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345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周子轲在梦里一下子安静了,不乱动了。

他含着那支莫名其妙的体温计,不知含了多久,被人拿了出去。

“四十一度三……”还是汤贞的声音,慌张道。

“他如果经常这么高烧,汤贞老师,你最好还是带他去医院看看,”另个人的声音说,“万一有什么……”

“万一有什么?”

“建议还是验验血,做一做检查。”那人谨慎道。

周子轲睡得昏昏沉沉,身体发烫,他不愿意离开那只贴在他额头上的手。

左手放在被子外面,受了微弱的刺痛。

“好了。要是他不舒服就给他调慢一点。汤贞老师,拔针你会吧,祖静老师说你学过一点护理?”

“我会。”

“你要是想给这位小患者做做检查呢,我把祖静老师大夫的电话给你。私人门诊,祖静老师也跟我们提前打过招呼了,隐私这方面您尽管放心。”

“好。”

“要是还有什么需要,打这个电话就可以。我写了一些注意事项,给您先拿着。”

“谢谢,麻烦你们了。”

“不麻烦。祖静老师说你难得找他帮这种忙,让我们也紧着小心一点……”

周子轲眼睛睁开了一条缝,恍恍惚惚的,几只仙鹤映进他的眼珠里。一片雪白的光晕中,仙鹤们伸张开翅膀,在周子轲眼前不规律地缓缓舞动。

汤贞推开卧室的门,发现周子轲两只眼睛睁开了,正呆呆盯着窗帘上的花纹直勾勾地瞧。

“你醒了?”汤贞到他面前,不知道窗帘上有什么。

周子轲转过头来,那失魂落魄的眼神落到了汤贞脸上。

汤贞是忙碌的,穿了一件宽松的毛衫,这让他看上去不像帘幕上的鹤那样纤细,倒像只猫。汤贞的袖子撸起来了,露出两条小臂,端着一盆凉水放到床头桌上。周子轲盯着这样的汤贞愣愣看了一会儿。

不是做梦,是真的汤贞。周子轲看了四周,他感觉这里不像汤贞家的客房。

“你对退热贴过不过敏?”汤贞在耳边问。汤贞在水盆里沾湿一块小毛巾,拧干了,叠成长长的方块,靠近过来盖在周子轲的额头上。

周子轲抬起眼,先瞧了汤贞近的脸,又瞧挂在墙上的那一袋点滴。

“这是什么。”周子轲开口问,他喉咙发出的声音干涩嘶哑。

“你发烧了,”汤贞用温水壶倒了一杯水,看着他道,“现在我们还不能出去,先给你打个退烧针……到夜里如果还没退烧,我再带你去医院做检查。”

“不用。”周子轲说。

他向来不把发烧当回事。每次不舒服,顶多睡一觉就没事了。一觉不成,那就睡两觉。

汤贞脸色却不好看。

“你昨天半夜到我楼下,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汤贞问他。

周子轲看着汤贞。

“就算不想回家,再怎么没地方去,也不能在车里睡觉,”汤贞告诉他,“你知道昨天夜里地库有多冷吗。”

周子轲沉默了一会儿。

“你家里不是来人了吗。”他说。

汤贞眉头皱起来了。

周子轲道:“你让我走的。”

“我这个地方住不了人,你就不能找能住人的地方住?”汤贞也沉默了会儿,再说话的时候,他语气都有些变了,“如果我不在这里怎么办,如果我出远门了,你难道就一直睡在车里?睡地库?”

周子轲瞧着汤贞那难过劲儿。

他一双眼睛宿醉,发红,把汤贞的微妙情绪看在眼里。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