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314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狼烟》的制片人兼投资人方曦和老板也对梁丘云和小孟说过类似的话:“丁导是个能人,他愿意打磨你,你就好好受他的打磨。机会难得。也别忘了感谢小汤,这个机会是他给你的。”

方老板所说的“机会是他给你的”,也许指的是汤贞把丁望中介绍给了梁丘云的事。那时小孟刚刚来到亚星娱乐不久,对这个行业里许多内情还不是很了解,他只听郭姐说丁望中在香港惹了事,被方曦和接来了内地,这个人带着自己的心血之作《狼烟》找上了汤贞,汤贞看过了剧本,就想把丁导介绍给梁丘云。

“今晚他们三个在望仙楼吃饭,”郭小莉当时嘱咐小孟道,“你去跟在阿云身边,给阿云充个门面。”

小孟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成了梁丘云的助理。在亚星内部的传闻里,这是个没有前途的职位。梁丘云没有助理。他需要助理吗?汤贞身边的每个助理都是梁丘云亲手带出来的,他自己就是亚星娱乐资历最老的一位助理了。

当晚,小孟跟在梁丘云身边,看着梁丘云在汤贞的引荐下同丁望中和几位香港来的电影人吃饭。饭吃到一半,汤贞要连夜飞广东,看着丁导与梁丘云相谈甚欢,汤贞放心走了。

谁知汤贞这一走,丁望中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后半程的酒桌上,丁望中操着一口粤语和几个香港人说话、喝酒、吃菜,梁丘云在一旁独坐着,犹如坐冷板凳。迟钝如小孟也感觉出来了,丁导一点也不满意梁丘云,十有八九到了明天,就要找个借口和汤贞把梁丘云推辞了。

这场饭局结束后,丁导和几个香港人全喝了酒。梁丘云主动提出,由他开车送几位回酒店。丁望中不同意,他是真的一点也瞧不上梁丘云:“我来大陆这边,我是来找汤贞的啊,他们就拿你来搪塞我?”

“你回去,告诉方曦和,我丁望中不会拍烂片!《狼烟》也不会是他搞三搞四的工具!我不是来找你的,我是来找汤贞的!”

小孟听着头皮发麻,他悄悄抬头看梁丘云,就见梁丘云扶着丁导,听着受着,也不生气。

“您来了我们这里就是客人,”梁丘云平心静气道,“今天是阿贞的酒局,我要保证您和您的朋友平平安安回酒店。”

丁望中摆手:“你回去吧,不用管我们了。我明天就回香港!”

从小孟看来,这帮香港佬都这个态度了,梁丘云何必再去热脸贴冷屁股。可梁丘云就愣是不放弃:“您待会儿平安到了酒店,我就走。不然阿贞不放心。”

小孟没办法,只得跟梁丘云一起坐进了丁导的后车座。丁望中坚持要自己开车,他一边开车,一边和副驾驶上的人说着香港话。语言的隔阂无形中造出一面墙来,把小孟和梁丘云挡开。天黑着,梁丘云一声不吭坐在后面,好像一块招人嫌招人恶却风雨不动的石头,他不说话,也不会来事。小孟突然觉得,这个人不红,委实是有道理的。

车喇叭忽然尖啸起来,就在下一秒,丁望中飞速调转方向盘,车头还是猛地撞上了前头的。巨响过后,四处是尖锐的鸣笛,小孟惊魂未定,从后车座爬起来,他看到梁丘云早已以最快速度下了车。车头开始冒烟了,丁望中身体陷进驾驶座里,嘴里发出了一阵凄厉的怪叫声。

往后再发生的事,丁望中在酒桌上对汤贞和方曦和反复演绎,讲的是绘声绘色:“当时我想,上帝啊,圣母玛利亚,我丁望中出师未捷身先死,是要把这条腿交代在祖国妈妈的怀抱里了——”

丁望中推车门推不开,想拔自己卡住的腿拔不出来,正在绝望之际,有人从外面把那扇挤压变形了的车门硬生生卸了下来。丁望中踩着刹车的那条腿被挤死在了方向盘下面,他疼得嘴合不上,眼泪流了满脸,一抬头,见一个高大男人出现在车外。梁丘云及时探身进来,一手扶住了丁望中的脖子,另一只手往下面摸,丁望中的腿动弹不得。

“打999,快打999!”丁望中也不说香港话了,催促恳求梁丘云道。

梁丘云在丁望中腿上摸到了满手的血。顿了两秒,他走了。

副驾驶上另一位香港同僚头上流血,一样倒在了车座上。丁望中嘴里呢喃,念叨,他感觉他的腿越发麻木,已经是没有知觉了。车窗外围上来越来越多的群众,一张张尽是大陆人的面孔,有人用灭火器喷灭了丁望中车头的烟,四面停下的车灯把这条路前后照得如同白昼。

“叫救护车,这司机的腿卡住了!”

“120过不来,前前后后全都堵了。”

……

“来,丁导。”

意识模糊中,丁望中再度听见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他迟钝地抬起头,见是梁丘云回来了。丁望中脸色惨白,气若游丝:“我的腿是断了吧?”

他听见梁丘云在耳边沉声道:“丁导,为了留住腿,你且忍一忍。”

丁望中感觉自己嘴里被塞了什么东西,紧接着一阵锥心刺骨的疼痛从已经麻木的腿上传过来。梁丘云到后备箱里拿了汤贞送给丁导的一坛六十年的茅台,琼浆玉液从大腿直直灌到脚底,丁望中浑身根根骨头俱震,一口牙咬着酒塞,险些是咬碎了。

等他再回过神来的时候,梁丘云已经把他的腿取了出来,背着他出了车子。腿上残留的剧痛告诉丁望中,他的腿还在的。

梁丘云给各方面打过电话,借了一辆车,驱车带丁望中与他的香港同僚去了最近的医院。梁丘云驾车在车流中不断穿梭,丁望中意识模糊地在后座坐着,他说他一直记得阿云当时的背影。

这起事故已经过去一年多,小孟之所以记得如此真切,是因为当他再次见到丁导的时候,丁导对梁丘云的一切忽然都变得赞不绝口。丁导对外界称,是阿云在车祸中救了他的一条腿,这个年轻人遇事冷静、沉稳、果决,驾车技术臻于完美,拍摄追车戏完全不需要使用替身。他就是《狼烟》男主角最最理想的人选。丁导决定要重塑梁丘云的荧幕形象,把《狼烟》的剧本重新修改打磨一遍。他们两个人携手,誓要创造中国动作电影未来的奇迹。

奇迹不奇迹的暂且不提,起码小孟对于梁丘云这个人已是心服口服。在《狼烟》片场,危险的动作场面几乎每天都在上演,演员受伤是家常便饭。梁丘云为了保持丁导要求的体形,每天下了戏还要到剧组安排的健身房锻炼。他每天的饮食摄入也被严格把控着,顿顿水煮,油盐不沾。

那是魔鬼般的六个月,梁丘云从头到尾坚持下来,没有半句怨言。小孟只在一旁看着,便觉得梁丘云这个人,想做什么,没有做不成的。

只需要一个契机,需要一个机会,需要有人从后面推他一把——《狼烟》会成为那个机会吗?还是梁丘云还注定要继续等待下去?

《狼烟》拍摄完成半年后,开始了补拍的作业。小孟陪梁丘云在片场,看着梁丘云在丁导那里挨骂,越发的沉默——《狼烟》后期资金陷入了窘境,方老板与丁望中就大大超出预算的花销来回扯皮,丁导甚至在片场指着梁丘云痛骂:“如果不是你,他方曦和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忽然对我们撒手不管?”

丁望中四处筹钱,最多只能筹到十之一二。眼见影片上映日期越来越近,影片的前期宣传竟然也出了问题。方曦和在媒体界根深叶茂,丁望中也是到这时才发现,根本没有媒体肯为他们这部影片做宣传。

原因只有一个,因为方曦和在内部观影会上看过了《狼烟》的初剪版本,以他的眼光,不会看不出来这部片子有着什么样的潜质和未来。

拍摄新城影业出品的,由梁丘云担任男主角的电影,本身就是一个陷阱。只要查阅过去的资料就会发现,这些电影十有七八因为档期和宣传、资金不足等原因,上映一天便会下档。仅剩的那么一两部,也是质量奇差,虎头蛇尾,匆匆拍就的烂片。

今天汤贞过来,小孟想,不知道丁导会不会对汤贞开口,请汤贞帮忙,帮他们全剧组度过这一关。

梁丘云下了戏,先是接到郭小莉打来的电话。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