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279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适当的勉强和为难,是为了让他更快好起来,”金护士长说,“病人不清醒的时候,你们要清醒。”

朱塞和吉叔轮番电话找周子轲。朱塞问他,Mattias重组的事情和汤贞说过了没有。

周子轲开着车,车内导航指向城里一条老胡同。他闷声道,还没有。

“子轲啊,”朱塞无可奈何道,“你告诉他吧,你在犹豫什么呢?”

周子轲不说话。

“新闻发布会总要开的,他出了院也会知道,你迟早要面对,”朱塞说,“如果你还有什么顾忌和疑虑,我请郭女士去和汤贞谈?”

吉叔找周子轲,说的是蕙兰当年留下的惯例,每年都请叶师傅给子轲做身衣裳,今年子轲生日也快到了,吉叔就请叶师傅给汤贞也做了套一样的:“我想着,你们正好也要到电视上开发布会?”

老胡同连入口都藏得深,教人辨认不出。周子轲边开车边朝窗外望。他问:“什么一样的?”

吉叔呵呵直笑,说他在电视上看亚星娱乐的年轻人出来表演,都要穿一样的衣服的:“你和汤贞也需要一套吧!”他又说他没有打扰病人,是在康复中心问汤贞的助理小姑娘要的制衣尺码。

周子轲说:“还没定,早着呢,吉叔!”

吉叔毫不介意,仿佛听到子轲这样认真与他讲话,他就很高兴了,多一个字是多一分的高兴:“我知道,我知道,先等汤贞出院嘛。小朱和我们讲了,发布会总要开的,提前准备一下!”

他又问周子轲还在康复中心吗,吃饭了吗。周子轲说,他去见汤贞的妈妈。

吉叔沉默了好一会儿,不知道联想到哪里去了:“见妈妈?”

汤贞的妈妈姓文,五十的年纪,不知是天生丽质,还是保养得特别好,外表看顶天三十来岁。盘着一丝不乱的头发,大夏天,穿长袖长裙,也不出汗。来了北京,不住酒店,偏要住到当地老同学家里。用郭小莉的话说,阿贞妈妈在阿贞走红这些年没少受各种狗仔记者的骚扰:“她是个体面人,高贵的人,是个知识分子。在香城那个小地方,像阿贞妈妈这样的名校毕业女大学生是很少见的。她憎恨那些俗人。”

周子轲把车停在胡同口,亲自登门。来开门的是一个小女孩。她咬着手里的馒头,看见周子轲的脸,两只眼睛一下子圆睁了,馒头含在嘴里,几乎是僵立当场。

屋里头有人在聊天。

“以前觉得小汤贞做个明星挺好的,现在才知道里面的苦……当年要不是你们家小汤贞面子大,还肯开口帮忙,文文,我家买不着这么一座屋。”

“妈,大舅哥不让咱们去看,这梁丘云也不来,咱们一家就这么晾在这儿?那个温助理没说别的?”

“文文,这样,你们一家要是不急,我这两天先带你们逛逛。什么景点,想买点什么东西,都行。小汤玥也没来,我上班地方离嘉兰天地很近,里面什么国外的高档奢侈品都有,小汤贞每年给你寄那么多钱,你也得找地方花,我下午带你们——”

周子轲跟在小女孩后头,走进屋里。

小女孩惊吓得够呛,顶着红扑扑的脸。她手里馒头不知道怎么滚在地上,脏了,沾着灰。

饭桌边四个大人,一个小孩,全抬头看他们。

小女孩搬过板凳来,到周子轲面前,着急道:“你坐,你坐!”

周子轲一眼认出哪个是汤贞的妈妈。他母子两个眉眼之间实在很多相似之处。

周子轲也听人说起过,汤贞出生的那个小城,叫香城的,多出美人。

三个大人全站起来了,只有汤贞的妈妈坐在原地。其中一位妇人明显是认出周子轲来了,但又不知道周子轲为什么突然登她家的门。

唯一的一位男士,估计就是汤贞的妹夫了,对另一位妇人窃窃私语,说看着周子轲面熟。

小女孩的妈妈提醒她们:“周世友的儿子!”

周世友是谁。妇人问。

妹夫一下想起来:“去年咱们镇政府批那个高尔夫球场的地……”

周子轲说明来意,他要见汤贞的母亲。

汤贞的妈妈站起来,施施然道:“你是哪一位?”

周子轲想了想说,他是Mattias的队长。

一家人饭也不吃了,把饭桌收拾了,几个大人小孩强烈要求周子轲坐在客厅说话,端茶倒水的有,拿点心洗水果的有。汤贞的妈妈不同意。她说她要洗碗,她叫周子轲一个人跟她进厨房去说话。

厨房不大,门一关,周子轲站在门后头,和汤贞的妈妈两人之间距离不到两米远。

汤贞的妈妈拧开水龙头,拿了抹布,慢慢做一个擦洗盘子的姿态。

“我来看我的儿子,看不见,”她背对周子轲,说,“当年在家下跪磕头求我,才从家里跑出来,现在我来看他,是不是也要下跪磕头求他,才能见上一面?”

周子轲看那女人的背影。“汤贞生病了,在住院。”他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