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323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周子轲打开了床头的电视,拿遥控器换台。电视里正放一支戒指广告,叫萨芙珠宝。

艾文涛平时很少见周子轲看电视,他问:“哥们儿,你假期真没计划啊?”

“没有。”周子轲看着电视道。

艾文涛说:“徐雯珺也没再找你?”

周子轲看着电视里汤贞双手捧出一颗晶莹剔透的矿石。他不作声。

在艾文涛的印象里,就没有什么女孩子是不喜欢周子轲的。以前读小学的时候就有同学小女孩趁周子轲上自然课的时候偷亲他。小周同学用手背擦了擦脸,他有洁癖。就这么一个动作,把人家小女孩惹得哭了一整天。

小学升到中学,艾文涛他们班级信箱里塞满了各种给周子轲的情书。周子轲也开始跟各类女孩子交往。只是他没长性,喜新厌旧的,时间一长关系就断了。他嫌身边多一个人有点烦;嫌女孩儿们和他在一起总是紧张,不自然;嫌几乎每一个女朋友都和他的家庭走得太近,她们跟吉叔竟比跟他还亲。

接连几次分手,闹了接连几场不大不小的风波。就连性子那么烈的徐雯珺,据说也在办公室擦着鼻子,几次泪眼婆娑。这几天期末考试,艾文涛也听了各方面的传言——说老周家的人怕徐老师再出什么事,跟学校商量,错都是子轲的错,不要处罚徐老师。但徐老师自己跟学校要求,她想去教小学部,不愿意再留在这里。

徐雯珺这几天频繁联系周子轲,兴许是想说两句道别的话,可周子轲并不想听。

艾文涛问周子轲,要是寒假没什么计划:“咱们去‘不夜天’玩玩吧。”

周子轲不知道“不夜天”是什么。他的手不自觉按遥控器,在不同电视台之间找时下流行的广告看。

艾文涛用崇拜的语气跟周子轲描绘那个叫做“不夜天”的神秘场所:“据说漂亮妞儿特别多,好多明星、超模都去!每天都去不一样的——”

门外传来一声:“儿子!”

艾文涛一愣,赶紧把雪茄搁一边藏起来。“啊?什么事啊?”他伸着脖子心虚问。

老艾总从楼下道:“先下来,爸爸和你说说明天去工厂的事。”

“啊?”艾文涛不情不愿,嘴里嘟囔,“明天就得去啊……”

他走了。

周子轲坐在床边,就近看电视里的娱乐节目。

汤贞歪着头,听主持人栾小凡的介绍。餐桌上放了三只团子,一只浅黄色,一只浅红色,一只深红色。“天天先挑吧。”栾小凡道。

叫做骆天天的小男孩从一支五人队伍里走出来了。汤贞和他说了什么,骆天天听了,把黄色的团子夹起来,放在嘴里嚼:菠萝味的。

栾小凡看着汤贞道:“阿贞第二个挑。”

台下的观众们着急喊道:“汤汤不能吃辣!汤汤不能吃辣!汤汤选浅红色的那个!”

栾小凡对观众比了个“嘘”。

周子轲看着汤贞在剩余两个团子间来回看了看,然后拿起了深红色的那个。另一位主持人,也是南北桥的成员,对观众道:“阿贞和小凡兄弟情深,知道小凡嗓子最近刚刚动了手术。”

台下一片嗡嗡的议论声,每个人都忧心忡忡。汤贞抿了抿嘴,把比他嘴唇还要深红的小团子塞进了嘴里。他嘴巴闭上,脸颊鼓起来,在镜头里壮着胆子咀嚼。

骆天天簇了眉,从台下要了杯水过来。汤贞嘴巴动着动着,眉毛忽而扬起来了,他看了台下导演,眼里满是惊讶。

他咽下去,和角落的点心师傅说:“是草莓果粒!”

栾小凡一愣。镜头拉近了,栾小凡转头看了台下导演,他表情非常生硬。

周子轲不关心这些人,他只看汤贞。汤贞吃了草莓团子,听点心师傅讲,这是他们家的招牌甜点,里头不但有草莓,还有一点樱桃和石榴汁。栾小凡被辣得满台上乱窜,骆天天在汤贞身后笑得捂了肚子,眼泪就含在眼眶里。

艾文涛的妈妈从外面敲了敲门:“子轲,喝点汤吧?”

周子轲站起来去开门。他把烟掐了。“阿姨,”他接过汤碗来,“谢谢。”

艾文涛说,他以后估计就干这个了。艾文涛的未来,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大约就被他爸爸规划好了。周子轲听着楼下传来隐隐约约的笑声,是艾文涛爸爸的笑声,时不时还有艾文涛的,这父子俩在一块儿总是乐个不停。

前几天在剧场里,临走的时候,朱塞问周子轲,将来想上哪一所大学,想学什么专业。

不知道。周子轲说。

“那……未来,以后,子轲你想做点什么呢。”朱塞问。

我不知道。周子轲说。

朱塞似乎很是无奈。他笑了笑,说:“叔叔现在问你这个可能还有点早。”

综艺节目结束了,周子轲边用勺子低头喝汤,边按遥控器换频道。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