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278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要到电视上开新闻发布会。”

“哟。”

“所以啊,这不是,来托你叶师傅帮这个忙。”

“小祖宗长大了啊,都开新闻发布会了,”老裁缝说,又扶了眼镜,检查吉叔纸上的数据,“这个人……这个身高、裤长……这袖长……”

吉叔说:“哦,这是子轲的——”

“是汤贞吧!”老裁缝抬起头来,问吉叔。

吉叔一愣:“哎呀。”

老裁缝眼睛穿过镜片,说:“他可好些年没来找我做过衣裳了。是不是他?”

这家裁缝店在街上铺面不大,但只要走进来就会发现,里面是一间套着一间,楼上楼下连带着后院,别有洞天。在这个地面有这么大一间铺子,可想而知这老裁缝的手艺有多么稀罕了。

“我得领着所有孩子一块赶工,才能给你做出来,”老裁缝一边在日历上画日子,一边对吉叔讲,“但你还是要把他本人请来试穿,你家那小祖宗也是,俩人一块来。穿上身之后好改一改。”

吉叔说:“还不一定汤贞什么时候能过来。”

老裁缝说:“那我也不给你卡着日子了,什么时候能来你叫他来。”又说,“他跟我这儿熟,原先见天儿过来,我给他做过多少戏服啊。你给我那纸,我看一眼就觉得熟。”

又喃喃道,比以前瘦了吧,多长时间没来过了?

老裁缝的徒弟来了,拿着一本表格。老裁缝边说,徒弟边做标记。西装上衣、裤子、领带、马甲、衬衫四件……“长大衣和防雨外套也做吗?”他问吉叔。

吉叔正低头瞅老裁缝桌头上一个八音盒。八音盒一开,伴随着音乐,一列木质小火车从山洞里摇头晃脑闯了出来。

听到老裁缝这话,吉叔抬头道:“做。”

“面料纹路颜色图案钮扣这一些……都要和子轲一样的?”

“好。”吉叔用手一戳火车头。

老裁缝嘱咐徒弟,再加上手套一副,手帕三条。“你不要动!这个火车头它容易掉,掉了好几回了!”老裁缝赶紧上前制止吉叔。

吉叔走之前说,叶师傅,童心未泯,一把年纪还是这么爱买小玩具。

老裁缝有点害臊了,说这是他小孙子,在商店橱窗里看见了,非要买:“孩子把自己零钱罐都砸了,我还能拦着不让他买?买了放我这,还得我给他保管着。”

吉叔听了,深以为然。

“孩子非得要,你说怎么办?”老裁缝把吉叔送到店门口,把两只老手一摊。

外面司机把车开到跟前来。吉叔戴上帽子:“零钱罐都砸了,做家长的没法儿办。买。”

第84章泡沫26

法务部把周子轲的合同送来了,郭小莉在电话里对温心讲:“不用担心阿贞的妈妈,她颇要面子,只有记者被她哄出门外的份儿,她不可能主动找上记者的。”

温心急道:“那现在怎么办,她一出火车站就打电话要见汤贞老师,说如果见不到,见梁丘云也行!”

“没有梁丘云了,”郭小莉把手边刚送来的合同翻开,“你告诉她,阿贞的人生里已经没有梁丘云这么个人了。”

康复中心给汤贞做了一次中期检查。金护士长给周子轲看体检报告,告诉他,汤贞需要继续输液。“主要是补充营养,”她讲,“体质这么差,又不怎么吃饭,营养不足,以后问题比较大。”

周子轲到曹医生办公室喝个咖啡都差点睡着。他问:“他的手还能扎针?”

前几天周子轲就发现了,汤贞两只手背发青,全是针眼。

金护士长为难道:“他太排斥留置针。我们说服不了他。又不能因为这个就把他绑在床上,你们同意吗?”

“汤贞性格比较固执。”周子轲对金护士长道。

他好像在劝她,多一点耐心。

金护士长说:“我们一直按你的要求尽量不去勉强和为难病人。但是……我希望你明白,他毕竟是个病人。”

周子轲看她。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