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315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他肩膀不住流血,伤口边缘烫伤了。医务人员帮他处理着,就听郭小莉在电话里问:“祁禄和温心还在片场?”

梁丘云抬头看了一眼远处的保姆车:“温心陪祁禄说话呢。”

“阿贞什么时候到?”

“快了吧,”伤口传来一阵刺痛,梁丘云一咬牙,“有事吗,郭姐。”

郭小莉说:“阿云,一会儿阿贞拍探班宣传片,你记得告诉丁导,不要提到《花神庙》。”

梁丘云一愣。

郭小莉说:“我之前答应丁导安排阿贞过去,忘了提醒他一些详细。《花神庙》这片子对于阿贞现在的形象是种负担,不适合再在公共场合拿来开玩笑做宣传了。你告诉丁导一声,万万不能再提起了。”

“好。”梁丘云没说别的,轻声答应了。

汤贞的保姆车到了《狼烟》片场,随行来的还有两家杂志团队,这让丁导大喜过望。温心把头探出窗去,看到外面片场里成群的人,无论丁导还是梁丘云,全都围着汤贞老师打转。

她回头,看一边正写作业的祁禄。

“汤贞老师来了。”温心小声说。

祁禄听见了,他看了一眼窗外,低头继续写。

温心是不太敢惹祁禄的。祁禄也不爱理她。在汤贞的助理团队里,数他们两个年纪最小,过手的工作量最少,每天就是跑跑腿,在大人身边看着坐着。与其说他们是跟在汤贞身边做助理,不如说是汤贞老师付着生活费,照顾他们两个长大。温心和祁禄每周工作四到五天,周末休息两到三天。汤贞老师自作主张,给他们俩报名了同一所学校,还交了学费,买好了教材。每晚七点,温心要奉汤贞老师的命令,拉不能说话的祁禄一同去上课。

这会儿,外面还天寒地冻的,梁丘云的助理小孟都在寒风中坐板凳,反而是祁禄和温心两个在暖烘烘的房车里,一边吃着剧组分发给梁丘云的水果,一边写功课。

探班拍摄完了,今天《狼烟》剧组的工作便正式宣告结束。丁导让大家各自回去休息,回头把汤贞独自叫到一边谈话。

汤贞不明所以,跟着去了,他双手冷,脸也冻得通红。梁丘云中途过去,弄了个大外套给汤贞披上。

丁导看梁丘云一眼,一席话说完,走了。

汤贞抬头瞧着丁导的背影。

梁丘云把汤贞的手拿起来攥,这么冰凉的一双手。

“跟我到车里去暖和暖和。”他说。

汤贞抬头看他:“云哥。”

“你不用管,”丁望中已经走远,梁丘云低头告诉汤贞,“就当作什么也没听见。”

他们两人一同往梁丘云的房车去。天色暗下来,周围越来越冷了,剧组的人收拾设备各自离开。小孟也骑车子回家了。

“云哥,”汤贞还想着刚刚丁导提起的事,说,“《狼烟》现在到底还差——”

“祁禄今天表现不错。”梁丘云突然说。

风大得很,梁丘云拽了拽汤贞身上的大衣,给汤贞把风挡着。他压低了声音。“我看他很快就能给你当保镖了。”

汤贞小声问:“给我当保镖?”

“这小子够拼的,”梁丘云脸上有笑意,“比天天有出息,每天知道学新东西,也不自怨自艾的。”

“云哥,你最近见到天天了吗。”汤贞忽然问。

“没有,”梁丘云想都不想,“怎么。”

“我一直联系不到他。”

梁丘云不假思索:“他都出道了,有他自己的事做。你还当是和以前一样?”

“我怕他还心里难受,想不开。”汤贞坦白道。

梁丘云嘴角深深抿进去了。

“担心谁也不用担心骆天天,”梁丘云对汤贞道,“他从小娇生惯养的,疼了自己知道喊,知道哭。”

汤贞看他。

祁禄去年刚出事的时候,骆天天哭得比谁都要厉害。汤贞那时候日夜陪他,带他一起到祁禄门上亲自和祁禄父母道歉。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