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324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他再一次从电视机里听见了“阿贞”两个字。

“阿贞,你十一岁的时候父亲去世,十五岁又离开了母亲,独自北上。平时生活中,你也想念他们吗?”

周子轲捏着勺子,抬起头,他看见汤贞在镜头里笑了。这女主持人问的问题如此白痴,汤贞也不介意:“想,当然想。”

“我没记错吧,是十五岁和妈妈分开了吧。”主持人看了台下。

“对,”汤贞点头,眼里有落寞,“十五岁。”

第94章小周8

周子轲的朋友们叫他假期去滑雪。周子轲听见“雪”这个字,脑海中如同条件反射,回想起昨夜在艾文涛家昏昏欲睡时那忘记关掉的电视机画面——

“阿贞,天这么冷,风雪这么大,穿这么少拍戏吗?”

汤贞双手抱着自己肩膀,他穿了件古时候的袍子,头戴玉冠,长发披肩,显得人瘦且单薄。娱乐新闻的记者一直问,汤贞抬头对镜头笑了笑,没回答,剧组的人围着他,化妆组正抓紧时间给汤贞一对冻得通红的耳朵扑白色的粉。

我没记错吧,是十五岁和妈妈分开了吧。

对。汤贞点头。是十五岁。

周子轲开着他的车,在冬日的街道上无所事事地游走。沿路时不时有些公交车站,周子轲余光瞥见那些广告牌,过去几年他对周身的环境毫不关心,等到留意的时候才发现这城市里处处都有汤贞。

他把车驶入中心城区,地铁三号线的出口涌出大量年轻的女学生。周子轲看到她们举的旗子,拿的小手幅,她们背的包,手里拿的袋子,全是汤贞的照片和名字。

她们的目的地,就在地铁出口不远处:中国亚星娱乐公司。

周子轲把车驶入亚星娱乐的停车场,下了车。已经是下午五点钟,亚星娱乐楼下人潮涌动。

周子轲从车后座拿了顶棒球帽扣在头上。他从兜里摸零钱。在看到“亚星娱乐春季开放日”的广告招牌,和招牌上汤贞率领着几十艺人拍摄的巨幅照片后,周子轲随着人流走进一个闸口。

前前后后全是些女学生、女白领,她们小小的身躯饱含能量,气候是冷的,她们追逐偶像的心却滚烫。周子轲身处其中,穿着件棒球夹克,身材高大,像个异类。人人好奇地看他,仰望他,窃窃私语,连售票的大姐姐看见周子轲帽檐底下的一张脸也意外了。

“你……是新来的练习生吗?”大姐姐问,她目不转睛盯了周子轲的脸,害羞笑道,“练习生不用买票,你们不走这个门——”

周子轲没听清楚,他低头把机器吐出的票揣进兜里,沿着向下的楼梯走进了人流。

下午五点钟,亚星地下不少房间都空了,大批年轻的练习生后辈聚集到三号练习室——这是开放日有史以来最受欢迎的地方,门上挂了Mattias的牌子。

汤贞穿了一双白色的板鞋,一只裤腿挽到了小腿上,一只落下去了,他没注意到。舞蹈老师拍着手,打着节拍,时不时强调一些动作。汤贞站在队伍的后排,神情专注,和后辈们一同练舞。他明显动作已经很熟练了,有的小动作偷懒,轻轻划过,还不如同一排另一个脚腕上有红绳的小男孩做得更标准更卖力些。汤贞时不时看他,汤贞在笑。

站在汤贞前面的一个男孩子则穿着长裤、高领紧身上衣,戴了手套,留着个女孩头。舞跳到一半,他突然站在原地不动了。他走出队伍,靠在角落的饮水机边,小心翼翼撑了地板,坐到地上。

曲子一结束,一屋子卖命练舞的男孩子都累趴下了,舞蹈老师喊:“不许坐,不许坐!都站起来,外面歌迷们都看着你们呢,站直了,拉伸一下自己的腿!”

留着女孩头的男孩子站起来了,他来到汤贞身边。汤贞被更多年纪更小的练习生包围着,他们有的才十岁出头,身材矮小,争先恐后和汤贞说话,用或崇拜或依赖的眼神看他。留着女孩头的男孩从后面突然抱住了汤贞的腰,他把脸紧紧贴到汤贞背上,是要从这群小毛孩手里把汤贞抢回去了。

周子轲听到周围低低的议论声。

“天天怎么了?他心情不好吗?”

“天天是谁。”

“是汤汤的弟弟。去年刚刚出道了。”

“我不喜欢他,他化妆以后和汤汤也太像了,就是在有意模仿。”

“可是他们关系很好。”

舞蹈老师拍手道:“起来,起来,今天最后一遍了。都打起精神来!这个月表现好的,被郭姐相中了的,Mattias全国巡演开场秀就有你的一份。下个月汤贞老师还要带你们全体到新春晚会的舞台上露脸,那是全国十四亿观众都有可能看到你的现场直播,到时候表现不好,丢的是公司和你们汤贞老师的脸——”

有孩子问:“我们什么时候能出道?”

舞蹈老师高声道:“只要尽你自己最大的努力,你就不会后悔!”

周子轲在人群中,看见汤贞和那个叫天天的男孩子在一起。汤贞好像一点不介意同性之间类似的触碰,后辈紧抱着他,他也没有不自在。汤贞伸手搂过了天天,揉天天的头发,像安慰一只小动物。

汤贞不笑的时候也好看,只是笑的时候周子轲总看着他。周子轲意识到自己总在看他了。

天天撒娇了一会儿,终于是露出点笑模样。汤贞弯腰把滑下去的另一边裤腿再挽起来,他回到孩子们的队伍里,回到他们的小家庭里。汤贞跟上了音乐的节拍,在人群中蹦蹦跳跳,玩一样地唱歌跳舞。周子轲瞧着汤贞汗湿的发尾一翘一翘的,汤贞有他自己开心的事情要做,和周子轲不一样。汤贞和周子轲是不一样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