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270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闫小光一张张瞧那些照片:“我以前就听说你买Mattias的照片会把梁丘云剪掉。别人骂你你也不听。”

从阁楼下面传来一阵喊声:“圆圆!怎么又上去翻你那些小纸片去了?不许再哭了啊!”

“妈!我朋友在这里!”钟圆圆无奈了,抬高声音道。

“问你朋友喝不喝茶!”妈妈嚷道,“都上大学了,还成天追星追星追星!”

“你来找我干什么?”钟圆圆问她。

闫小光把手里的照片放下,她有点尴尬:“我……”

“就从亚星出事以来,好多论坛都关闭了,”闫小光对钟圆圆讲,“微博上到处都是吵架,KAIser的后援会也把我踢掉了,开区和马区也把我的账号屏蔽了,我哪儿都去不了,也不知道能找谁说话。”

钟圆圆瞧着电脑屏幕:“你不是想看周子轲和汤贞的新闻吗,现在网上不是有很多吗。”

闫小光看她:“圆圆姐,你还好吗?”

“不好。”钟圆圆说。

闫小光自己住了嘴。

阁楼的窗户封得紧,阳光对纸制品是有伤害的。钟圆圆坐在角落的小沙发里,给闫小光看她的手机。

六月的某个凌晨,钟圆圆曾发过一条微博:汤贞走了,自杀,26岁…R.I.P

“你当时在哪里?”闫小光问。

“在机场,”钟圆圆想了想,“你们会长那天找我拍周子轲的机场照。”

闫小光有些意外。

钟圆圆握着手里的杯子,回忆道:“当时挺奇怪的,我在机场打开微博,最顶上一条就是凌晨突发新闻,说汤贞死了,自杀,急救车正停在家门口,”钟圆圆深吸一口气,“然后下一条是……奇奇在转发KAIser的行程,KAIser要去新加坡,参加亚洲音乐颁奖礼,要去拿大奖。”

无端端的,闫小光感觉钟圆圆就和要哭了一样。

她实在不知道该接什么话,问了一句:“那,你拍到子轲了吗?”

“没有,”钟圆圆冷静道,“他成天迟到,行程根本追不到。”

“幸好汤贞老师没有死,”闫小光说,“虽然Mattias没有了,但汤贞老师还活着!”

钟圆圆愣了会儿。

“可是以后也没有亚星了,”钟圆圆目光在眼前这阁楼里转,喃喃自语,“怎么办啊……”

闫小光打开书包,把她的笔记本电脑拿出来。

她打开一个叫做“雅兴共寻方外乐”的论坛给闫小光看。点开Mattias专区,进不去。点开KAIser专区,也进不去。

“还真不让你进啊?”钟圆圆歪头过去看,肩头和闫小光靠在了一块。

闫小光感觉自己和钟圆圆成为了朋友。她说:“我写子贞的小说,把云贞和子扬都给拆掉了,两边的粉丝全骂我,奇奇那样的唯粉也骂我,连版主都是云贞的老粉,快嫌弃死我了。我看我是彻彻底底犯了众怒了。”

钟圆圆看她:“犯了众怒?”

闫小光嘟囔:“前两天她们又把我拖出来骂,就因为那个‘两天两夜三进三出’。奇奇她们快气死了,在微博上骂街,骂媒体,骂狗仔,骂亚星娱乐,但是不敢骂汤贞老师——现在人人都同情汤贞老师的遭遇,没法骂。所以她们只好又骂我了。”

“可是周子轲接着就去香港泡妞了啊。”钟圆圆说。

闫小光说:“对啊!我就萌个拉郎配,我都不当真!我是写过汤贞老师生病了子轲去看他。可这是多老套的情节。子轲又不是因为我写了他才去看汤贞老师的。这都怨我,我写什么什么就是真的?那我还写过梁丘云突然去世,子轲陪汤贞老师临时组成Mattias上台演出呢——”

钟圆圆刚刚心情还低落,这会儿她一愣:“突然去世?”

你被骂这不是活该吗。钟圆圆脸上写了这么行字。

“我不会写小说啊……”闫小光懊恼道,“除了让梁丘云去世,实在想不出什么办法能让Mattias解散了。谁让云贞的感情这么好!”

闫小光的电脑右下角突然弹出一条广告。

那个颜色钟圆圆十分熟悉,她余光扫了一眼,愣了,伸手去拿闫小光的鼠标。

闫小光还自顾自唏嘘慨叹:“那时候谁能想到,Mattias有一天居然真就解散了。居然还是这么解散的!还是现实最厉害……前一阵大街上铺了那么多Mattias十周年的活动海报,那广告拍得,感觉梁丘云和汤汤要结婚了似的!今天我去上辅导班再一看,路面广告全都撤了,电视广告也没有了,网站广告也……”

“还没撤呢,”钟圆圆盯着电脑屏幕,“不对,难道又重新上线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