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356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放心吧,云哥,”小顾摆弄着头上的帽子,“《狼烟》年前能补拍完吗?您什么时候回老家?”

汤贞没办法,他拿过周子轲垂在外面的那只手,放回到被子里面。他想给周子轲翻个身,不要趴着睡,这样压迫心脏,第二天眼睛也不舒服。

“干什么啊……”周子轲正睡着,喉咙里突然发出点声音,很是不满。

汤贞说:“你不能这么睡。”

周子轲被迫在床上翻了个身,他一把抓住那只朝他伸过来的手,把人拉到他跟前来。

周子轲的眼睛从一条缝,逐渐睁大了,他就近看清了汤贞的脸,看清了汤贞布满血丝的眼睛。汤贞几乎是趴在他身上的。“你回来了啊。”周子轲轻声叹息。

汤贞在外面累了一天,忙了一天,早就连眨眨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这会儿乍一听见周子轲这句话,汤贞那颗被人与事耗空了的心里忽然起了一阵轻风。这感觉既充实,又虚无缥缈,仿佛是幸福的,又有一些莫名的酸楚。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感觉,汤贞并不清楚。就见周子轲压在汤贞的枕头上,人躺在汤贞的被窝里,这个桀骜不驯的,当初对他充满敌意的男孩子因为生了病,在汤贞眼里变成了一个乖乖的听话的小孩。周子轲把手搂在汤贞腰上,把汤贞抱着,似乎只是下意识就把头埋进汤贞胸前的外套里。

“我的胃好难受……”他说,好像睡醒了,见了汤贞,终于有机会诉苦了。

不知是不是汤贞的错觉,这次发烧之后的周子轲好像更依赖他了。

汤贞被周子轲紧抱着,不知怎么拒绝——这个本能反应在他脑中出现了一瞬,又烟消云散。周子轲额头紧贴进汤贞外套里面,看来是真的很不舒服。

汤贞有好一会儿不敢动作,他右手抬起来,像安慰一个小孩子,一只可怜巴巴的小狗,手心轻轻抚摸周子轲睡得乱翘的头发。

“你睡了多久了,”汤贞小声道,周子轲的手就搂在他腰上,汤贞连背都是紧绷的了,“起来吃点东西吧。”

他下午刚做了胃镜,又饿了这么久,胃当然难受。

“我想吃……”周子轲头还埋在汤贞胸前,闷声道,“上次你做的那个豆腐汤……”

汤贞一愣,他原以为周子轲嘴巴这么挑,不会有什么东西主动想要吃。

汤贞摸周子轲的头发,他感觉周子轲格外脆弱,可能生病的人就是特别缺爱。做胃镜果然可怕,汤贞心有余悸地想。

“豆腐汤,是云丝羹吗?”汤贞问他。

汤贞去厨房做饭前,先拖了几只纸袋进卧室。周子轲赤脚下了床,见汤贞蹲在地板上拆纸袋。汤贞抬头看他:“这都是新买的,你试试合不合身。”

周子轲一脸意外,看着汤贞。

汤贞到厨房里阅读周子轲从诊所带回来的胃镜报告,他看不太懂,趁锅子没烧开时给诊所打去个电话,正好是那位大夫接。

“没什么太大毛病,”大夫笑着,让汤贞放心,“这位弟弟毕竟年纪还小,主要是平时生活习惯不好,不按时吃药,饮食也不注意。他现在还是炎症,没有发生什么实质性的损害。”

汤贞悬着的一颗心顿时放下来一半。“谢谢大夫。”他笑道。

锅里的水开了。

大夫嘱咐了汤贞一些事项,平日怎么给这位小弟弟调整饮食,均衡营养,建立良好的生活习惯。汤贞听着,都一一记下。“汤贞老师,可能我有些多管闲事。”大夫忽然道。

汤贞一愣。

“祖静老师告诉我……”大夫在电话里问,“您自己的胃也不怎么好啊?”

“啊?”汤贞犹豫道。

“您要不要也来做一个检查?”大夫说。

“我、我早就好了。”汤贞说。

大夫说:“您是不是有一点害怕医院啊。哎哟,千万别讳疾忌医,小心耽误了病情。”

“没有的,没有的,”汤贞忙说,“谢谢您的关心了。”

周子轲选了一套深蓝色的睡衣穿上,他扣子没怎么扣齐全,衣领微微敞开了,露出脖颈修长的硬线条。袖口刚好搭在手腕上,裤脚刚好垂在脚面上,长短都合适。他脚上蹬着双羊皮拖鞋,也合脚,也非常舒服。

周子轲在餐桌边坐下了,他眼瞧着窗外,他好像是在自己的家里了。

汤贞用布巾包了那小瓷碗,端到周子轲的面前。

“穿着合适吗。”汤贞在对面坐下,问周子轲。

冬天北半球上空的星星是最亮的。周子轲忘记小时候是谁告诉他这句话了。

可外面的天是一片晦暗。反倒是汤贞——汤贞瞧着周子轲这一身打扮,笑道:“挺合身的。”汤贞的眼睛是那么亮,亮得周子轲忍不住一直看他。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