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305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花神庙”三个斗大的红字出现在幕布上的时候,周子轲坐在沙发一角,把手机关掉,揣进了裤袋。旁边十来个男生你挤我我挤你地在两张沙发里坐着,没人往周子轲身边挤。地下室里关了灯,幕布反射出光来,把每张年轻的臊红的面孔照亮。

艾文涛从后面提了几瓶冰镇啤酒搁桌子上,他凑过来往周子轲身边一坐:“哥们儿,你今天真没事啊?”

周子轲瞧着“新城影业”几个字在画面中隐没,然后汤贞坐在一顶百人抬的轿子上,在影片开篇睁着一双鬼马精灵的黑眼睛出现了。

“主演:汤贞”

轿子宽得占据了整条街道,村民们越出高楼的窗外,扬手欢呼。轿子左摇右摆,和着前前后后村民们鼓乐声的节拍,把汤贞越抬越远。汤贞就盘腿坐在祭祀的花台上,他正襟危坐,腰板挺直,只有一双眼睛忍不住地四下里偷偷看。

周子轲瞧着镜头拉近了,给汤贞盘起来的小腿一个特写。看着像两节白藕似的。“没事。”周子轲小声嘀咕一句,示意艾文涛安静。

轿子一路把汤贞抬出了县里,沿着崎岖山路,到入夜时候,才抬进了山林间的庙宇中。

几百人齐声跪拜在这座花神庙前,奉上供品,乞求花神保佑他们的丈夫、儿子乡试中选,进京高中状元。家里有学生的人会在这里跪上一夜,待第二天天亮才走。汤贞躲进了庙门里,踩着梯子爬到花神庙的房顶上,趴着朝下面看。他的兄弟姐妹们则藏在林中,从土壤里钻出来,枝叶沐浴着夜晚的露水,注视这些求福的凡人。

“人间好玩吗?”苔藓们被汤贞沾着水的脚心踩过去,问他。

汤贞浸泡在后山的冷泉中,他眉头舒展,恢复元气,吸收水分。汤贞坐在庙里把每样供品尝了一口,翻阅山下人送上来的书本。乡试是什么?他抬头问头顶的佛像,佛像威严肃穆,对这样小小一只不通人事的花妖不予理会。

艾文涛不爱看电影,尤其不爱看这种没有武打枪战的电影。也是奇怪,《花神庙》看介绍明明讲的是个人鬼奇情故事,可大片大片的空镜头,没有妖,没有怪,有的时候甚至没有汤贞。画面极为抽象,台词也少得可怜。剧情基本靠猜。

艾文涛觉得无聊,他问周子轲,哥们儿,还看吗。

周子轲盯着电影画面,也不做声。

每隔三年的春秋,方圆百里的大小学子,秀才,举人们,都会在春闱、秋闱前来到这座小小的花神庙里,他们渴求花神的庇佑,愿在这里挨饿受冻,度过七七四十九个苦读的日夜。渐渐的连那些外省进京赶考的学子们也在京城听闻了有关这座庙宇的传说,三年后再进京时,他们跋山涉水也要相约过来祭拜。

汤贞刚开始时不太明白,这些人忽然占走了他的庙,他只好躲进后山的泉水里。后来他壮了点胆子,那些学生在庙前跪拜他时,汤贞便偷偷绕过了庙门,跑下山去。

可山脚下架满了火堆,道士们带着当地村民守着冲天的浓浓烟雾,是生怕花的神灵会离开他们。

庙前石阶上的莎草说,你一介无知小妖,冒充什么花神,惹来这些祸端。

夜深了,学子们在庙里铺好了铺盖,一个个全睡过去。汤贞坐在石阶上,和莎草拌嘴。汤贞抓自己的脚趾,说,我不是神,是那些道士抓到我,说我是神的。

学子们渐渐开始议论了,为什么在山上这么久了,没有一个人见过花神。

山下的道士说,花神非是一般学生能见得的。她如牡丹貌美,又像兰草一般圣洁。须得守住了寒窗数载,拥有真才实学,心还要诚,要信仰她,到县上供奉她。她才会在四十九天的最后一夜现身,许你金榜题名。

汤贞夜里坐在山顶的石头上,怔怔瞧着头顶的云遮月。四周烟雾弥漫,火阵烧红了天。他听见密林里的风声,是树在窃窃私语。他们说,庙里死人了,有学生把盘缠都交了供奉,在庙里活活饿死了。

汤贞隔天清晨带了一些沾着露水的野果,放在了庙门口。

莎草说,死人了,这下他们该晓得山上没有神仙,只有妖怪了。

山下的道士率领着一众村民上山来。他们欣喜地宣称,这名学生终于是感动了花神,只可惜他常年体弱,没有得到花神的馈赠,便一命呜呼了。若是上京赶考,怕是也要死在路上,这就是命。

汤贞沉在泉水里,他睁着一双眼睛,隔着水看外面朦胧的日光。他和底下的水草面面相觑。

隔年春天,上山来的学生比以往更多了。汤贞再也没有机会住在庙里。官府的人马赶走了守山的道士,他们带着火把,漫山遍野地寻找会给学生送去野果的花神。

汤贞躲在泉水里,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外面偷窥。

“你也来这里偷偷洗澡吗?”一个声音把汤贞吓了一跳。

是一个文质彬彬,颇有礼貌的书生。

汤贞换上了书生的衣服。他谎称自己洗着澡,衣服被猴子偷去了。那书生赤裸着臂膀,看附近山野,他说,原来这里还有猴子。

汤贞从书生口中得知,山下的火阵已经撤走了,道士们因为违抗官府,也都被抓了起来。书生问汤贞,你几时上山来的,我没见过你。又问,你见着花神了吗?

汤贞说,这里根本没有花神。

书生瞧着汤贞的脸。就听汤贞说:“我劝你及早下山去,我也要赶紧下山了。”

几个高一小男生看得津津有味。艾文涛左瞧右瞧,问身边另一个人:“什么时候到汤贞脱衣服?”

那人道:“快了,快了。”

艾文涛看了周子轲一眼,他本以为周子轲要睡着了,要不耐烦。可周子轲瞧着幕布里和书生小声说话的汤贞,好像并不着急。

汤贞跟着那名书生星夜下山。书生在路上分干粮给汤贞吃,问汤贞的老家在哪里。汤贞摇摇头,不知道。

县上一片大乱,道观的信徒们四处闹事,声称官府的人会惊动神灵,县上再也没有供奉可吃。书生带着汤贞乘了船,一路沿河北上。汤贞在船上问,这是去哪里。书生两只眼睛盯着汤贞的脸,问,你不要上京考试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