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366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骆天天听着祁禄在他身边费尽口舌,他突然笑了。祁禄这神经病,连“天天你家里养猫,你会照顾猫”这种都拿出来当优点说了。

“你怎么对我这么好。”骆天天眉毛一耷拉,拎着手里的汽水瓶。

祁禄看着他。

“我都和云哥学的。”祁禄道。

“梁丘云不是什么好人,”骆天天用手里的汽水瓶在地上划,“你以后别学他了。”

祁禄还看着他。

“云哥说……”祁禄犹豫了一下,“他说等咱们出道那天,他想请咱们吃饭。”

“我不去,”骆天天立刻道,“他那点破钱,请得起吗他。”

祁禄还在怀念昔日四个人的友谊。祁禄是个傻瓜,到现在还总希望骆天天和梁丘云能和好。可骆天天已经不需要梁丘云了。骆天天身边的小圈子,从最初的三个人,变成四个人,随着汤贞这个“插班生”越来越忙,总是见不着面,如今就剩下他和祁禄两个。

“‘木卫二’那几个人都特不喜欢我,”骆天天说,那天回家的路上,他告诉祁禄,“我哥让我和他们相互扶持。他们不会扶持我的,只有你会扶持我。”

“他们不是不喜欢你,也不是不扶持你,”祁禄说,“是还不了解你。”

骆天天抬头看了祁禄。

骆天天一度觉得自己看人的眼光很有问题。之前他一直没有发现,是后知后觉,才意识到梁丘云一直讨厌他。他心里那么惦念的人,其实根本就没有对他认真过。

那为什么祁禄还不讨厌他呢。

祁禄把骆天天送到家门口:“你早睡吧,明天还得训练。”

“魏萍这两天半夜给你打电话吗?”骆天天问。

“打。”

“她是不是有病啊。”

“她是怕你贪玩,不好好练习,”祁禄说,又想了想,“你也不用太紧张,我走了。”

祁禄是个好人。骆天天想。虽然他不明白,人为什么会像梁丘云那样善变——记忆里他爸喝多了的时候,也是好端端的突然变一张脸。

但至少现在,祁禄还是那个好人,从小到大,一直这么好。

所有人都走了,骆天天家门外的巷子里空空荡荡,只有祁禄还在骆天天身边。

“以前我还想过,我跟你,还有梁丘云,咱们仨一块儿出道呢!”骆天天抬起头对已经转身走到巷口的祁禄说。

祁禄回过头。

“他和汤贞一块儿,咱们俩一块儿,谁也不落下!”祁禄道。

那一年的六月十九日。

骆天天被人从损毁的车里拖出来,下一个被拖出来的是祁禄。他们刚刚参加完“木卫二”出道前的第一次录影。骆天天毫发无伤,而祁禄身上的打歌服只穿过一次,就已经被车翻过来时摔碎的车玻璃弄得一身碎末,玻璃碎片落了一身,把衣服划开好几道口子。祁禄头耷拉着,有血从他头上脖子里往下流。

出道以前,骆天天对自己的未来究竟是如何想象的呢。

做偶像,在台上唱歌,跳舞,尽情耍宝,扮酷耍帅。和自己一起长大的朋友、兄弟,自己喜欢的人,一起握着话筒说些逗歌迷开心的俏皮话。他们在电视机里聊天,笑闹,做游戏,一切看起来轻松、简单、快乐、惬意。

“天天,”经纪人魏萍在办公室里,当着其他四位成员的面,把翘班的骆天天叫到跟前,“祁禄在车里护着你。他是用他自己的前途,换了你的前途。现在‘木卫二’出道延迟,大家的前途都拴在你一个人身上,你还不好好练习——”

“天天,”祁禄坐在病床上,脖子上还缠着一圈圈的纱布,骆天天再一次翘班来看他了,祁禄在纸上写,“你唱歌比我好听。”

又写:“我不喜欢唱歌,我也不爱说话。”

“你再这么哭,嗓子哭哑了,咱们俩练这么多年,谁都没法唱了。”祁禄无可奈何道。

有一句话横亘在骆天天嗓子眼里:我不是自己想出道的。

过去他说这句话,孩子们都羡慕他,那是一群日思夜想出道却不得的人,大人们则笑他身在福中不知福:“都是大人逼你的啊?”

而现在他再说这句话,魏萍会上来给他一个巴掌。

“木卫二”比原定计划推迟了半个月出道了。最开始的那段日子,骆天天过得浑浑噩噩,所有事情都不真实。他顶着“小汤贞”的头衔,在报纸上获得了爆炸一般的版面。汤贞也专门排出日程,几次带着骆天天,带着自己的后辈“小汤贞”一起演出、参加各种收视率奇高的综艺节目。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