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320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对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问:“今年的阿贞,期待爱情吗?”

“工作太忙了,顾不上,”汤贞笑着说,又想了想,“还是期待的。”

电话采访结束了。小顾从旁边取药给汤贞吃,都是一些补剂,复合维生素。郭小莉这时打来一个电话,问汤贞这一天工作是否顺利。

小顾犹豫了一会儿,和汤贞说:“一会儿到了望仙楼,我和小齐,就在外头等您。”

“不用,”汤贞说,“你们也跟我跑了一天了,回去休息吧。”

小顾皱眉道:“可是望仙楼——”

汤贞摇头。

他已经很累了。汤贞把头靠在了车窗边,眼睛半闭了一会儿,又睁开,望了窗外。

他要养精蓄锐,打足了精神,好撑过接下来的半个夜晚。

车子驶过红绿灯路口的时候,小齐在前头说:“这么晚了,嘉兰剧院还这么多观众。”

汤贞听见这声音,抬起头。他透过身边的车窗,望见嘉兰天地艺术剧院那标志性的花园广场和立柱从不远处与他擦肩而过。

汤贞隐约想起了一个年轻男孩。

他一直在睡觉,从汤贞在化妆间外发现他,到把他半扶半扛带进房间里。不知什么时候,他又醒了。汤贞走近他,与他越来越近。那男孩头发乱乱的,从被子里露出头来,眼皮没精神地耷拉着,发着烧,就像只可怜兮兮的小狗。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汤贞,好像有敌意,又抗拒。

他趁汤贞去找温度计时悄悄溜走了,不告而别。汤贞事后在剧院偷偷翻阅练习生的点名册,挨个孩子去找,去看,也没有再找到他。

“汤贞老师,汤贞老师?”

“嗯?”

“咱们到望仙楼了。”

汤贞没有穿他工作时的那件厚重外套,穿的是一件大衣。为防夜里潮湿,露气重,小顾又给汤贞披了件斗篷,系好了。

“真的不用我们等着?”小顾问。

“回去吧。”汤贞说。

有人从望仙楼里出来接。先前的人瞧见是汤贞来了,不知道回头说了句什么,一下子从门内又涌出了一大群人。

小顾站在保姆车外头,就见汤贞被这一群人淹没在其中,许多人明显喝醉了,脚步不稳,他们前后左右地簇拥着,追捧着,把汤贞当个仙儿一样,送进了望仙楼里。

明明和这么多人在一起,汤贞看上去永远像孤身一人。

小顾回到车里,左思右想,拿不定主意。只听小齐在前头说:“如果相信云哥,咱们就在这儿等着;如果相信汤贞老师,咱们这就回家歇着去。”

小顾问他:“你能不相信云哥吗?”

小齐哼笑了一声,翻出报纸在方向盘上打开:“这不就结了。”

第93章小周7

周子轲接连三天不见人影,终于在一个傍晚答应艾文涛,去他家吃晚饭。

老艾总一听说周老爷子家的公子要来,早早便开始忙活,又是亲自去后院小棚子里摘菜,又是叫艾文涛把家里存的上等金华火腿取出来:“我记得子轲不爱吃蜜汁火方,倒是上回我做的东北腌笃鲜他吃了小半碗!”

妈妈打开厨房通往后院的门,数落他:“笋对胃不好!”

艾文涛从旁边对他爸道:“他其实不爱吃饭,特挑。不如咱现在打电话给酒店订一桌——”

老艾总正弯下他的老腰摘菜,腰卡卡直响:“儿子,扶一把!”

等从棚里出来了,老艾总擦了鞋底的泥,手里握着一把鲜嫩的青菜,得意道:“不爱吃,说明还是做得不好吃!看你老爹的手艺。”

周子轲开车到艾文涛家的时候已经近七点。天上又下起小雨。从车里一出来艾文涛就发觉周子轲脸色不对,仔细一问,是又连午饭都没吃。

你这几天干嘛去了?艾文涛担心问他。

周子轲进门道:“吉叔没告诉你。”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