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246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吕天正余光疾扫报纸,他道:“听说毛成瑞这两天连家都不敢回了。”

坐在远处的林大出声了:“这么多人逼债上门,把老伴儿孙堵在家里,还是怕嘛。”

吕天正听出话外之音来,他跟着一同笑。

梁丘云被陈乐山叫到身边坐下了。吕天正隐隐约约听见陈乐山在与梁丘云说些“业务重组”“高管任命”之类的话题。吕天正把眼前报纸里这些八卦是非、蜚短流长合上。他忽然对这些没多大兴趣了。

陈乐山的秘书钟坚从门外进来,道:“陈总,送来了。”

那是一份文件,由傅□□的秘书柯薇拿到门口,钟坚送到陈乐山面前。陈乐山看了封面,哈哈便笑,翻也不翻,丢给梁丘云:“是你的,迟早是你的,你就算不要,他送也送到你手里。”

梁丘云接过来一看,是一份中国亚星娱乐公司投资概要。

他也笑。

“去吧,把你们那些小宝贝儿们从水深火热的地狱里拯救出来吧。”

温心坐在郭小莉的病房外,听见隔壁病房一个男孩把广播电台的音乐频道打开了。郭小莉的秘书吓得泪眼婆娑,抓着温心问,郭姐昨晚是不是去看汤贞老师了:“发生什么了吗?”

温心惭愧地说,她也不知道。“我只听说郭姐被一些情绪激动的歌迷影迷还有记者堵了,还有人对郭姐动了手,”温心蹙着眉头,“汤贞老师的值班护士也说,郭姐就在汤贞老师那儿坐了几分钟就走了。郭姐让护士看好汤贞老师,还说外面什么消息都不要让汤贞老师听到。”

秘书愣道:“所以他现在还不知道Mattias解散了的事?”

温心摇头。

音乐频道里,正播放一段多年前的对谈录音。

“……当年很多汤贞的歌迷看到他和我们一起合作,觉得担心。对我们乐队进行了一系列长时间、大范围的攻击。觉得摇滚圈的都太乱,吸毒嗑药神经病都是,会把她们的偶像带坏。但其实大家都是人,性格都很真,凑在一块,趣味相投,一起做音乐,自然是朋友。汤贞很好,但他背后那个娱乐公司,手段让人不屑。”

“我们几个,特别是老王,他当时跟汤贞之间,是真的有一种交流,音乐人之间的东西,一种认同,没法描述。汤贞反正,挺没有安全感的一个人。很多人没有安全感,就容易去糟践自己,我们圈子里很多人都在糟践自己。汤贞有一回跟我们讲,他不想糟践自己。当时老王就问他,你不想糟践自己,你当偶像干什么啊。”

“哈哈哈哈。”

“其实到今天还有很多人不理解,说你们当初怎么跟汤贞搅和到一块儿去了,惹来一身腥,还吃到官司。我们也没办法。他们那个公司很坏,把我们当成,当成汤贞事业上的一个污点,其实和我们有什么……打人,我相信我们的鼓手小马不是汤贞找人打的。报纸上怎么写的我不清楚。吸毒,我当时不在汤贞他们那屋,我不好保证,但是我可以打包票,老王不是那种人。这些都莫须有,你知道吗。当时提出发合作专辑,汤贞很高兴,很投入,来我们巴黎的录音棚录音,录完一听感觉非常好,为什么一回国他们公司就不认账了呢,我们不明白。前段时间还有记者跑去斯里兰卡找老王,问汤贞的事情。老王就说,他不恨汤贞,他很同情汤贞。他知道这些记者跑过去是想听他说什么。但我们都是有底线的人。”

“论到底为什么我们当时和汤贞觉得,相互之间碰撞,可以合作,有火花。因为摇滚是一种深刻的,深刻的自我挖掘,自我表达,是一种自主、私人、自我享受的东西。汤贞不是。他要满足那么多人,满足所有人,他是要让别人去享受他的。他写一首歌出来,要先经过他们经纪公司的审查,还不是我们说普通意义上的审查,而是一点负面的,一点汤贞个人的、私人的东西都不能有,全部要弱化。汤贞这个人身上没有摇滚精神,一星半点没有,太没有了,反而构成了一种反向的极端。它反而变得十分理想主义。内在的理想,外在的理想,一种虚伪到了极致,飘在天上,燃烧生命的那么一种理想主义。传达了他自己吗,传达了。你会发现,汤贞这个人还真的就是这样的。”

“这又回到一个最初的问题上来了。人为什么需要音乐。因为想要安慰,想要一个方向,需要一种信仰。有的人在摇滚里寻找这个东西,有的人在他,在他们,在‘汤贞们’身上寻找这个东西。而汤贞在他的那条道路上做到了一个极致……”

郭小莉打完了点滴,就想要出院了。医生给她很多嘱托,她披头散发坐在床上,神情萎靡,也不知听没听进去,是温心在旁边扶着她听着。秘书给郭小莉倒来了温水,叫她怎么也喝上一口,郭小莉嘴唇裂成一道道的。“外面下雨了?”郭小莉问。温心看向窗子,瞧见那一道道水痕击落在玻璃上,把外面世界晕染得模糊不清。

秘书告诉郭小莉,公司两个同事开车过来了,来看你,接你出院:“大家今天上班路上都被媒体记者堵得厉害,现在还有没到公司的,打电话给我,说找你请假。”

郭小莉坐在床上愣了会儿。“还请什么假。”她把手伸进外套里,脚滑下床,套进高跟鞋,踩着就要走。温心劝她换医院的拖鞋。郭小莉不肯。

走过隔壁病房门前的时候,温心听见那音乐频道广播还开着,病房里人们小声议论,说刚刚这个乐队提起的汤贞,就是被他的经纪公司逼成现在这样的,才进了精神病院。

她们一行三人下到医院停车场,从电梯一出来,整个世界都啪啪啪在电梯门外面对着她们闪烁。记者问,郭小莉女士,你作为汤贞出道以来近十年的经纪人,对现在社会上对于你的这么多指控就没什么想说的吗,你后悔过吗,也忏悔过吗。狗仔在骂,骂郭小莉个离婚女人,心理变态,吃人肉,扒人皮:“汤贞变成精神病,你也不怕全家下地狱!”他骂着,郭小莉看见了他的镜头,他便成功抓拍到了她。温心在枪林弹雨中听见公司两个同事在不远处叫道:“温心!这边!”

郭小莉坐进后车座位里,门关上,只剩了四面砰砰枪炮般的撞门声。车开出停车场,前面同事叹息道:“郭姐,你这是积劳成疾啊,趁这机会赶紧回家歇歇吧,你看现在外边乱的……”

雨刮器在车前翻来覆去,抹掉窗上的雨雾,维持短暂的清明。

温心坐在郭小莉身边,她把郭小莉刚打完点滴的手握住暖着,两个同事在前头你一句我一句地闲聊天。

“……梁丘云不是这么说的。他是说,他跟汤贞感情好是好,但仅止于兄弟情,知道吧,兄弟情。以前好到断背那都是让咱们公司逼着演的。”

“嗨哟,可别逗我笑了。他要有那么好的演技至于五六年红不起来嘛。汤贞当年给他介绍多少资源,演一部砸一部,当人都不记得了。”

“他这人也奇怪,他确实不喜欢别人说他同性恋。”

“他喜欢犯贱。”

郭小莉问,你们把车开到哪儿去。同事回头说,都下午四点了郭姐:“囡囡今天叫学校安排人给送回家了,你回家看看去吧,别回公司了。”

“囡囡怎么了。”郭小莉问。

旁边秘书小姐咬着嘴唇,说,郭姐,在医院我没敢告诉你。

“郭姐,你前夫,带着一群记者,跑去学校接囡囡去了!!”同事在前头说。

“不过学校那边连囡囡的面都没让露,真是好学校哎,找了保安让你家小保姆带囡囡先回家了,”同事说到这,又摇头,“不过估计你家楼下现在也不太平。要不郭姐你今天带囡囡换个地方住?”

郭小莉后背落在皮制的椅背上,没有力气一样。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