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241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彭斯一听她这话,愣了。“你问我?”

彭斯说,这事是汤贞闹出来的,他上一回出事的时候你们不是挺明白的吗?“我要是你们,我一早就去找云老板了。手里揣着Mattias国民度这么高的老牌组合,你们用得着什么招啊?赶紧和上回一样,先把梁丘云本人请来,请他出面来辟这个谣。无论你们想解释成什么,汤贞是游泳落水也好,还是海边涨潮差点发生意外也好,随便你们胡编乱造,这话只要是从梁丘云本人嘴里说出来,我告诉你,这些网民观众什么的就相信!比多少媒体公关都有用。到那时候就算有照片流出来也无所谓——”

彭副主编。彭副主编。郭小莉几次试图打断他,最后郭小莉忍无可忍,她对电话里歇斯底里道:“我是想联系他,我也在联系他,可我们现在根本联系不到他!”

彭斯一顿,有那么片刻,通话陷入一阵奇异的沉默。“真的?”彭斯悄声问。

郭小莉抹了眼角的泪,她伸手挡开拦在面前的李经理秘书,直接推开李经理办公室的门。郭小莉不能等了,她必须找这几位先定个办法出来。

李经理坐在办公桌后面,正打电话。

“老林,我这心里越来越没底,梁丘云到现在还没信儿,他不会打算讹诈咱们吧。我们手里的股权现在能值几个钱,他肯定不会依照原本谈好的——”

郭小莉伫立在他办公室门口,和回过头呆住的李经理四目相望。

就在这关口,郭小莉的秘书从背后匆匆跑过来,说:“郭姐,郭姐,找到梁丘云了,梁丘云他……他上了电视直播!”

打开电视,无论哪家卫视频道,下午时段的电视剧、电影、综艺节目,统统不播出了,在插播的临时新闻现场里,电视台主持人们摩肩接踵,正语速飞快对各自的直播镜头介绍着新闻现场的情况。

“梁丘云本人已经进入了这家精神病康复中心,我们正在等待他的再次出现——”

郭小莉的秘书颤声道:“郭姐……”

电视画面里出现了康复中心那熟悉的高墙,还有将媒体阻挡在大门外的安保人员。郭小莉已是浑身冰冷,她叫秘书来,把手机拿过来。

直播画面里突然一阵骚乱。康复中心大门打开,梁丘云身边跟随着数名安保人员,从大门里走出来。记者们蜂拥而上,镜头和话筒将他团团围住。

秘书把手机拿来了,郭小莉手发颤,给金护士长拨电话。

梁丘云在镜头里低垂着头,神情黯然。他试图避开这些摄像头和记者,径自往保姆车走。但记者们拼命把他堵着,让他寸步难行。记者们叫嚷着问,云哥,云先生,请问你见到汤贞本人了吗,汤贞确实被送到这家精神病院了吗?他现在情况怎么样?

梁丘云无可奈何,不得不回答,他称,刚刚他已经看过了阿贞。

“我现在需要一些时间来冷静考虑下一步的决定,暂时无法回答你们的问题,抱歉。”

金护士长在电话中着急辩解道,梁丘云根本没有进入病房楼:“我在接待室见到了他,我们院的规章制度很严格,探视必须经过患者或监护人的同意,我亲自对他说明了这个情况,他也表示理解,因为患者本人已经休息了,他便说他会找时间再来!”

电话挂了。郭小莉的秘书在旁边胆战心惊道:“郭姐,梁丘云刚才发微博,说他七点要开新闻发布会……”

梁丘云要开新闻发布会的微博一发出去,媒体就炸了锅了,连社交平台也跟着瘫痪,大量用户在第一时间疯狂涌入梁丘云的个人主页,评论和转发这条微博,导致网站抽风了好几分钟都没走出字来。与此同时,几大门户网站、手机新闻平台也开始推送这条最新的劲爆消息,艾文涛坐在车里,低头翻新闻,旁边司机小邹说:“那汤贞进精神病院的事,难道是真的?”

艾文涛边给周子轲发短信,边说:“你还关心这个。”

然后艾文涛想起来,小邹有个闺女,是个追星族。

小邹讲,他女儿昨晚从补习班回来就告诉他们,全补习班的同学都在传,说汤贞昨晚上又自杀去了,跳海,没死成。“幸好孩儿他妈这回冷静了,听完以后该干嘛干嘛,该做饭做饭,”小邹对艾文涛讲,“不跟前段时间汤贞刚自杀送医院那会儿那么崩溃了。”

“嫂子也追星啊?”小艾总说。

“上学的时候迷啊,”司机无奈道,“前一阵汤贞出事,她成宿的睡不着觉,电视上提到‘汤贞’俩字她就哭,光追忆少女时代了。还跟我说什么,要是汤贞当年向她求婚,就肯定没我后来的事了。”

“嫂子喜欢汤贞那种类型的,怎么又看上你了。”

“她也不是真就那么喜欢,说喜欢汤贞的时候汤贞还没变坏,后来变坏了她就不喜欢了。再说了,嫁给我不比嫁给个后来吸毒的强。”

艾文涛看着手机,对方还是不回短信。

“你说这人也是吧,”小邹开着车,对前车按喇叭,“自杀一次得了,还没完没了,又来一次,谁还给你哭啊。”

艾文涛这时候抬起头来:“汤贞吸毒那事好像不是真的吧!”

小邹说:“艾总你下午没听交通路况。”

“就往东郊那几条路,全堵了!连出口都下不去。你知道为甚么,就因为有人曝光汤贞给送到那边一精神病院去了,”小邹面色无奈,对艾文涛讲,“我当时一听,就想起我刚上班那会儿都报他吸毒的事,好多吸毒的人最后就去住精神病院了。刚刚交通广播不也说梁丘云要紧急开什么记者会,梁丘云下午去那精神病院看他来着,看完出来就要开记者会,不定还有什么事呢!”

“小云哥那个记者会几点开啊?”

“七点吧。这都七点半了,辛姐,辛姐?你家的钟准不准啊?”

傅宅,望珍园里,还未入夜已是宾朋满座,衣香鬓影,热闹非凡。辛明珠在她的派对上来来去去,听见有人说:“不可能七点,电视上新闻联播刚放完。”

辛明珠走到那台围满了人的电视机前头瞧,这时有人说,电视台都滚动字幕了:“梁丘云新闻发布会延迟至八点举行,今日新闻联播结束后将有专题节目继续连线发布会现场,敬请收看。”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