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322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周世友理所当然道:“我是教育他,说这么多是为了他好。”

艾太太在电话里听着,也没法帮周穆太太出什么主意。他们两家是两类人,出得了什么主意。

周子轲吃饭时候不说话,连带着一桌子人都不吭声。艾文涛发现周子轲今天在他家饭桌上竟真的胃口不错,一碗米饭都吃完了。

艾文涛和周子轲说,今天学校发放假通知:“我给你把寒假作业背回来了。”

周子轲连这两天的期末考试都没去参加,寒假作业就算拿来了他也不写。

艾文涛又说:“那什么……我妈去看她煲的汤了,咱们先上楼玩去!”又低声道,“我爸从古巴弄了一盒金牌雪茄,老宝贝了。等我啊,我这就去顺两根。”

最早艾文涛问周子轲,想不想知道烟草是什么味道。

周子轲那时候刚上中学,是尖子优等生,在学校里同学捧着老师护着,照片动不动就上学校的光荣榜。艾文涛的烟递过去了,他不接。大概在周子轲看来,这些抽烟喝酒之类麻醉自身的低级享乐,他完全不需要。

是上初二那年,有一回,周子轲放学从图书馆里出来,正好和艾文涛撞见了。周子轲虽然成绩好,但他很少看书,更别提逛图书馆。艾文涛过去找他,发现周子轲把手里的书封皮向里,挡住了。

艾文涛问周子轲要不要跟他的朋友们一起去玩,艾文涛两只手捏一块儿:“那个……蕙兰阿姨最近老问我,怎么不带你一块儿玩,带你多交点朋友,我说不是我不带,是我哥们儿不愿意理我……我知道你不喜欢他们,哥们儿,其实他们不那么坏!就是一群傻逼,他们可想和你做朋友了——”

艾文涛嘴里说了一大堆。周子轲看了艾文涛身后:“你们去哪里玩。”

事后回想起来,那便是周子轲改变的开始了。他第一次抽烟,第一次喝酒,第一次加入到艾文涛的朋友团体里去,玩各种荒诞不经,离经叛道,又傻里傻气的游戏。周子轲身边的兄弟变多了,女朋友也变多了,变得像个普普通通的青春期男孩,在享受他的生活。艾文涛第一次和蕙兰阿姨说这件事的时候,蕙兰阿姨又惊又笑又喜,不停地谢谢文涛。

艾文涛当时不知道蕙兰阿姨得了病,他帮周子轲找作业本的时候,从书桌抽屉里翻出几本标着图书馆标签的书,多是英文,TheEmperorofAllMaladies,什么意思,艾文涛看不懂。

他问周子轲在看什么书。周子轲说不知道。他大约也是瞎借的,并看不懂。

周子轲在夜店接触到了各种各样的人,最开始是艾文涛带他去的,纯粹就是玩,图个新鲜。但久而久之,艾文涛发觉周子轲在那条路上越走越远了。

刚升了高一那年,周子轲家里出事,他也忽然失踪。家里找不着,学校也没影子,周子轲离家出走以后租住的公寓已经大半个月没开过门了,包括艾文涛在内,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那段时间城里谣言四起,艾文涛走到哪儿,都能听说首富之子被人绑票之类的传言。艾文涛在几家夜店四处找人打听,最后是吉叔带着他一起直奔秦皇岛,去了北戴河。

据线报的人说,那伙人和周子轲已经到秦皇岛两个星期了。他们非常有钱,出手相当阔绰,在当地买了个四层小楼,一伙人全住在里面:“可能衣食住行也全花的那公子哥的钱。”

艾文涛跟在吉叔和一群保安身后,破开小楼的门就往楼梯上跑。一进去他就闻到一股古怪的味道,有点臭,像是艾草。楼梯上有人喝醉了,垂着头像狗似的坐着,也有趴着,躺着的,多半不省人事。有男男女女在卧室里裸着身体,被闯入的保安吓得尖叫。人人眼睛发红,神情呆滞。艾文涛心惊胆战,和吉叔说,应该不是这里吧。

有个人被保安抓住,他看着他们,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烂牙,似是毫不意外:“你们来了啊。”

又把两只手举起来,摇头保证道:“我们什么也没干,真的,什么也没干。”

吉叔一直上到四楼,最顶上的房间门锁着,与底下的人、底下的空气彻底隔绝。“子轲,我是吉叔啊,”吉叔着急了这一个多月,一把老嗓子已是彻底哽咽,“子轲,给吉叔开开门吧。”

艾文涛也爬上去,门打开了。他看见北戴河的风吹进窗里。

那群人确实没说谎。他们没敢动这位小公子,只是拿着周子轲的钱花着,沉溺于自己的快乐,他们甚至不敢把周子轲带进这个圈子里。而周子轲呢,他坐着他们的车离开这座城市,拿钱给他们花,冷眼看着他们享乐。在最开始的新鲜劲儿过去后,周子轲连看也不屑看他们了。

周子轲回来以后,大家并没发觉他有什么改变。只有艾文涛看出来,这哥们儿似乎是沾上烟瘾了。他才十六七岁,天天打火机揣兜里,手指闲下来就想摸烟抽。

汽车模型被彻底打入了冷宫。再如何限量版的模型也提不起周子轲的兴趣,艾文涛叫他一起玩,周子轲拼不了几块就开始手痒痒,像是沉不下心,呼吸不通畅。最后还是艾文涛自己拼,周子轲在旁边抽着烟闲坐着。

他有时候去上学,有时候不去。从一种边缘走过以后,周子轲转而滑向了另一种边缘——他和艾文涛的朋友们去海外的无限速高速公路飙车,他们一起去迈阿密,沿着海岸线驾驶极速的超级快艇。周子轲的船开出去就像头红了眼的公牛,艾文涛站在岸边,瞧着船尾掀起白色冲天的水浪。他的船会翻的,岸边有人喊道,他会死。

周子轲跳下水去,游泳上岸。快艇因为承受不了水的冲击直接碎在了海里,艾文涛看见周子轲回头望着海,脸上难得露出了一点兴奋的笑意。

艾文涛抱着他爹的雪茄盒子,蹑手蹑脚进了房间。周子轲刚冲完了澡,穿了艾妈妈拿给他的新T恤新裤衩,坐在地板上拿烟抽。艾文涛坐在他跟前,自己捣鼓那些雪茄。

哥们儿,你放假打算干什么去。艾文涛问。

周子轲不说话。

我可能要去我爸公司实习。艾文涛说着,抬头看周子轲:“就不能再每天找你玩了。”

“实什么习。”周子轲说。

艾文涛说,能实什么习啊。“就是旁听我爸开董事会,听他谈生意,跟他下工厂去学习呗,”艾文涛盘着腿,点雪茄,“我爸想让我大学就跟着他干。反正……反正我以后估计也就干这个了。”

艾文涛好不容易把一支雪茄点燃了,刚到嘴边吸了一口,还没含舒服呢,突然开始猛咳。他脸那个通红,眼泪都咳出来了。

“别咽。”周子轲说他。

艾文涛使劲儿点头,苦着一张脸:“让我给忘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