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312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一大清早,电影学院报告厅里人满为患。

掌声阵阵不歇。这还是冬天,天还未亮,这么多学生就爬出被窝到学校来听讲座了。讲课的人在学院里也不是资历多深厚的教授,他年纪轻得很,真要论起来,他还得称呼台下部分学生一声“学长”“师兄”。

汤贞,电影学院大四还未毕业,就被学校特聘做“老师”了。从去年初秋开学,由他主讲的选修课“电影文本的表演再创造”就明晃晃挂到了学院内网上。每周一下午五点钟,学院老楼一层报告厅,里里外外围的全是被保安拦住的歌迷、影迷。汤贞每次都准时到场,备足了课,在台上一讲就是两个多小时,风雨无阻。

今天学院给了通知,汤贞老师下午五点有工作,紧着排不开,不得不把这节课临时改到早六点这个更加犄角旮旯不合常理的时间。

严冬腊月零下的低气温,不仅是对汤贞,对所有来听课的本科生研究生们都是种考验。

报告厅门从里面打开了,上完了课的学生们开始离场。歌迷们穿着羽绒服戴着棉帽裹得严严实实,透过门缝朝里面张望。她们小声呼唤着,汤汤,汤汤。汤贞还在讲台上,仔细听周围学生们的课后提问。

每周的这个时候都有媒体记者摸进学校。拍汤贞的学生,也拍汤贞的同学。

“你们为什么会选修自己同班同学主讲的课?”

正在早餐车边排队的男学生面色尴尬,对镜头一笑。

“汤贞他……”那学生欲言又止,拿了自己买的三明治就想走,“我不知道,他不太来学校。平时都是在电视上看见他。没有什么同班同学的感觉。”

“汤贞不能算我们同班同学吧,”一位女同学说着话都直打哈欠,明显是来赶汤贞的课,起得太早,“我们每天上学就是吃饭上课睡觉的,人家是什么啊,年纪轻轻都影帝了,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就应该来我们学校当老师,他当老师我看挺合适。”

“汤贞给分很高,”图书馆门外一个戴眼镜的高个儿男生告诉记者,“他的课只要来听应该就能过。”

记者问:“所以你才选了他的课?”

那男生笑了,不以为然。记者几经追问,他才说,他这个课的名额其实是买的,很难抢。

电影学院是个“才子”“才女”遍地扎堆的地方,想找一些负面评论不是难事。就有学生因为对汤贞的课不感冒,直接和几位同学在校园里发生口角的。

“庄喆,别成天看不上这个看不上那个的。你以后要是想当大导,像汤贞这种天才演员你打着灯笼找都找不着!”

“我还不想找,”那叫庄喆的男生留着长发,下巴上满是胡渣,走回来,“拍天才算什么本事?拍‘人’,调教‘人’,才看我的本事。”

待记者上前仔细追问汤贞与“人”之间有什么区别时,那叫庄喆的男生回头看了记者一眼,强烈的不屑溢于言表,仿佛连追随汤贞而来的媒体记者在他看来都浑身透着股“没劲”“无聊”。

倒是庄喆的同学对媒体发话了:“甭理他,一神经病!”

“我觉得汤贞很不真实,这算不算缺点?”一个戴眼镜的男生最后面对媒体的镜头老实说,“什么都表现得太好了。长得好,演得好,唱得好,课讲得也不错,备课备得也比好些教授用心多了——说实话我怀疑那是他自己备的吗?这课从刚开始上的时候找茬的学生就挺多的,有故意拿话顶他的,有当堂问问题刁难他的,汤贞一点架子都没有,那些问题那么没礼貌,他也不生气。他表现出来的脾气太好了。好得有点可怕。就是很不真实。”

“那你觉得真实的汤贞该是什么样的?”

“这我不知道,”汤贞的学生讲,似乎一点不担心自己的老师看到了采访会把他怎么样,“但一般来讲,公众人物,反正不会是我们看到的那样。”

汤贞拍完了一场戏,人已经汗流浃背。他两只眼睛因为长时间怒睁,眼周肌肉酸痛。嘴唇也因为唇角肌肉的紧绷,到这时还有些震颤。

剧组成员不断鼓掌,几个演员都笑,不住吹口哨。这是个小剧组,拍的是情景单元剧。导演熊飞宇背着不大的投资,凭着人情人脉拉来了一众曾经合作过的知名演员,每位拿一点象征性的片酬,为帮熊导度过难关。

拿的钱少,出的力自然也少,这是人之常情。每一集的特邀嘉宾都是腕儿,来了剧组,化妆,听熊导把戏说了,现背那几句台词,拍一两个镜头,嘻嘻哈哈热热闹闹结束,这就是皆大欢喜。

可汤贞,他今天拢共挤了四个钟头过来。化妆的时候熊导和他说戏,台词一共七句,说完就可以走,对汤贞来讲是轻而易举。

汤贞闲得没事,化着妆,拿自己参演这集的完整剧本来看。从第一行看到最后一行。熊导坐旁边跟他聊天。自汤贞十七岁那年主演了熊导的情景喜剧《李太白西游记》,到如今,四年了,这是两人第二次合作,能把汤贞请来,熊导很激动,汤贞也很兴奋。

汤贞说,熊导,我的角色你再和我说说。

他们二人于是就这个龙套交流起来,交流来交流去,越交流内容越多。话里你来我往的,对着一本通篇尽是碎嘴皮子俏皮话的剧本细细研究。

待到开拍时候,汤贞的角色已经从一个只有七句台词的路人甲充实成了如今这个甚至能跟主要演员在一集的容量里平分秋色的反派。汤贞还拿那一丁点薪酬,演这么多,剧组实实在在是赚了。这部戏的主演姓郝,演的角色也是个面慈心善忍辱负重的好人。汤贞在戏里与他争吵,劈头盖脸把他骂得面红耳赤,连头也不敢抬,一句话不敢争辩。这段戏排演到第四遍的时候,郝先生才在熊导的反复强调下壮着胆子和汤贞指着鼻子互骂起来。

下了戏,汤贞揉了自己紧绷的脸,立即上前与郝先生赔起不是。那些胡言乱语虽是剧本里写的,可归根结底是由他汤贞说出口,骂在了郝先生的头上。

郝先生和熊导感慨,私底下的汤贞看着完全不是刚刚戏里那个样子:“怎么一开拍,他就——”

熊导说,汤贞这小子演戏的时候就是经常吓人一跳。

我连个嘴都张不开。郝先生申辩道。

“我看见他啊,就想起以前我们拍李太白的时候……”熊导又感慨,看身边这一屋子乌合之众,他没说下去。

汤贞的戏份结束了。他卸完了妆,谢过了化妆师,自己独自一人在椅子里又坐了会儿。助理小顾把他的外套拿来。小顾说温心已经到了《狼烟》片场:“她刚才来电话,说云哥今天又忙得顾不上吃饭,到现在还在补拍。”

汤贞闻言,眼睛睁开,抬头看他。

“已经三点多了。”小顾告诉他。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