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351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方曦和坐在傅春生的沙发上,他碰都不碰手边正冒热气的那杯毛尖,反而点了支烟,把烟灰弹进了茶水里。

方遒说:“你怎么侮辱我,瞧不起我,都无所谓。小静她是无辜的,她是被我连累的!”

方曦和听着这话有意思。他把烟放进嘴里,抬眼瞧方遒那头脸,那目眦尽裂的模样。

说起来是父子。可在方曦和看来,眼前这小子就没有一点像他。

“你帮小静这一回,”方遒声音冷冷道,“我方遒欠你一个人情,以后一定加倍还你!”

他确实还年轻。方曦和的笑容暧昧不明:“你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

方遒脸一阵红一阵白,听方曦和道:“你拿什么还。”

方遒站在原地,马靴沉重,陷进了傅春生绣了三羊开泰的地毯里。方遒脖子低下去了,他道:“你有权有势,所有人都知道你方曦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你什么事都能摆平,你身边那么多人,男男女女,每一个人都能得你的照顾,受你的恩惠,凭什么轮到我,轮到小静,轮到我妈,轮到我们一家子人——”

方曦和眼睛抬起来看他。

“我只请你帮我这一次!”方遒激动道。

“别动不动就搬你妈出来。”方曦和说。

方遒说:“我妈怎么了,我妈哪一点比不上姓辛的?”

方曦和冷眼看他,就听方遒说:“我妈问你要过什么?逼过你什么?她从没拿我要挟过你,从不和你寻死觅活。她怎么这么傻?她怎么不知道你身边留下的全是辛明珠这种——”

方曦和看他,看方遒激动得那个样子,浑身都在发抖。

“方遒,”方曦和把烟在手边茶杯里按灭了,“你妈妈,修的是佛门清净道。”

方遒睁大了眼睛看他。

“我和你傅叔叔,走的是无间地狱门。”

“我知道,”方遒嘴唇哆嗦,“你们道不同不相为——”

“我告诉你一句话,”方曦和说,“富贵,险中求。”

方遒颤声道:“你根本不要我们,你只要富贵——”

“没有富贵,”方曦和站在方遒面前,他身材比方遒高大那么多,每次面对面,方遒总感到巨大的压力,“你以为你方遒是个什么东西。”

方遒不说话了。他双眼发红。

无论他愿不愿意。在方曦和面前,他总要抬着脖子仰望。

“我不是没帮过你,”方曦和对他讲,“给你一笔钱,让你去做生意,你做什么了?”

方遒说:“你们做的生意太脏!”

方曦和冷嘲热讽道:“和生意比起来,慈善家是好做。”

方遒喊道:“我是替你祖上积德!”

“你如果好好面对现实,自己能有所成就,”方曦和冷眼瞧着方遒,“今天就犯不着再来求我了!”

梁丘云在接待室已经等过了三个小时,他手撑着脸,难免有些困意。

阿贞站在电视机前,:“云哥,这个好莱坞的动作片,我觉得你也能演!”

阿贞劝他:“没有什么挺不过去的。云哥,咱们一定能等到机会的。”

“我没有什么生日愿望,”阿贞坐在片场的篝火边,对他说,“我希望你、我、郭姐、祁禄,还有天天……咱们都好好的,今年比去年好,明年比今年好——”

门忽然开了,有人打断了梁丘云的美梦:“梁先生,方总要见你。”

梁丘云头一落,眼睛睁开,他立刻站了起来。

方遒灰头土脸,一身狼狈,坐在庭院的草坪边。他已经脱了马靴,换了一双皮鞋,这会儿皮鞋上是土,长裤上是土,连他皱皱巴巴的西装胸口上都是一个鞋印。

那叫华子的年轻人到了他面前,华子一双眉毛断了一边,眼神挑衅的,正瞧他。

陈总在楼上皱眉道:“华子,不可以没礼貌!快把人家方遒好好扶起来!”

方曦和站在陈总对面,他瞧着下面方遒那不甘心样,问身边秘书:“那小子什么时候来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