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344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汤贞忽然拉开车门,要下车。小顾吃了一惊,拦住他:“汤贞老师?”

汤贞还在讲电话:“我的车要去送外宾。那你们过来接我?”

汤贞下了车,在阳光下对小顾说:“我有盘带子忘了拿,你们先走吧,我回去找。”

“什么带子,我去帮您拿。”小顾说。

前头的车动了,后头的车在鸣笛。汤贞从外面关上车门,把小顾关在里面,他道:“你们找不到!”

汤贞沿辅路往回走,路上行人不少都看见了他,许多人不敢相信,是汤贞本人明晃晃在路上跑。汤贞的手机放在口袋里,拦到的士的时候,汤贞坐进去,那司机回头见是汤贞的脸,眼睁得溜圆,脸腾得红了。

汤贞不小心碰到手机屏幕,搞得铃声又响,他把音乐关掉。

的士飞速往回开,小顾他们就算想追也难追上。到了地方汤贞下了车,他实在没时间给司机师傅签名,便说:“您在这里等我一会儿,一会儿我还坐您的车走。”

一进地库,汤贞沿着两侧停放的车辆依次看过去,他时跑时走,他想,应该不会是他。

一辆阿斯顿马丁就停在地库角落的车位里,驾驶座上趴着一个人影。

四下无人,汤贞到了驾驶座车窗外。这下他看清楚了。

他伸手拍窗户,又怕吸引来旁人,只敢很小心地拍。

“你醒醒,醒一醒!”

车里面的人一动不动,还穿着走时候的那件黑色夹克,趴在方向盘上沉睡。

汤贞无计可施,他低头摸出手机,颤抖着手按下十一位的号码。

周子轲醒的时候,眼前还是一片模糊,他头痛欲裂,浑身发冷。他先是听见手机铃声一直在响,接着发现了窗外,汤贞好像要哭了似的,正在窗外开口喊他,拍他的车窗。

怎么一直都这么着急呢。周子轲想。

车门开了,又是一股刺鼻的酒气扑面。汤贞眼睁睁看着周子轲想要下车,却一个不稳,人朝车门外栽下来。他人高马大,这会儿身体却软绵绵的,没力气。汤贞努力接住,扶住了他。汤贞这会儿也顾不上地库里会不会有旁人的眼睛,他发现周子轲脸色不对,伸手一摸额头,汤贞便哽咽了:“你怎么又发烧了?”

周子轲自己记不清了,是艾文涛一直发短信来,他才知道他又去了那个酒吧厮混。

他也记不清他是怎么把车开到汤贞楼下地库来的。他深更半夜下了车,用了好几分钟,发现他已经到了。他站在自己车边,一开始是站着发呆,后来又靠着车蹲下。

兜里的烟早抽完了,烟盒瘪瘪的,周子轲用手怎么挤也挤不出一支新烟。地库里禁烟,冷飕飕的空气里弥漫一股呛人的汽油味儿。周子轲把快冻僵的手指头揣进兜里,想起白天汤贞赶他走的时候那着急模样,周子轲抬头看了地库的天花板,他觉得他再怎么想,也确实不能上去。

也许他该开车走,找个暖和地方先过一夜。

可一回到车里,周子轲又不想动了。

他倚靠在座椅里面,透过车前玻璃,他看到了那辆汤贞的保姆车,他想起他在里面吃过一种烧卖,是很难吃的那一种。

他已经困了,身体忽冷忽热,意识都开始涣散。裹着虾仁的烧麦在他眼前旋转,越转越大,几秒钟的功夫就已经比周子轲还要大了。汤贞也出现了,他个头小小的,露着尖牙,感觉很邪恶,翘着黑色的尾巴围绕着这只巨大的烧麦飞舞。周子轲闭着眼睛想,是要吃掉了这个,才能进汤贞的家。

一只柔软的手贴到了周子轲额头上,那手心凉的,把周子轲汗湿的头发往后捋。

周子轲并不想睁眼睛。

“汤贞老师,那小患者醒了吗?”

“还没有……你先进来吧,没关系,不用脱鞋。”

“怕弄脏了您卧室的地毯,祖静老师说您特爱干净……他就是你们公司的练习生?”

“是。”

“你们公司前后辈关系真好。”

“你带体温计来了吗?”

“带了带了。祖静老师和我说了,特意给你拿了盒全新的。”

周子轲感觉有人在扶他的头,托他的后脑勺。一支细细的东西小心分开了他的嘴唇,抵在牙齿外面。“小周,”隐隐约约,像是汤贞的声音,有点紧张、拘谨,在他上方说道,“牙张开,我给你量量体温。”

周子轲眼睛还是不睁,他歪了头,想躲嘴里的东西。他还不想吃烧卖。

“你听听话吧!”汤贞的声音着急道。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