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225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谢。汤贞说,他很真诚,慢慢喘气。谢谢。

谢谢你救我,小周。他感激道。

祁禄透过一扇舷窗,看到远处黑色风浪里那些闪亮的光点。

他听说了,那是跟在周子轲身边的护航舰队。十几分钟前,正是这群人解除了对整条船的封锁,还修复了船上的电力系统。

船还在颠簸,好在已经进入了人力能及的控制范围。祁禄从走廊地毯上拾到一张摔碎了的相框,里面镶嵌了张薄薄的照片。

亚星娱乐董事长毛成瑞,和几十位艺人、孩子们站在一起合影。“第一届亚星娱乐海岛音乐节留念”,是本该挂在田领队办公室外亚星纪念墙上的。

祁禄在照片中看见了他自己,那年他十五岁,记忆里,是生平第一次有机会乘坐邮轮。在那个贫瘠年代,这趟旅程称得上梦幻般奢侈——毛成瑞就像个圣诞老人,他轻而易举实现了公司所有孩子们的梦想,也以此实现了更多粉丝的梦。祁禄在照片里晒得皮肤黑红,他喜欢冲浪,喜欢在太阳底下、在海面上徜徉。他穿一件不合身的大衬衫,衬衫上绣着梁丘云的名字。他笑的时候露出一口白牙,和骆天天肩并肩,一同站在汤贞和梁丘云身边。

汤贞。祁禄在照片里看到汤贞也开心地笑,眼笑得如一轮弯月。

汤贞听着小周不讲话了。

小周握着汤贞的手,还纹丝不动地把他抱着。听了汤贞这一番回答,小周什么也没说,只是后背更僵硬了。汤贞抬头看他,汤贞把脸上的表情收起来,然后又想要笑,想笑得好看一些。

小周的大拇指在汤贞手背上轻轻摩挲。

“梁丘云为什么没来。”小周突然说。

汤贞愣了愣。

小周垂着脖子,又沉默一会儿,闷声问。

“他不是对你很好吗,”小周瞧着汤贞那迷茫的表情,“他人呢?”

汤贞慢慢想起一些缘由来。

在忙吧。汤贞说。

“忙什么,”就听小周问,小周顿了顿,“忙你们那十周年演唱会?”

汤贞没说话。

“就你这样……”汤贞听见小周无可奈何,低声念叨,“还开演唱会……”

汤贞看着小周的脸。

汤贞嘴角一抿,好像笑了。

小周垂眼看他。

谢谢小周。汤贞说。

周子轲皱了眉,大约不明白他又突然在谢什么。

“不用跟我客气,”汤贞看见小周喉结滚了滚,小周说,“是郭小莉让我多照顾你。”

周子轲本就不爱说话,心情不好的时候更甚。汤贞不主动讲话,周子轲问过了他几句,又是这种回答。纵使有再多话藏在心里,周子轲也再说不出口了。

但他也不想就这么把汤贞放开,甲板还在震动,他抱着这么个人,他不想撒手。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直到连外面的风浪都开始平息了。汤贞趴在周子轲肩上,几次睁开眼睛,又阖上,再一次睁开的时候,汤贞眼皮已经发沉了。他额头搭在周子轲肩上,半梦半醒之间,他觉得好像有呼吸靠近了他。

然后是点到即止的吻。

祁禄听到邮轮里的广播通知,田领队气喘吁吁,宣布邮轮故障已经抢修完毕,卫星通信恢复正常。周围船员们终于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些笑容。他们告诉祁禄,这次来回跟船的那些护航舰队帮了大忙:“不愧是国际安保团队,什么场面是都见过。”

“对了,刚刚他们还从露天甲板层救下来一个小姑娘,发着高热,都烧糊涂了,送下来的时候嘴里还直念叨,说让谁带她一起走?”

祁禄在临时搭建的医疗中心病房找到了温心,温心脸颊通红,打着点滴,已是神智不清,说话都迷迷糊糊。祁禄只好一路延着楼梯向上跑,去露天甲板层。

有护航舰队的人封锁了通往露天甲板层的楼梯入口,祁禄一见到他们,立刻明白过来是谁在上面了。

祁禄的手有点发抖,他掏出证件,证明他是汤贞的贴身助理。他接受了盘问和搜身,他翻出口袋里的药盒,说明现在已经是汤贞不得不吃药的时候了。“他离不开这个药,他现在需要休息,吃药才能睡着,我必须给他送去。你们让我见见他。”

天花板上悬挂着一盏灯,熄灭了。那房间门一推开,里头漆黑一片,周子轲坐在灯底下的阴影里。祁禄借着身后走廊的光,先是看见了他。

周子轲穿着件白色背心,露天甲板层气温低冷,周子轲手臂背脊的肌肉线条就被那一层布料勉强包住。相比之下,他怀里那个人穿得倒多一点,被一件黑色运动夹克严严实实裹着。

周子轲在黑夜里长时间睁着眼睛。门打开,光忽然照进来,周子轲还不适应,过了一会儿才抬头看向门外。门外有人,周子轲看不清来人是谁,他下意识把汤贞抱得更紧。汤贞的额头还贴在他胸前,呼吸均匀,沉沉睡着,像是已经睡了很久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