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284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天天好像自己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天天说:“你知道吗,除了我,没有人喜欢他。”

“他还爱吃醋。”

庄喆不说话。

“送我这个戒指的那天,他一直问我,是不是去给我以前的爱人上坟去了。”

庄喆问:“以前的……爱人?”

“死了,我的爱人是个死人,”天天道,“只留下一个小小的长满杂草的坟头。”

庄喆不由得伸出手,他不明白哪来的一股勇气,让他把天天搂住。

天天说:“我的爱人很爱我,比任何人都要爱我。”

又说:“其实我不喜欢那个穷鬼。我只是离不开他。他也不喜欢我,但他也离不开我。”

庄喆说:“你愿意和我试试吗,天天。”

骆天天眼睛瞟了庄喆。

庄喆道:“天天,从我大二那年在舞台上看见你一眼,我就发誓一定要给你拍一部影片。什么片子都好,只拍你,你看好不好?”

骆天天听了直笑,嗤笑他的天真。庄喆认真严肃道:“真的,你看,我今天从编辑部借了DV来!”

骆天天看着庄喆的眼睛,那一头刺挠的头发,这实在是个还生活在象牙塔里的小男孩。骆天天说:“你哪有钱给我拍片。”

庄喆小声嘟囔,说他会想办法,实在不行,他就给天天拍一部纪录片。

“纪录片?”骆天天看他,也不知是怜悯他,还是被他迫得没办法,骆天天笑了,“行吧。”他又说,“哪天拍完了,你就来找我吧。”

庄喆脸又通红了,他说,他绝对不是为了想和天天做那事才说这些。

骆天天的手往下一摸。

庄喆听到天天问他:“庄喆,你喜欢我。那你喜欢汤贞吗?”

庄喆拿过手绢擦天天的手,连忙摇头。

“以前学校给我们放过太多遍他的《丰年》和《漫长的等待》了。我总觉得,他像是什么时候就要离开人世一样,有一种演员就是这样的,”庄喆说,“他后来果然就自杀了。”

庄喆把天天的手擦干净,鼓起勇气,把天天小小一块手掌握在了自己手里:“虽然现在他又救回来了,但我觉得,他迟早还要死的。我不太喜欢他,他不像是个真实的人——”

“汤贞死不了的。”骆天天道。

庄喆一愣。

“汤贞这个人,”骆天天低下头,红色的头发半遮住他的眼睛,“水淹不没,火烧不侵,刀枪不入,阴魂不散的,怎么会死。”

“就算有一天我死了,”骆天天抬头看向庄喆,神秘兮兮地笑道,“汤贞也不会死。”

庄喆道,天天你说什么,你怎么会死啊。

骆天天抽回了自己的手,趴在桌边拿了筷子开始吃菜。

庄喆恍然大悟,突然想起来,天天也曾经历过命悬一线的时刻:“哦对,我在你的采访里读到过,云老板救过你一命!”

骆天天接过庄喆给他倒的一杯酒。是啊,他说。云哥救过我一命。

下午两点多钟,助理贝贝开车来,把微醺的骆天天接走了。庄喆肩上挎着他的DV,站在街边傻傻地目送骆天天离开。

手机突然响了,庄喆伸手从牛仔裤兜里掏出来。

来电显示:未知号码。

庄喆接起电话来,他回头往停车场赶,找自己的二手帕萨特。他对手机里连声应着:“方……杜哥!”

甘霖推开宿舍门,往里面问了一声:“杜师傅?”

没人应。

马场都是单人宿舍,一进门便是集厨房、餐厅、会客功能于一身的狭小客厅。甘霖关上门,也没换鞋就进去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