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250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听话,来,叫什么名字?”

乔贺看见护士手里拿的那些标着不同字样的药丸,看见汤贞袖子里藏的疗养院统一编码的腕带。他手扶着汤贞,感觉着汤贞全身都在发抖。

当年那惊鸿,那条小小的游龙,已经被扯断了翅膀,连筋都被抽去了。

除了心里的痛惜,乔贺一时竟想不出自己还能为他做些别的什么。

“我……”汤贞嘴唇嗫嚅,看着护士。

护士说:“不是一直都很听话吗,今天怎么突然不想吃药了?乖,我看你把药吃了,我就走,你继续和你的客人说话,好不好?”

乔贺余光瞥到门外有人对他招手。眼前的值班护士也拿眼睛频频暗示他。

乔贺借口去楼下餐厅吃晚餐,他告诉汤贞,他吃完就回来。郭小莉站在门外走廊上,手里紧紧牵着囡囡,刚才就是她示意乔贺出去的。乔贺和她握手,对于郭小莉,乔贺如今是有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歉意的。郭小莉神情复杂,抬头看他。

“谢谢乔贺老师百忙之中还过来看我们阿贞。”

乔贺听出郭小莉话里的不忿,他想了想,没有作更多解释。

温心在郭小莉身后,她偷偷看着乔贺,乔贺也看见她。

温心身后站着的是周子轲。他仿佛根本没看到乔贺,也从头至尾没注意过乔贺在这儿似的。他始终望着窗子里面,汤贞正手握着水杯,在护士的监视下把药一颗颗吃掉,一颗颗咽下去。

乔贺迟疑地望了周子轲的后背。

他下楼了。

郭小莉一直等值班护士出来,才扶着囡囡进去。囡囡一进门,便飞跑着扑到汤贞腿边:“阿贞!!”

郭小莉在病房里喊:“温心,进来!”

温心犹犹豫豫,站在门边还畏畏缩缩,不敢迈步。郭小莉又喊:“温心!”

温心问:“子轲,你不进去看看汤贞老师吗?”

周子轲转头看了她一眼。

囡囡本来就眼眶泛泪了,她扑到汤贞怀里,坐到汤贞膝盖上,紧紧抱住汤贞的脖子。她说阿贞好久都不来看她,她好想好想阿贞,但是妈妈都不带她来看阿贞。温心进去的时候,正好听见郭小莉轻声呵斥:“囡囡,别这么哭了!”

温心忍不住一吸鼻子,也跟着哭出来了。

囡囡被郭小莉抱过去,温心坐到了汤贞身边,她低着头。郭小莉说,温心从岛上回来,就在疗养院餐厅里坐着,也不回家,也不敢上来看你:“在餐厅做了水果盒子,还让人家护士来送。”

周子轲站在走廊外头,听见温心哭泣的声音。温心说,汤贞老师,我好害怕,怕你不要我了,怕你离开我,汤贞老师,都是我的错,你别不要我。汤贞对她说,他戴着她送的幸运石,不会出什么事:“我把你吓着了,温心。”

曹医生在自己诊所接到电话,康复中心的护士称,周子轲把汤贞的监护人一家都送过去了:“他现在就在病房楼,他要见你。”

第78章泡沫20

短短两天,这已经是曹医生与周子轲的第五次“见面”了。关系进展得比过去七年所有的接触加起来还要密切。曹医生心里有数,周子轲是很不喜欢他的,对他这个人,包括他的职业都充满了敌意。在那座老宅里,周子轲见到曹医生,向来也是扭头便走,视他如瘟疫。

起初曹医生以为,自己作为他父亲的朋友、心理顾问、私人医生,是被这个男孩划分到“父亲”这个敌对阵营中去了。可随着对这个家庭逐渐的深入了解,曹医生发现问题远比父子之间的嫌隙来得更加麻烦。上至周子轲的父亲、姐姐、远的近的长辈亲人,下至陪伴周子轲长大的保父保姆、家庭教师、马场的帮佣……每个人在对曹医生倾吐属于他们自己的压力和烦恼时,都免不了要提到这个名字,“子轲”——所有人的烦恼里都有他的一份。

“别看我跟世友一块长大的,我也不大明白他的心思,”周子轲的亲生姑母,一位成功的女企业家,在一次家宴结束后不无惆怅地对曹医生讲,“弟媳当年生子轲的时候难产,我和我爱人飞过来陪夜,我们家里,姐妹弟兄,都来了,还有老人。我爸,他什么迷信都不相信,当时家里人已经慌了,请那个大师上山来,意思是求神仙别把这个孩子带走。我爸不相信这个,他自己拄着拐杖,穿着他那身行头,到世友这里来,他要自己来镇这个场面,不信凭他老祖宗的颜面留不下这么一个子孙。那时候世友都五十岁的人了,就子苑一个闺女,当着全家上下老小的面,他非说不要了,不要儿子了,大家伙可都是为着他家的香火来的,他愣是说把家传给子苑也很好。爸气得!上去就揍他,拿那个拐棍。世友从小叫我爸打到大,回回往死里打。当家那么多年,爸还是那么揍他。最后幸亏是,也不知道是弟媳舍不得世友再挨打了啊,还是天上的神佛老祖宗们都看不下去了,终于是让子轲平平安安降生了,哇得哭了一嗓子,爸那才终于停手。”

“世友其实有点怕子轲的。你别瞧他成天凶神恶煞,管那么大那么多的企业,成天外面人家里人提起他都怵他。他根本管不了子轲。也就跟我们横,他拿老婆,拿子轲这个儿子,一点办法没有。弟媳当时得病,想提前走,世友闹了一阵子脾气,最后不还是答应了。都以为他和没事似的,弟媳走了大半年,才发现他不大对劲,这不才把您请来了。”

周子轲的一位远房堂兄在兰庄一家度假村酒店担任客户服务部经理,周世友的一次寿宴上,他告诉曹医生,家里孙子辈的这么多,大爷爷生前最喜欢的就是子轲:“小时候我们去大爷爷家过暑假,几十个孩子站在书房里,大爷爷把军功章拿出来,当着我们所有孩子的面,就叫子轲拿着了。后来听说子轲回了家,把军功章转手送给他家一个养马的,气得我大伯狠揍他一顿,回头大爷爷又把我大伯揍了一顿。”

上一辈人把这个孩子的降生视作列祖列宗的庇佑,是神佛对自己一生功绩的认可。下一辈人与这个孩子之间自然有无穷的距离。

用老管家吉叔的话来说——当年正是他找到曹医生,领着曹医生进了周家大宅的院门。“子轲从小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很难说是他自己天生性格孤僻,还是家里从上到下无形之中制造出这样的环境,让他与别的孩子没有多少交集。”

吉叔和曹医生见面的次数很频繁,多半是为了周世友,只有很少几次,吉叔对曹医生说起他自己的生活。他也有他的家庭,他自己的亲孙子正在青春期,很顽皮,然后他说起周子轲。

曹医生总结过,这个家族现如今大部分人在意着周子轲,是因为周子轲祖上钦定且独一无二的继承者身份,少部分人放不下周子轲,是因为周子轲有个把小儿子的平安和健康当作遗愿的母亲。而吉叔在这两个原因之外,还有他的第三个。吉叔称,子轲小的时候,跟他很亲近的,虽没有血缘关系,但吉叔带着子轲从小长大,比对自己的亲孙子还亲。这第三个原因正是“亲情”。

周子轲的姐姐周子苑向曹医生证实了这一点,周子苑称,吉叔是家里唯一一个可以把子轲叫回家吃年夜饭的人。“所以我觉得,子轲其实不是那么冷冰冰的人,他心里明白谁对他好,谁一直对他好。”

吉叔反复对曹医生讲,当年蕙兰走的时候:“我们再多想想就好了……那个时候家里没人想到子轲会一走了之。他那时候还是个孩子。”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