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349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我家门上的密码。”汤贞道。

他又重复了一遍:“一七一八三三二九。”

周子轲眨了眨眼睛:“一七一……”

物业经理带着指纹采集器上了门。周子轲听见汤贞在客厅对人说:“……是,我弟弟过来暂住一段时间,因为我个人的情况,公司有很多顾虑,还请经理在郭姐面前帮我保密一下。”

经理认真道:“您尽管放心,业主的个人利益对我们永远是第一位。如果隐私都不能保障,我们也不会在北京立足这么久。”

汤贞回头叫道:“小周。”

周子轲披着羽绒服,脸蒙在口罩里,从卧室慢慢悠悠出来了。汤贞对经理道:“他有点感冒,怕传染给你们。”

汤贞一上车,就听小齐说:“汤贞老师,昨天闭关闭得怎么样?”

汤贞翻着手里随手写的乐谱,问,“郭姐坐今晚的班机回来?”

“那个英国节目场地没谈妥,一涉及到老外,手续就麻烦,”小顾说,“可能要到明晚了。”

汤贞没去公司,而是直奔了新春晚会的会场。他一下车,又是数不清的人来迎他。汤贞拿了几张作曲人作词人的名片,和越来越多的大小人物握手寒暄。正巧费梦经纪公司的人也在,汤贞手里端着一杯咖啡,走过晚会编导办公室的门外。隔着窗子,他瞧见费梦的经纪人正深深埋着头,发着抖听晚会领导拍桌子。费梦大冬天只穿一条纱裙,在旁边一起鞠躬,噤若寒蝉。

郭小莉人在外地,回不了京,电话告诉梁丘云,汤贞闭关事出有因:“新春晚会那边可能要拿下他和费梦的合唱。有位姓沈的编导给了个信儿,说阿贞如果还想争取这个节目,就把《如梦》改一改交上去。这次的晚会总导演其实非常喜欢《如梦》这首歌,最开始找到阿贞和费梦也是想做《如梦》的,有些领导觉得歌词不够喜庆,阿贞工作又忙,没改出合适的歌词,才换成后来这一首。”

“怎么还非要带着费梦?”梁丘云问,“不是已经有和公司孩子们一起的节目了吗。”

“能争取还是争取一下吧,”郭小莉不无骄傲,“一台新春晚会,几百上千人在一个画面里挤破头,有谁能站在台子中央,连续挑大梁两个节目的?”

汤贞一向是最让郭小莉扬眉吐气的那个。梁丘云低下头,听她说:“阿云你这几天也别太操心阿贞了。方老板那边怎么样,给你信儿了吗?他秘书昨天告诉我——”

“我已经到他楼下了,”梁丘云低声道,打断了郭小莉的话,“先挂了,郭姐。”

望仙楼一层走廊,青年男子摘掉头上的头盔,踩着沾了草叶的马靴从外面蹬蹬蹬大踏步进来。

矮胖中年男人在后面叫他:“方遒!等等!”

那叫方遒的脚步一顿,拿手一指外面花园,对那中年男人道:“傅叔!你说他到底什么意思?”

梁丘云甫一进门,就听见了方曦和的副手傅春生的声音。

“你爸爸不会不管你们,你冷静一点!”傅春生道。

“那他打算什么时候才管?”方遒歇斯底里问。

傅春生劝他:“你跟你爸爸好好说话!”

方遒在原地来回走了两步,似乎是“冷静一点”了,又摇头。“他不会管我,我也不求他!”方遒抱着自己头盔就往楼上走,傅春生在后面追着:“方遒——”

“梁先生,这边请。”有人从外面进来了,专程来给梁丘云引路。

梁丘云随着来人,悄声进了这栋楼。

旋转楼梯直通楼顶露台,梁丘云跟人走在下面,听见傅春生在上头,还在好言相劝。

“方遒啊,刚才你爸爸是夸你呢,谁也没想到你确实这么有骑马的天赋。”

方遒的马靴踩了楼梯台阶,一步步都是耿直的重响。

“很多人怎么学骑马都学不会,”傅春生笑道,“你知不知道啊,马术它还是一项贵族运动——”

“贵族?”方遒冷笑。

“对。”傅春生说。

“那我不应该会啊,”就听方遒不客气道,“我妈是九华山上的村妇,我爸是珠江口里的倒爷——”

“方遒!”傅春生压低了声音,叫他小声。

“我不是来要钱的,”就听方遒直言不讳道,“我不是贵族,也没有你们这样的体面,傅叔,有话直说了,我不怕斯文扫地。”

服务生见方遒过来,立刻打开了一扇门:“方先生好。”傅春生跟在方遒身后进去,把门从里面关上。

“傅叔知道,”傅春生转头劝他,“今天你肯到这里来啊,都是为了小静。”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