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245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纸媒网媒一片腾腾的热闹,各大电视台也不甘落后,早间时段就开始推出专题节目,从专业角度详解此次事件。众多演艺界知名人士被请到直播间,向普罗大众解释为什么这家培养出众多红遍两岸三地偶像巨星的亚星娱乐公司一夜间成为了众矢之的。也有请来的专家,从亚星娱乐严格执行的考勤制度,一路分析到亚星娱乐十几年来堪称变态的抽成项目。

“在这里,很多梁丘云的影迷观众可以放心了,”法律顾问对镜头道,“根据我们目前对亚星娱乐合约情况的掌握,梁丘云的十年合约还有半年就会到期,在这种情况下解约,他其实不需要赔太多钱。”

主持人问:“那亚星娱乐方面呢?”

“亚星娱乐方面,对这个Mattias十周年纪念活动的前期投入可以说是全部化为泡影。梁丘云出走,Mattias的解散已是既成事实,无可转圜,亚星娱乐作为代表艺人签约的经纪公司,需要对合作电视台、音乐公司、演唱会制作公司以及艺人的品牌代言商等支付数额庞大的赔偿金。而现在我们也看到了,不仅仅是Mattias,有近一百零二位艺人及练习生提出解约,这对亚星娱乐造成的压力可以说已经非常非常大了。”

更有电视台直接将亚星娱乐艺人家属请到了节目录制现场。

《失踪的偶像:直击亚星帝国金字塔底的一段过去》。嘉宾是亚星娱乐旗下南北桥组合前任主唱栾小凡的母亲和堂姐。

“十四岁起,栾小凡进入亚星娱乐,开始了漫长而辛苦的偶像职业训练。同龄人共有的五彩斑斓的快乐童年对他来说就像故事书里的名词,陌生而遥远。亚星娱乐的练习生竞争体系更是激烈到让每个人喘不过气来——”

警察破门而入,烟雾缭绕的闭塞隔间里,领头的年轻人甩手丢掉手里的针管,他抓住窗框就想逃。

当年记者的镜头尾随而至。

“你还想跳窗,”警察喝问道,“你为什么吸毒!”

“我没犯错,你们凭什么抓我!”

记者后退一步,警察铐住那情绪激动的年轻人,年轻人又扭转了方向,试图挤开记者,冲出门外。他有一张清秀的面庞,扭曲着,嘴里喃喃自语,对镜头恶狠狠啐出白色的唾沫。

“他当时对我说,妈妈,我没有办法了。我自己都快乐不起来,我怎么让别人快乐。”

第77章泡沫19

林经理捏着一份晨报走进亚星娱乐大楼,他再三喊保安,把外面那些记者都轰出去。

报纸头版登着功夫巨星梁丘云的一张照片。

“……出道以后,有那么三四年,亚星没有给我安排什么工作,我也没有钱,每天不得不去别人的剧组帮工,打工。很辛苦,但也有所收获。在片场我结交了日后的许多朋友,他们如今也各自成长为优秀的武打替身、武术指导。亚星娱乐对我的忽视,磨练了我的体能和意志。我想这也是我能走到今天的一个原因。去年,我们的云升慈善基金会拿出了六千万的款项,专门为暂时找不到工作的青年武打演员寻找上升渠道,保证他们的日常食宿。我能体会他们的辛苦,我也愿意帮助他们。在昨天的发布会结束后,他们当中的很多人也站出来表态支持我,我非常感动,其实他们没有必要这么做,为了我去得罪亚星娱乐。武打演员都是有血性的人。他们明白我如果不是被逼无奈,不会与自己的经纪公司闹到这一步。阿贞的悲惨遭遇,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如果我对阿贞都能坐视不管,谈不上去保护更多人。”

温心一大早赶到公司,她是通过地下停车场钻进来的,避开了媒体,却没有避开林经理忍了一宿的火气。林经理一见她:“温心!”吓得温心一咯噔。

“林经理你……你从音乐节回来了啊?”

林经理瞪着两只驴眼,气势汹汹过来了。温心以为要因为汤贞老师的事遭他一顿斥骂,却被林经理把报纸推到她脸上:“你看这个新闻!”

“这个梁丘云,忘恩负义!背信弃义!”林经理站在公司大厅,旁若无人,骂得口水四溅,指天指地,“他自己一个人怎么可能搞得出这么大的风浪!带走了这么多人啊,你看看,他带走了这么多人啊!一早就全是串通好的!”

温心颤巍巍接过报纸来,她偷瞧林经理,又看四周,这时候她发现,明明是上班时间,公司却远不如往日里喧嚣热闹,许多办公室关着门,不知是不是全都迟到了。

林经理在温心面前来来回回踱步,骂到情绪激动处,他一把嗓子都成了哭腔:“串通好了媒体,啊?还串通好了电视台,串通好了万邦那群狗日的,买了那么多通稿、网络水军,这是合起伙来坑我们啊……狼心狗肺,我日他妈的梁丘云,狼子野心!又毒又狠!那姓陈的,谁不知道当年就是他对方曦和下的手,现在又盯上我们了……他早就盯上我们了!我早该想到他从一开始就没安好心啊……他是要把亚星一把搞死!一分钱都不会多给我们!”

“林经理,你、你冷静一点……”温心被他的大喊大叫吓坏了。

“我为什么要冷静?”林经理双目赤红,反过来问她,林经理又从温心手里抽过那张破报纸,反手甩到温心脸上,“你看看,你看看,你难道不想骂他吗??你这个小姑娘,你家老师都送精神病院了,你还没看穿这个梁丘云他妈的从头到尾就不是,就不是东西啊???”

郭小莉的秘书被媒体记者堵在外面,费了好半天工夫才被保安救了出来。她一到自己桌面上,先接到广告公司打来的好几个电话,对方劈头盖脸骂着,她唯唯诺诺应着。

这会儿她回头朝郭小莉办公室看,发现那门开着条缝,郭小莉来公司了,在办公室里。

“郭姐,Mattias十周年活动的广告已经全部撤下了……”

秘书站在门口,看到郭小莉瘫坐在办公椅里,双眼紧闭,一只手滑落下来。

“郭姐……郭姐!!”

吕天正拈过一张报纸来,就着一盏闲茶,把报纸来回翻看。现在这新闻媒体也是厉害,这么短短时间,不仅挖出了汤贞过去几年的工作日程、用药记录,连汤贞在律所留下的遗嘱都扒了出来,拿到世人眼里曝晒。

“遗嘱详细列出了汤贞名下房产、股权、作品版权……除遗赠亲朋好友的部分外,汤贞授权他的遗嘱执行人成立‘亚星成长基金’,为中国亚星娱乐公司旗下艺人及练习生提供……”

报纸翻到下一版,当中啪啪摆出了四张独家照片,是记者乔装潜入精神病人康复中心内部,小心拍摄到的汤贞近照。照片里的人物不是“国民偶像汤贞”,也不是“过气明星汤贞”,只是一个高墙里的病人,他站得离镜头远远的,穿和其他病人一般模样的白色衣裤,像一个模糊的雪点,走在人群中。

也奇了怪了,照片里那么多人,吕天正的眼睛还是难免一下子就捕捉到那个影子,仿佛印在汤贞身上的那点白色都和旁人不同。

“吕老师看什么呢,这么入迷。”

吕天正手指一紧,抬起眼来,报纸上面是梁丘云居高临下一张好奇的笑脸。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