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261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梁丘云,你已经什么都有了,”郭小莉声音颤抖,“你还想要什么?”

梁丘云居高临下,近近瞧郭小莉的脸,他突然笑了。

“我告诉你,郭小莉,”他小声说,好像透露给郭小莉一个秘密,“就算汤贞解约了,就算你把他带到天涯海角……”

郭小莉懵了一样听着。

“有Mattias过去的十年,汤贞这辈子都会和我绑在一起。”

“而这一切,都是郭姐你含辛茹苦,十年的努力造成的。”梁丘云对郭小莉一字一句道。

“梁丘云,阿贞从来没有害过你。”郭小莉突然对他说。

梁丘云仿佛受了什么错误的指控:“他没有害过我。”

“那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他?”郭小莉歇斯底里问。

“当然是因为你。”梁丘云说。

郭小莉脸是僵硬的。

“这么多年,为了让你的宝贝阿贞离我远远的,”梁丘云说着,笑了一声,他弯下腰,朝郭小莉伸出手,捏着她的下巴抬起来,郭小莉猛地扭开头,避恶鬼一样地避他,梁丘云道,“……可惜来来回回还是只会使这一种手段。”

“你这次又想利用汤贞去求谁替你解围,”梁丘云凑近了问她,“方曦和?”

郭小莉在梁丘云的阴影里,她胸膛因为激动而上下起伏。

“周子轲?”梁丘云突然说,仿佛心血来潮。

这实在是个谁也想不到的姓名。郭小莉始料未及,被他问得愣了。

梁丘云从郭小莉办公室出来。小孟等在门外,告诉梁丘云,吕老师已经带柯薇几个人到楼下参观了。

“天天去哪了。”梁丘云说。

小孟解释道,天天哥说他早过来等我们,我刚才上下楼找了一圈,也没看见他。

梁丘云走下亚星娱乐大楼的楼梯。他脚步停在台阶上。背后,一整面密密麻麻的亚星历史照片墙上,当中一幅,正是汤贞六年前在欧洲影展获得最佳男演员大奖时的巨幅画像。

下面还有一张金质奖杯的特写照片。

梁丘云背过身,抬起眼,瞧见那张昔日的面孔。摸了摸袖口上的扣子,梁丘云转身下楼。

骆天天身处狭窄的黑暗之中。并不全是黑暗,因为他眼前始终有一条缝隙。缝隙外的光投进来,落在他的瞳仁里。骆天天透过那条缝,窥视外面老旧的沙发,铺着发黄旧报纸的茶几,茶几下面伫立不动的几支啤酒瓶……沙发边有一条走廊,沿着走廊向更深处前进,是另一个开着门的房间,有张大床在里面。

从骆天天坐的角度,刚刚好能看到那张床,看到床板上卷起来的被褥,被褥被生锈了的铁链捆扎着。

客厅墙上挂着一本旧挂历,纸面上的时间还停留在四年前。电视机背后张贴的那些老香港武侠电影海报如今也一张张鼓胀、变脆,有的脱落了,露出后面斑驳的墙皮。

空气里有股呛人的霉味,坐得久了,骆天天渐渐闻不到了。

“天天?”

远处传来男人的声音,还有敲门声。

骆天天听见了,他眼珠转过去,坐在黑暗里不动弹。

很快,金属稀里哗啦地碰撞,有什么被卸下来,丢在地上,是门锁打开了。然后是皮鞋踩在废旧地板革上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嘎吱一声,骆天天看着眼前的缝隙被拉开。世界由细窄的条形变为了齐整的方形,骆天天周身的黑暗被吓得躲进了他背后,不敢再冒头。骆天天抬起脸来,他坐在这大敞的衣柜里,仰望衣柜外站着的那个男人。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骆天天问。

梁丘云从衣柜外面瞧了他一眼,没说话。

这里已经四年没人来住过了。还是往日里,旧回忆中的那些陈设。电视机上落满灰尘,空调柜子的壳也翘开了。阳台的窗户被用报纸糊得严严实实,甚至每条缝都贴死了,密不透风。阳台上还丢着几双塑料拖鞋,衣架上夹着双发黄了的白袜子。

梁丘云不喜欢这个地方。骆天天知道。

但他喜欢。

他还能回想起小的时候,他很小,从家里跑出来,到梁丘云这间宿舍里撒欢。他和梁丘云斗嘴,每次都是他赢。小小的单人沙发,很窄,他靠在他宽广的后背上看电视,要么就是坐在梁丘云的衣柜里玩。

“你真要把这个楼拆掉?”骆天天抬起头,问。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