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230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我订好座位了,你跟不跟我走。”他问。

汤贞瞠目结舌,看到他真的活生生的,出现在眼前:“我还没换戏服……”

“不用换,”他喘着气,拽过了汤贞的手,“这样挺好看。”

“汤贞,你现在跟不跟我走?”

汤贞站在一个封闭的房间里,听见头顶、四周、身后,有很多声音这样问他。

汤贞伸出手,只能摸到身边密实的墙壁。他四处拍,连个透光的缝隙都没有。

“走去哪里?”汤贞抬起头,问那个声音。

“回去,”那个人急切道,“回家,我带你去看医生。”

汤贞身体前倾,他咬住牙关,想去推身边的墙壁。

推不动。

周子轲站在门后。看着汤贞表情有点呆滞地仰望着他。汤贞半天说了一句:“我不走。”

周子轲看着汤贞的脸。

汤贞很缓慢的,又把嘴角扬起来。汤贞说:“我还有音乐节的活动要参加。”

“温心,我今晚八点四十分上岛,”郭小莉在电话中讲,“你回去,避开阿贞的注意,和祁禄把行李收拾好。找机会让阿贞服药,等他一睡沉,我们就启程。”

温心两只眼睛肿得像两个胡桃,红红的。她额头上贴着退热贴,怯怯地问:“汤贞老师……就要这么回去了吗?”

郭小莉无可奈何问她:“你还有什么别的办法?”

温心哽咽道:“都是我的错……”

“我们每个人都尽力了,温心,”郭小莉说,“是阿贞自己控制不了自己。”

“没有什么音乐节的活动了,”周子轲走近一步,对汤贞说,“你是跟我走,还是跟郭小莉走。”

汤贞眼神聚焦在周子轲脸上。

周子轲看着汤贞慢吞吞回到沙发边,弯下腰,把肖扬几人刚刚喝茶的茶杯茶壶收进茶盘。汤贞站直了,努力把茶盘端稳。

周子轲把他手里抖抖索索的茶盘拿走了。

汤贞收回手。他又去推卧室的门。汤贞摸到床头,把枕边叠好的一件黑色夹克外套拿起来。汤贞回头,看到周子轲。汤贞这时候说:“我跟郭姐走。”

周子轲低头站在卧室门口,他梗着脖子,不动,汤贞把外套给他,他也不接。汤贞等了他一会儿,汤贞低头把外套打开了,他手穿过其中一只的袖口,把周子轲的右手握住。

袖口脱离了汤贞的手,套到周子轲攥成拳的右手手腕上去。周子轲抬起眼,他望着汤贞,眼中写满了不甘心,即便强行忍耐了,也让人一眼看得出来。汤贞身高比他差一截,要给他披外套还不得不垫起脚。汤贞看见他的眼睛。

这时从外面响起开门声,像是祁禄回来了。

周子轲抬起手臂,他自己把外套穿上,把另一只手也套进袖口。他什么也没再说。

祁禄带着高烧未退的温心进门,他们与周子轲擦肩而过。汤贞在卧室门口站着,直到他站不住了,自己扶住门框。他感觉心跳声越来越大,仿佛有些东西又再度席卷上来,裹住他,把他的所见、所闻,眼前的,耳边的,通通罩住了。

“周子轲和汤贞不是不对付吗。昨天真是他去找的汤贞?”

钟圆圆在露天甲板日料餐厅翻着菜单,听见隔壁桌上的议论。

“你相信吗,我反正不信。你没听萍姐说,郭小莉几大发家手段,其中一条就是把手底下艺人误导成同性恋。”

“你说什么呀,我问的是找人,找个人怎么就联系上同性恋了?”

“还不都是一步步来。”

闫小光端着两杯冰淇淋,灰溜溜到了钟圆圆身边。“圆姐,”她皱眉道,“我刚刚碰到几个以前后援会的——”

钟圆圆正偏头听人讲话,她比了一个手指在嘴边:“嘘。”

“你们是都不知道以前那些事吧?”就听隔壁桌在侃侃而谈,“早些年,就云老板,给汤贞当了好几年司机,专门给他开车。打了半年工,就为了攒钱给汤贞买一块手表,做十八岁成年礼物。还有说什么,汤贞在剧组病倒了,云老板放着自己的戏份推掉不拍,在剧组守着汤贞守到半夜,还背着汤贞在深山老林里找医院——以前听着我就觉得邪乎,再好的兄弟吧,偶像组合成员之间还不就那么回事,弄成这个样真不是性向有点问题?”

“你说的这些我还真没听过。”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