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289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朱塞脸上的笑容忍不住慢慢绽开了。

那个昔日里坐在走廊长椅上不肯动,非要等妈妈带他回家的小男孩,已经不再需要朱塞拿着小汽车哄他,陪他解闷了。他自己沿着走廊跑向了出口。

财经频道正直播周世友在一次国际金融投资峰会上的演讲。演讲结束,现场的朝圣者们掌声雷动。周世友稍事休憩,便进入了和主持人的对谈时间。他刚在沙发一坐下,台下便有站在前排的年轻记者追问,周世友先生,周世友先生,请问你对中国娱乐行业的发展前景怎么看,可以给我们分享一些你的投资心得吗。

周世友满可以不理会这些提问,但他理会了。在主持人的微笑中,周世友说:“我不懂,不要问我。”

当晚,中国亚星娱乐公司对外召开了“解约门”以来首次新闻发布会。

会上,亚星娱乐方面宣布了几件事。一则,是董事会成员调整,亚星娱乐经历了重重磨难,在新领导层的带领下焕然新生,感谢社会各界的关注。对于近日来某些个人、团体对亚星别有用心的抹黑和污蔑,公司将启动法律程序维护自身名誉,保护旗下艺人的合法权益。

二则,对于艺人梁丘云、邵鸣等单方面作出的解约决定,公司深表遗憾。亚星娱乐自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让更多有梦的孩子登上他们梦想的舞台。“背叛”也好,“误会”也罢,人心已变,公司无意强留。十几年的培养与付出一朝东流,公司仍愿意对曾经的“孩子们”寄予美好的祝愿。亚星娱乐也在此特别声明,Mattias组合是亚星娱乐人及整整一代歌迷、影迷共同的回忆,是亚星娱乐永远的财富,绝不会因为某一个人的离开而动摇根本。亚星娱乐上下全体员工愿为了Mattias的未来继续努力。

三则,本届亚星海岛音乐节纪录片即将发售,请在场所有记者及电视机前的观众直接观看首支预告片。

现场摆放了香槟塔,主持人依次请了公司艺人代表肖扬、练习生代表康凛拿话筒讲话。公司高层代表林经理也上去了。

“十年前我走入亚星娱乐,从一个没有天分的练习生,变成一名小小的亚星娱乐文化商店的员工,”林经理手握着话筒,在台上追忆往昔,深情道,“当时我的练习生导师告诉我,小林,你虽然无法作为一名偶像出道,但在亚星,只要勤奋工作,抓住机遇,就一定可以自己出自己的道!这十年,我不断在基层积累一线经验,我的努力,我的工作成绩不断得到领导的赏识,而最重要的是所有亚星人都具有的那种品德——心怀梦想,坚持不懈,以及永远忠诚!”

发布会后半部分是记者的提问时间。郭小莉作为Mattias的前任经纪人被几乎所有记者点名提问。郭小莉如今荣升公司副总,说话是更有份量了。她踩着高跟鞋走上讲台,朱塞在侧门后面朝她伸出大拇指——这位朱董事长自称不善言辞,不愿抛头露面。

“我在这里只能回答一句,”郭小莉手扶着麦克风,沉声道,“我们亚星娱乐从来,从来没有强迫过任何人,来我们这里做偶像,没有强迫他们站在公司的平台上争名逐利,去获得他们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更多类似“Mattias只剩一名成员,未来会如何发展”的问题,郭小莉虽没有正面回答,亚星官网却在当晚给出了再直接不过的答案。

以往密密麻麻罗列着百余人姓名的“旗下艺人名单”,在最近一次更新中删去了绝大部分。洁白的页面上只剩了干干净净的两支组合。Matthias出道早一些,放在上面,KAIser出道晚一些,放在下面。

两支组合的队长一栏上下并排,出现的竟全是一个叫做周子轲的年轻男人的照片。他穿一件有白色纽扣领的衬衫,肩膀平坦,脖颈的线条长而笔直。他有头发垂到眼前,眼神冷淡淡的,看着镜头也不笑。与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旁边,汤贞二十一岁时那一张微笑的脸。

已至七月下旬,肖扬刚结束了一档节目录影,坐上公司新派的保姆车,几个成员跟在他身后上来了,罗丞手里还拿着几本崭新的工作日程。

肖扬热得咕嘟咕嘟喝水,助理给他递了条毛巾。肖扬把毛巾搭在后脖子上,接过罗丞给他的日程表。“我说郭姐啊,都升副总了,”肖扬说,“不知道多趁这机会休息休息,陪陪囡囡,成天跟那不甘寂寞的退休老干部一样,还想着给汤贞老师发挥余热呢。”

和KAIser所有成员一样,肖扬的日程当头便是下个月四期《罗马在线》。

连节目企划郭小莉女士都准备好了。

“《周子轲的十个人生大考验:小周队长,你准备好了吗!》”肖扬在车里念出来,易雪松从旁边喝着水,笑出了声。肖扬往后翻了几页:“不愧是郭姐,这个企划我喜欢!”

罗丞却是发愁了:“郭姐到底想干什么,子轲好不容易才开始工作了。”

周子轲能做到如今这一步——刚刚还和他们一起参加录影,在罗丞看来已经很难得了。不好再为难他了。

陶锐在后面翻自己的日程。他问,我们是只参加这四期吗:“往后就是三哥和汤贞老师自己录了吗?”

肖扬在前头望着窗外。

“小周队长,小周队长……”肖扬嘴里念叨着这句,他突然回头,手扶着椅背,眼睛发亮对易雪松和罗丞说,“从当年汤贞老师叫他‘小周’的时候,我就觉出有什么事不对劲!”

罗丞和易雪松对视一眼。易雪松弯下腰,拿冰箱里的药瓶继续往脚腕上喷。罗丞说:“汤贞老师对后辈本来就喜欢开玩笑,子轲也比他小,叫声‘小周’有什么不对劲?”

“我是说周子轲不对劲,”肖扬严肃道,“你换别个人叫他一声‘小周’试试,看他搭不搭理你!”

钟圆圆再三对郭小莉确认,Mattias的新任队长真的是周子轲。

“那十周年精选辑怎么办?”钟圆圆问。

郭小莉告诉她,虽然亚星拥有梁丘云解约前所有作品的全部版权,但公司仍旧决定启用新的阵容发行这张专辑:“子轲会在录音师的帮助下把梁丘云的部分重新录过一遍。”

“周子轲答应了?录歌?”钟圆圆不肯相信。

郭小莉点头,把一张正式的Mattias官方后援会会长证明交给了钟圆圆:“当然他也有可能中途反悔,所以你随时做好心理准备。”

钟圆圆站在路边巴士站里,看到亚星文化总店已经摆出了周子轲庆生专属的橱窗。钟圆圆左右想了想,给闫小光打了个电话。

“周子轲这两天就过生日了,”钟圆圆盯着店门口那些来来往往欢喜雀跃购买周子轲生日主题纪念品的年轻女性,“后援会应该搞个庆生活动,趁机吸纳一点会员。”

闫小光的声音从电话那端弱弱传过来:“庆生活动?”

“你不是成天写周子轲和汤贞的小说吗,”钟圆圆说,“写几篇给我用一下。”

闫小光惨惨地“啊?”了一声:“我、我写的都是那种、那种情节的小说啊!”

钟圆圆下了决定,不容置喙:“你先发过来看看!”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