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338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你一直在这里等我?”汤贞一双眼睛不敢置信,望向周子轲。

周子轲不说话,是默认了。

“天这么冷,你穿这么少,这么晚,不怕感冒吗。”

凌晨四点,明明街上已经没有行人了,汤贞还是小心翼翼的,劝周子轲的声音也格外小。

两个人要靠得很近,周子轲才能听清楚。

月光从地下室外面洒下来,把两个人的影子在台阶上拉得很长,边缘交叠在一处。

汤贞背对着月光,他的毛线帽向上戴了戴,露出头发和光洁的额头。汤贞两只眼睛仰望周子轲:“你为什么一直在这里等?”

周子轲低着头,眼睛藏在帽檐下面,也不出声。

汤贞说:“十二点我没过来的时候,其他练习生走的时候,你不知道应该回家吗?”

周子轲抬眼看了他。

我不知道。周子轲的眼神就像在说。你为什么不来。

汤贞嘴巴嗫嚅,看着他。

“走吧,”半晌的寂静过后,汤贞在夜里低下了头,他没有别的办法,“天太冷了,先去我家吧。”

亚星娱乐停车场空空荡荡,只有一辆阿斯顿马丁突兀地停在里面。汤贞瞧着周子轲远远按了钥匙把车打开。汤贞看了看车,又看周子轲,

周子轲坐进车里飞快发动了车子,一点不像刚刚那个一声不吭拒绝交流倍感委屈的后辈了。车子在停车场划了半个大圈,刚刚好停在了汤贞面前。

副驾驶车门打开,汤贞还有点懵的。一坐进车里,汤贞立刻闻到了一股极为浓郁的怪味。

“你喝酒了?”汤贞问。

周子轲心道不妙,舔了舔嘴唇,看汤贞身边的车门一眼。“你先把门关上。”他对汤贞说。

“你多大了,”汤贞执意问,“你有驾驶执照吗?”

周子轲看他,反问:“你有吗?”

汤贞一愣。

汤贞不会开车。但周子轲明明未满十八岁,连驾照也没有,还喝了酒,就算能开也不能让他开的。

周子轲把车停在路边,拔了钥匙,只得下车。汤贞用毛线帽和围巾挡了半张脸,在路灯下伸手拦街上的出租车。

汤贞坐进后座,他压低了嗓子对司机师傅说了目的地以后就安安静静的,假装空气。周子轲人高马大,黑着脸坐在他身边。

夜班的司机师傅道:“年轻人,喝这么多酒啊?”

在外头闻不出来,一坐进封闭的小空间里,周子轲身上那股酒味是藏都藏不住。

汤贞也抬头看了周子轲。

师傅接着自言自语:“要不是开车,我也想弄点酒喝,这大冬天的实在太冷了!”

汤贞的家位于城南富人区有名的一处老牌豪华公寓。透过落地窗,能看到璀璨繁华的城市夜景。在这座城市,这个地段,这样一套复式公寓,纵使周子轲再怎么对金钱没有概念,他也知道这不是笔小数目。

电视里说,汤贞十五岁那年离开母亲,只身北上寻梦。

如今不过二十一岁。

两个人下了的士,肩并肩过了马路,一同往公寓走。路灯下面,周子轲看见汤贞眼睛抬起来,睫毛上盖着一层光。汤贞就像一只警惕的小鹿,遮挡着脸,在树丛里观察附近哪里有枪口。

周子轲也看了眼周围,汤贞这么怕,他没看到有记者。

凌晨五点,因为没走地库,两个人仍要接受严格的安保检查。汤贞半张脸还藏在围巾里,他抬头看墙上的时钟。一进电梯,汤贞对周子轲说:“六点我就要走了。”

周子轲低头听着。

汤贞说:“我把饭做好,你自己洗个澡,自己好好睡一觉。”

又说:“我家里有胃药,你要是胃不舒服,别再吃咀嚼片了,我找一些给你吃。也不要再喝酒。”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