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325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五点半的时候,为时一天的亚星参观日就将结束。末尾还有半个小时的感谢会。

汤贞换上了一身新衣服,会场比地下冷,他也穿了件厚点的外套。全场等待的粉丝都在欢呼他的名字,只欢呼他一个人的名字。汤贞没上台,他带着其他艺人和练习生们走进观众席,和歌迷粉丝们鞠躬致谢。

周子轲从后门绕进感谢会的会场。他也不到下面座位里坐,就站在观众席最后一排的高处。

汤贞一抬起头便看见他了。

汤贞这一天都在笑,训练时在笑,见歌迷时在笑,周子轲隔着玻璃看他,他就没有一刻是不笑的,可这会儿汤贞与周子轲四目相对,他脸上的开心表情消失了,他把笑给忘了。

就这么一秒的恍惚,歌迷中惊起一阵呼声。汤贞迟迟回过神来,他低下头,才发现自己项链上挂的墨镜不知什么时候掉到台阶下面去了,他光顾着走神,险些一脚踩上去。

歌迷和工作人员争抢着要帮汤贞捡他的墨镜。“没关系,没关系。”汤贞急忙道。会场里冷,冷得汤贞耳朵根有点发红,他自己把摔坏了的墨镜捡起来,用手擦了擦装进口袋里。

他没敢再抬头。

艾文涛在他爸公司忙了一天,到夜里才有时间去嘉兰天地找周子轲吃饭。

“哥们儿你今儿干嘛去了!我听说有人在亚星娱乐楼下看见你车了?”

周子轲正盯着沙发边的插花瓶出神,那一簇簇青绿的花草,众星捧月托着一株摇摇欲坠的山茶。

周子轲身上有酒味,艾文涛不知他又去哪里喝酒了。置装顾问带了一批人过来,人人手里拿着盒子。

“有看着像的吗?”顾问半跪半蹲在周子轲面前,把那些盒子打开,从里头拿出一架架墨镜来。

艾文涛从旁边瞧这架势:“干嘛,你买墨镜啊?”

置装顾问告诉他:“子轲不小心把人家的墨镜给弄坏了。”

顾问又问,要不要在包装里随送对方一些小礼物。

“写一张道歉的卡片?下个月就过年了,贺年卡也很好。”

艾文涛感到非常不解。

“不是,你把谁墨镜弄坏了?”艾文涛纳闷道,瞅周子轲。

周子轲还在瞥身边那插花。他伸手过去,把正中长长一枝白色的山茶花抽出来了。那花朵层层叠瓣,饱满,动人,纯白无暇。

汤贞脖子上搭着条毛巾,湿透的刘海向上捋,露出了洁白的额头。参观日的隔天,汤贞一大早又来公司练习新春晚会的节目,他抬头看了眼前的周子轲。

“你……怎么又过来了?”

亚星娱乐艺人练习室建在地下一层,房间与走廊之间墙壁透明。在这样一个地方,很难隐藏住什么秘密。

汤贞站在消防箱的阴影里。他不知道有没有后辈发现他们。

“你有什么事吗?”

他们相互之间已经见过很多次了。在短短时间里,在各种有人的没人的场合。有几次汤贞发现了他,也发现周子轲正注意自己。他记得我吗?汤贞并不清楚。

他们不认识,甚至没有说过几句话。在《梁祝》后台握手那次,周子轲更是连句客套话都没对汤贞说过。仔细回想,竟然是汤贞第一次认错人的时候交流得最多。

周子轲还戴着他昨天那顶棒球帽,眼睛在帽檐下的阴影里。

他拿出一个包装好的盒子,递到汤贞面前。

汤贞不明所以。

“这是什么?”汤贞问。

周子轲的目光越出了帽檐,就在汤贞脸上看着。“你拆开看看。”他说。他终于开口了。

汤贞向来不收歌迷的礼物。

他脑子里没有头绪,低头很快拆开了包装。

一个四四方方的黑色盒子。盒盖打开,正中央一支嵌进去的墨镜,还有一支被固定在墨镜旁的白色山茶花。

“这……”

“给你的。”周子轲道。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