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331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肖扬的那位易同学骑着自行车来了。深更半夜,这位同学上身穿着羽绒服,下身一条长裤,一双篮球鞋,一个大高个子杵在门口,一眼就瞧见肖扬和“老罗”在加餐了。“还有宵夜?”他张开嘴,吃了肖扬分给他的一个烧卖,“你们这待遇不错啊。”

“汤贞老师,两个小孩都要走了。咱们也走吧,”小顾问汤贞,“您现在哪儿呢?”

“走了?”汤贞有些错愕,“我、我在车里。”

小顾打开驾驶门,坐进去,说:“汤贞老师,我是不是打电话时间有点太长了……”

话音未落,小顾抬头瞧见车内后视镜,他猛地回头。

汤贞身边坐着一个年轻小哥,头戴一顶压低了的棒球帽,那帽子几乎是盖在脸上的。他坐在向后仰了的座位上,像在休息。

“这位是?”小顾问。

汤贞正检查手里一板空了的咀嚼片,闻言他抬起头:“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在练习室看见他的。他胃不舒服,没怎么吃饭,光顾着练习,低血糖晕倒了。”

“咱们不是买了夜宵吗,”小顾眨了眨眼,道,“吃点儿缓一缓?”

汤贞说,夜宵太油腻了,给他吃了一点反而还吐了:“我问了问,他家里今天又没有人。等明天他好上一点,再给他家里打电话接他回去。”

“小朋友,小朋友,”小顾问周子轲,“你叫什么名字?”

那戴棒球帽的男孩子黑着脸,一句话不说。汤贞在旁边道:“小顾,已经很晚了,走吧。”

“得问问他叫什么,”小顾不放心,劝汤贞道,“公司的练习生这么多,谁记得清谁是谁。汤贞老师你是好心,但不问清楚,万一有什么不怀好意的,出了什么事,我这——”

“他姓周,”汤贞只好回答了,汤贞想了想,对小顾道,“我确实记不清他叫什么了,以前在公司见了面就叫小周的。一会儿我给郭姐打个电话,和她说一下这个事情,万一有事也不是你的责任,你就不要一直替我操心了。”

郭小莉是小顾的顶头上司,性情泼辣,要求严苛。汤贞一脸诚恳,小顾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姓什么不好,姓周。亚星登记在案的周姓练习生恐怕没有十个也有八个,连汤贞记性这么好的一时都记不清楚,小顾就更加想不出分明,他和练习生班子基本没交集。

从亚星公司回家,一路上无话。

小顾把保姆车驶进汤贞公寓地库,上面就是汤贞的家,一般没有什么大事情,小顾是不上去的。

汤贞扶着那戴棒球帽的小哥从车里出来,他对小顾说,太晚了,你也尽早回去吧。

等电梯的时候,汤贞听到小顾又在打电话了。

梁丘云在电话里说:“这么晚了还吃饭。”

小顾说:“我也劝了,还问了问那个练习生的名字。汤贞老师说没记清,只记得姓周。”

“没记清?”梁丘云听到这,笑了,“你汤贞老师记性有多好你还不知道。”

小顾把手机放下。等再回头找汤贞的时候,汤贞和那练习生早已消失在电梯门口。

电梯上行,汤贞按了楼层,也不说话。周子轲把头上的棒球帽檐抬高了。他两只手揣进裤兜里,手指再一次摸到了那张他办完之后险些丢掉了的卡片。

汤贞在车里反反复复仔仔细细把这张小卡片来回看了那么多遍,汤贞抬头看周子轲,不敢相信道:“你……你怎么……”

电梯门开了。汤贞不知是还在想什么,他站在电梯里,好像很迷茫,也不往外走。周子轲居高临下看他一眼,伸手把弹出来的电梯门按回了门框里。

第95章小周9

汤贞的反应有点怪。

刚刚在保姆车里,也许是空间狭小,暖风开得又足,两个人坐在一块儿,眼热脑热的。时间又很晚了,人过了零点,本身就容易做出些不清醒的决定,譬如半夜把一个仅见过几面的陌生人独自带回家,还为此欺骗了身边忠诚的助理。

汤贞从电梯里出来。冬天天冷,汤贞几次打不开门。他两只手团起来揉搓,才开了指纹锁。

手机又响。汤贞进了家门,刚弯腰脱了鞋,也顾不上回头和周子轲说句什么,接起手机就走进房间。

周子轲就在玄关站着。他透过眼前方形的玄关出口,忍不住想这是个多少人靠着生病、装病就能踏入进来的地方。汤贞回来了,他一手握着两只羊皮拖鞋,一手接电话,人就站在周子轲面前。

“他已经睡了,”汤贞双眼望着周子轲,对电话里小心翼翼道,“我还没仔细问清楚,不过确实见过几面,我也有记不清楚的时候啊。”

“在客房睡的,”汤贞又说,垂下眼睛,弯腰把手里的拖鞋放在周子轲面前,“这么晚了小顾还为这点事找你……我明白,他是为我负责,你们都关心我,我明白。”

电话挂了。

“你换上鞋,先进来吧。”汤贞对周子轲道。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