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242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这谁想的招儿?紧着新闻联播后面打广告,林大手底下能人不少啊。”

“甭管谁想出来的,人电视台也得肯卖你这个面子。”

“今天薛太太怎么没来?”

辛明珠朗声道:“薛太太今天下午突然有急事,所以先不过来了。”

周围是阵子哄笑。“我的薛太太,怎么这么惨。”

“早劝她不听,非想占便宜蹭梁丘云的代言。你看现在怎么办。亚星娱乐要是明天倒闭了,一个铜子都要不回来!”

派对请了支乐队,正演奏轻快的爵士乐。辛明珠端着酒杯,有高鼻梁蓝眼睛的男宾客向她搭讪。辛明珠听着他在耳边大献殷勤,凤心大悦,随他进去跳舞。

有人在舞池外头拍掌。

辛明珠回过头,见那人是甘霖。

“小甘回国这么久,这是第一次来看我,”辛明珠拿了乐池的话筒,清了清嗓子,对满座的宾客们介绍,“在座的女士们,他这个黄金单身汉,现在是真单着呢!”

甘霖说,为表歉意,今晚辛姐这里的酒水他全部买单。

在座有些早认识甘霖的,早都七七八八围上来。已经有女宾客责怪他了,对甘霖说,前几年还听说林大光头在国内封杀你,十年不许你回国:“我还当你小子在国外待得爽,这辈子不打算回来了。”

甘霖拥抱了女士们,说:“思念故土,回来报效祖国,人不能忘本啊。”

陈小娴看着墙上的时钟,已近夜晚八点钟,可电视机里新闻发布会现场还是只有记者和工作人员,看不到梁丘云的身影。

一只手放在她肩头。陈小娴回头看见了华子。

“去吃点饭。”华子站在她面前,不容拒绝道。

陈小娴摇头,她脸色苍白:“我闻到就想吐……”

华子蹲下身,他脖子上挂着一条链子,链子上缀着一颗狼牙齿。他抬头看陈小娴:“爸今天已经问起你好几次了。”

陈小娴哀求道:“哥,你再帮帮我……”

华子一双眼睛望陈小娴的脸。半晌他垂下脖子,又去看电视里那空荡荡的发布会现场。

陈小娴说:“我想看看他再去睡觉。”

华子不说话。陈小娴说:“哥,你是不是还是不喜欢他?”

保姆告诉陈乐山,小娴胃口不好,吃不下饭。

陈乐山一听这个,皱眉道:“华子不是找医生来看过了吗?医生怎么说?”

傅春生手握着毛笔,挥动腕肘,在陈乐山的书桌上挥毫泼墨。保姆说,医生来了也没看出什么,说可能是天热,暑气蒸人,影响了食欲,开了点开胃的药。

傅春生一幅字写完了。

“一死一生,乃知交情。一贫一富,乃知交态。一贵一贱,交情乃见。”林大在旁边对字念道,笑了:“寓意深刻啊老傅!”

傅春生放下笔:“生死相随,这是我给陈总的承诺。”

陈乐山笑哼一声,这只手心摸了那只手背:“钟坚,把春生这幅字收起来。春生,你是不是还懂点中医的门道,陪我去给小娴把把脉。”

直到夜晚八点半,梁丘云才在新闻发布会现场迟迟出现了。从业十年,梁丘云从不迟到,他是有这样好口碑的人,敬业、勤勉。越是如此,这一个多小时的等待,越是吊足了所有人的胃口。

梁丘云出现在门外时,不少演艺界的友人陪伴在他身边。他看上去是如此憔悴,被温柔的关心和爱护安慰所包围。闪光灯的啪啪声在会场内接连不断响起,梁丘云的助理及亲朋好友们留在台下,望着他一个人上台。

现场工作人员帮忙上前调试话筒,接着便下台去了。梁丘云神情严肃,他站在演讲台上,手扶着那根麦。闪光灯在他脸上,在他布满血丝的眼睛里不住地闪,梁丘云望着台下成群的记者,通过镜头,望向电视机前所有正焦急等待的观众。

“我,梁丘云,”他说,“今天在此声明,退出Mattias组合,并向我的经纪公司中国亚星娱乐正式提出解约。”

闫小光坐在沙滩音乐节的观众席里,看着手机上弹出的即时新闻,震惊道:“圆圆姐……Mattias解散了……”

钟圆圆正用相机专注拍摄台上的肖扬,她这时转过头来,看闫小光。

周围观众席里突然好几个人从座位上站起来,朝身旁人大喊大叫。她们口中的内容与闫小光类似,也是什么梁丘云,Mattias,退团,解约。她们发出一种不安的声音,夹杂在台下歌迷的欢呼声里。台上的KAIser还在挥汗演出,音响设备震耳欲聋。

“梁丘云退团了啊!”闫小光对钟圆圆吼道。

钟圆圆愣了一会儿,冷静道:“汤贞刚刚出事,他退团,不怕别人说他落井下石?”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