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248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周子轲在那些照片里瞧见了好几张傻傻正笑的脸。

是汤贞。很多很多的汤贞。

周子轲回过头,眼前这样一个郭小莉,这样一个单身母亲带着年幼的孩子和保姆,三个女性组成的家庭,叫周子轲觉得非常不适,从头到脚都不舒服。

“曹老头儿让我来看看你。”他声音里都带出敌意来了。

“曹医生?”郭小莉一愣。

温心听见声音,也从客厅出来。

温心在后面跟郭小莉说起曹医生今早也去找她,让她来看郭小莉的事。周子轲自顾自,低了头继续观察郭小莉墙上的那些照片。

连家庭合影里都没有“父亲”的身影存在,但几乎每张合影里都有汤贞。

也都有梁丘云。

距离周子轲最近的第一张,郭小莉看上去只有二十几岁,她的脸还没有凹陷下去,皱纹也不见几条。她把梁丘云和汤贞搂着,汤贞手足无措,手捧着一个婴儿,看神情是怕摔了,梁丘云从一旁也很紧张,伸手给他在下面接着。

第二张,第三张……郭小莉慢慢老了,她头发不再披在肩上,而是挽到高处。连她身边两个年轻人也长大了,逐渐变得成熟。周子轲手指按在相框上,拿下来其中一张照片,这张照片里,汤贞的头发变长了,但还没有长及肩膀。汤贞在照片里被梁丘云和郭小莉一左一右地揽着,汤贞手里则抱着一个小女孩,就是囡囡。囡囡搂着汤贞的脖子在张嘴拼命大哭,惹得周围的梁丘云、郭小莉都笑。汤贞在照片里非常瘦,手腕细得都有些瘦骨嶙峋的意思了。他在照片里低头望着囡囡,眉头微簇,眼神仿佛很是抱歉。

郭小莉不需要“丈夫”。生活照里,郭小莉家的新沙发是梁丘云和汤贞一块来搬的。她家的灯泡坏了,是汤贞坐在梁丘云脖子上,表演杂技似的给她换的。囡囡的生日派对,握着她的手一起切下蛋糕的也不是她的爸爸妈妈,是郭小莉和长发披肩的汤贞,还有西装革履的梁丘云,蛋糕上写着,郭蕴婷五岁了,Mattias七岁,生日快乐。

亚星娱乐两个同事先行回去了,各自回家吃晚饭。郭小莉给她女儿穿了鹅黄色的雨衣,她问温心会不会开车。温心一愣,才想起郭小莉刚昏迷从医院出来,是不适宜开车。

“我……”温心恨自己关键时刻派不上用场。

周子轲在玄关穿鞋,保姆菲菲把雨伞给他,他推开门,要走。郭小莉走廊墙上少了一张照片,弄得好端端的一排,缺出一块显眼的白。郭小莉问他:“子轲,你去哪儿?”

周子轲坐进郭小莉的车,这驾驶座位挤,他腿伸不开。向后调座椅的时候,囡囡坐在后面儿童椅里,又眨巴两只眼睛看他。周子轲关上车门,发动车子,开到楼前,郭小莉上了副驾驶,对后面的囡囡解释道:“你温心姐姐不会开小汽车,子轲哥哥会,他正好带我们去看阿贞。”

囡囡说:“阿贞也不会开小汽车!阿云会开。”

温心坐在囡囡身边。她一双眼睛朝前看,难免又忍不住歪了歪,瞧驾驶座上衣领皱巴巴的周子轲。

她早听说过,八卦杂志也写过,周子轲学生时代的几位前女友也接受过很多类似的采访,向读者爆料各种关于周子轲这个知名富家公子哥的秘闻趣事,她们说周子轲从小就怪癖多多,其中一条,他把他的车子当作私人空间,谁都不许进,而且他只要开车,甭管开的是谁的车,车上其他人都要下去,他不带人,特别怪。前女友们说:“可能因为他开车特别疯吧,可能就不会好好开车,为了其他人的安全?”

这会儿温心瞧着雨刮器在前头划过来,划过去,她看着子轲在雨天拥堵的街道里,随着车流,耐着性子,带着她们一点点往前进。

窗外细雨淋漓,郭小莉余光瞥身边的周子轲。她忽然想起不久之前,一个夜晚,她从汤贞家里出来,也是和周子轲同坐在一辆车里的。

那个时候的郭小莉心事重重,她遍观四周,就没有什么人是可以完全信任的,没有什么人是让她能够依靠的,汤贞自杀了,惹得所有人都焦虑,都有压力,郭小莉是她们的支柱,更不能朝她们发泄什么。最后居然是周子轲,这个叫人想都想不到的年轻人坐在她的车里,抽着烟,一声不吭把她一番情绪一顿倾吐听完了。

那天的周子轲好像也像现在这样,衣领皱皱巴巴的就跑出来了,不顾及一点形象。郭小莉那个时候也没深想,阿贞自杀,周子轲这小子为什么会表现得如此反常。

囡囡在后面喊:“妈妈,外面是我的学校!”

窗外不断敲下密匝匝的雨声。

汤贞病房的夜班护士在护士站里忙着交接。郭小莉牵着囡囡,带温心过去,护士看见她一脸焦急地来了,小声说:“放心,他还什么都不知道。”

郭小莉急忙点头。

“但下次千万不要再出现这种情况了,郭女士,我们明白你的难处,也是第一时间记挂着病人情况才过来的。但病人本身十分敏感,你昨天上来时自己状况那么不好,你的出现对他来说就是一种刺激了。从你走了以后,昨晚睡前,到今天白天,他一直跟我们的大夫护士们打听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郭小莉愣了愣:“那阿贞现在——”

“他现在不问了,我们都对他保密了,”护士说着,低头翻手边一本登记册,说,“一位乔先生正在探望他,你们可以去看看。”

特护病房靠近走廊有面很大的墙,墙上嵌了一面很大的窗。因为疗养院的护理需要,这是一面单向透视窗。大夫和值班护士从外面走廊可以看到里面,病人从里面看,却只能看到一成不变的“天空”。

汤贞穿着他的病服,干干净净,十分整洁地在病床边坐着。

地板上干燥,只有乔贺的鞋底带进去一些雨水气。乔贺的发尾也是湿的。汤贞看了他,又看向窗子。

黄昏时分,“天空”万里无云。

郭小莉从楼梯口跟随夜班护士上来,正好看见周子轲的身影。刚才从停车场分开,周子轲自己上楼,没同郭小莉一路,这会儿他就站在汤贞窗外。

“……副导演,老高,还记得他吗。”

“记得,副导演,胖胖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