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286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甘霖手还揣在裤兜里。“以前的事都是我的错,珍姐,”甘霖低着头,“林哥还愿意认我这个弟弟,你还愿意叫我一声‘小甘’,我已经很知足了。过去的事就过去吧。”

“嗳,嗳,好。”邓黎珍连连点头。

“唯一的遗憾是你们结婚的时候,我没能回国看看,”甘霖凝视她的脸,想了想,“看到你嫁给林哥,这么幸福,我……很高兴!”

邓黎珍听了,又是一阵点头。

甘霖说,珍姐今天怎么穿了这么条裙子。

珍姐说,还不是跟明珠学的,我啊,是真不会操持这种派对。

甘霖说,这有什么难的,能难得倒你?

珍姐说,难啊,明珠擅长这个,我是真不行。

甘霖说,你可是邓黎珍。当年自己一个人为爱闯澳洲,我和林哥两个老爷们儿天天叫你管得服服帖帖。

珍姐说,你个小甘,不会还记我的仇吧!

小甘说,我怎么敢。

小甘说,姐,你脚都流血了,把鞋脱了吧。

小甘说,你不是爱穿平底鞋吗,非得学人家干什么。

小甘说,都流血了。我又不是没见过你脱鞋。

小甘说,没别人,姐。脱了吧。

甘霖把邓黎珍扶着在花园长椅上坐下了。邓黎珍弯了腰,她被说动了,想也知道这鞋穿了一晚有多不舒服,她刚想解自己的鞋带,甘霖已经蹲下身,拿过她的脚,帮她把鞋解下来了。

邓黎珍抬起眼来,她眼里有波光,近近看着甘霖西装革履,在她面前,已经是个成熟的男人了。

“我,我,”邓黎珍一犹豫,“我还是回去吧!”

甘霖手里动作一停。

邓黎珍把自己的鞋子拿回来,匆忙穿上了。她从长椅上站起来,也没什么头绪,对甘霖道:“你说这么多人都在家里,你林哥那么笨,他自己一个人也忙不过来。”

甘霖听了,低头道:“对。”

就在这个关头,从身后的林家庄园里忽然爆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响!

成群的飞鸟从树林上空惊起。月光笼罩的草坪里,尽是男男女女客人们发出的惊声尖叫。

邓黎珍在奔跑回家的路上崴了脚,她心惊胆战,甘霖半背半扶着她,喘着气以最快速度带她一路回到了家里。

已经有客人报了警,甘霖一进房门,先是见到了远腾物流的闫总,闫总抱着自己被吓晕过去的新婚妻子:“叫救护车!救护车在哪里!”

更多人还在拼命往门外逃,他们说窗外有个黑影,有个持枪的凶手还在那里。甘霖把邓黎珍护在身后,两个人进去。林大就躺在地上,双手双脚摊开,身体已经不抽搐了。他左眼深陷下去,正对着来人,是一个汪汪冒血的血洞。

邓黎珍身体一软,几乎是昏倒当场。

万邦集团安保部门负责人华子带着大队人马来了,他的动作竟比警察还快。林大的庄园很快被封锁。华子见到甘霖出现在现场,仿佛立刻心中有数了,直接让人把甘霖扣下。

邓黎珍奄奄一息,急救人员把她救了过来。她确认了林大的死讯,浑身力气都卸掉了一般,她的本能在哭泣。待华子来反复问她,她抬起头,茫茫然睁着眼,才头脑清醒了一些。她说,她不知道当时谁和她老公在一起,但她和小甘在一起:“不是小甘做的,林哥让我找小甘说几句话。”

陈乐山深更半夜赶到了林家庄园,傅春生也到了。事发突然,他们可以说没有任何准备,傅春生穿着拖鞋就跑出来了。

第二天一早,林大酒庄的合伙人梁丘云也出现了。

各路记者围在林家庄园外头,梁丘云一下车,全是闪光灯包围着他。

一条信息在这时涌进了梁丘云的手机。

新信息来自小田:

[云哥,我先走了,你多保重。]

高速公路前方不远,即将要出北京城了。

田领队坐在副驾驶上和司机说话。时间过去这么久了,提起那次海上事故,他仍旧是心有余悸。

“怎么就让你赌对了呢,甘老板,你是什么运气,”田领队笑道,“我当时真怕,搞得这么大,周子轲那护航舰队的人万一不上来可怎么办?”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