在聊什么呀。”

“我告诉他,陈总喜欢养老虎,”林大说着,傅春生开始笑了,他两撇胡子好像鱼须一样带着水波颤动,林大说,“正考虑养肥了怎么拔牙呢。”

大主持人吕天正看着外面转阴的天色,接了个电话。电话里傅春生告诉他,那头老虎陈总收下了:“这几个月,光云先生的事就辛苦你老吕不少,等云先生的事办妥,陈总少不得要推你一把。接下来就安心忙你的电影吧老吕,资金不用担心。”

吕天正挂了电话,离开阳台走回身后这间刚刚装修完成的总经理办公室。

梁丘云就坐在这办公室里,他翻阅着手里几份材料,看姿态,俨然已经是这里的主人了,只是身边没有几个秘书陪伴,显得周遭布置再豪奢,也空落落的。

吕天正想起昨夜里,他远房亲戚的侄女打过电话来,同他哭诉。电话里,侄女说,在梁丘云身边当了这阵子秘书,她是快受够了,梁丘云这个人何其善变,还特别多疑,朝令夕改,让人揣测不到他在想什么:“按大伯你说的,他也就是个乡下穷地方出来的人,怎么还伴君如伴虎的?”

吕天正在电话里骂她目光短浅,太娇气。侄女撒娇道:“你要让我做他女朋友我就干,做秘书太委屈,我什么时候伺候过人。”

吕天正这会儿走过去,到梁丘云身边,轻声道:“给你请了几位秘书,你也不用,这种文件交给他们去整理不就好了,还省得你劳心费力。”

梁丘云摘下眼镜,笑道:“多谢吕老师关心。”

“都叫你不要客气。”吕天正坐到他身边沙发上,低头拿过梁丘云手边的材料来看,他翻了几页:“这就是郭小莉做的企划案?”

梁丘云“嗯”了一声。

“云老弟打算新公司成立以后,还办这个周年活动?”吕天正拿过手边的茶杯,喝了一口。

梁丘云挽了袖口,亲自给吕天正倒茶,说:“还在考虑。”

吕天正继续看那叠名叫“Mattias十周年专题活动”的企划案,只粗略翻了翻,对于亚星娱乐和郭小莉在纸面上对梁丘云作出的让步之大,略感惊讶。

这个活动与其叫做Mattias十周年专题活动,不如叫做梁丘云出道十周年个人纪念专场。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