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363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汤贞的助理小顾跟进来道:“来了来了,汤贞老师和我们一起来的,自己先来换衣服的!”

周子轲今天过来,到底是想做什么呢。

汤贞汲取了一点氧气,手撑着地毯,想要起来。

周子轲还半跪在原处,不动,堵着汤贞的路。

更衣室外更吵了,脚步声杂乱,不知进来了多少人。

周子轲甚至听见朱塞的声音,隔着身旁这扇单薄的木门,朱塞一边安抚林导,一边在电话里说:“子轲还没有走,他的车还在楼下,你们去三楼包厢找一找。”

“我现在在汤贞的休息室,如果你们见到汤贞老师,就把他请过来。”

汤贞低着头眨眼睛,眼里那点湿润的因子扩散了,覆盖住整面眼球,也许很快会蒸发,或是被汤贞自我消化。周子轲还有点懵,表情很僵硬。汤贞抬起头,刚刚被周子轲亲得通红的嘴唇抿了抿,汤贞用口型对周子轲道:“你先让一下。”

周子轲半跪在他眼前,不动。

汤贞眉头一蹙:“我已经迟到了……”

汤贞没有指责周子轲,没有骂他,汤贞仍在和周子轲商量。

周子轲直起身,站起来,让出了半条路,他看着汤贞从他面前走过去。

汤贞感觉不到疼吗?周子轲下意识想。

门外忽的有人敲门,伴随着林汉臣那老头子的声音:“小汤,小汤!”林导又对外面道:“小汤应该不会乱跑,工作时间,他很听话——小汤!听见我说话了吗,你在不在里面?”

周子轲看着汤贞转头望向门,汤贞安静了一会儿,怯怯地出声音:“林爷?”

他声音里没有哭腔了,倒迷迷糊糊的,仿佛安静了这么久是睡着了,才醒。

林汉臣与朱经理既气愤又感慨:“白天夜里的,排的满满当当全是工作!孩子晚上就睡两三个小时,怎么休息,上了台状态能不被影响吗?”

朱塞在旁边道:“找到了就好,找到了就好。”

“祝英台”一身行头被匆忙穿戴到了汤贞身上,也不怕再弄出动静了。小齐说:“汤贞老师,小顾在这里等着您,我先下去把饮料分发了!”

汤贞双手绕到背后系兜肚的结扣,他匆忙应道:“好!”

结扣垂在了腰窝上,周子轲睁眼瞧着,一声不吭。汤贞弯腰把手套进繁复的一层又一层薄衫里,把周子轲刚刚亲过搂过,那片仿佛还在发烫的后背和肩头全包裹住。汤贞始终低着头,他好像知道背后有人正看他,他眼睛也低着,连透过镜子的一个对视也不敢有。

汤贞又弯腰穿罩在外面的第二件裤子了,然后是英台的鞋子。他拿过那件被精心收纳在衣罩里的绣了鸟羽的戏服,拆开罩子,敞开了,披挂在身上,低头一粒粒扣扣子。

汤贞关上了衣橱门,这整个过程里,汤贞始终当他身后的周子轲不存在,他低着头就打算走。

朱经理在外面打电话:“吉叔……还在找,一眨眼就看不到子轲了。”

汤贞手扶在更衣室的门上,手指握住了门把手。

“他是好好吃饭了,”朱塞在外面讲着,突然笑道,“我问他了,今天,早饭也吃了,午饭是也吃了,”朱塞越讲越喜不自胜,“还知道主动过来,来蕙兰的剧院看戏,说想看《梁祝》。”

“十八岁了,子轲也要慢慢懂事了。”

汤贞眼睛垂着,他回过头,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似的朝背后看去。

朱经理正和吉叔讲着电话,忽然瞧见身边更衣室的门一震,连带着“砰”得一声响,又归于平静。

吉叔在电话里兴奋道:“那我现在就过去吧!小朱你问问子轲,晚饭他想吃什么啊?”

朱经理回神:“您就别忙了。再有几天就过年了,子轲该回家吃年夜饭了——”

汤贞后背紧贴了更衣室的门,周子轲吻他,把他紧抱着。把英台的外在与内在,把汤贞的整个人,全抱在他的怀抱里。

周子轲一句话也不说,汤贞只不过回头看了他一眼,周子轲就好像无形中被什么牵引了,牵制了。周子轲气喘吁吁,把头垂在汤贞脖子里,吻才刚结束,他又去含汤贞微张开了喘气的嘴唇。

他似乎是有些话想对汤贞说的,可他说不出来,周子轲天生就不会,不会低头。他只是像这样把汤贞抱着——汤贞会明白的,他想他会明白的。

周子轲一度以为自己彻底搞砸了,汤贞出了这扇门,也许就再不会理会他。不会看他,不会关心他,不会再那样为他彻夜忙碌了——周子轲十分需要这些吗,好像也不是吧,能照顾他的人明明满世界全是。

他只是想要汤贞。

汤贞被周子轲居高临下地吻,不得不仰起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