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374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汤贞工作还是多,他在家里忙碌,一边烧饭一边看笔记,就连给周子轲做果蔬汁时也念念有词,一页页地背台词。

周子轲烧退得快,连诊所也没去,大夫夸他是年轻体格好,汤贞则认为主要是因为听话。周子轲仰头喝空了果蔬汁,药也主动吃。周子轲在浴室里刷牙,冲过了澡,换好新睡衣出来,自己抱着枕头乖乖去主卧睡觉。

大概是嫌重新铺的床不够暖,他又钻进客房,把那套绣了小梅花的棉被一卷,用胳膊夹着抱回大床。

直到睡前他都非常听话,任汤贞试他的额头,任汤贞给他扣睡衣的扣子,任汤贞坐在身边唠叨他下雨不打伞,刚做了胃镜还跑去喝酒。

为什么连这种事情都要汤贞教给他。

周子轲告诉汤贞,还有五个月,他就成人了。

汤贞低头看周子轲的手,那手掌宽阔,手指修长。明明比汤贞小三岁,但周子轲看上去什么都比他大一号。“你真的还没有成年?”

周子轲抬起头,在汤贞面前,他眼神确实无辜得像个孩子。

从法律上讲,未成年人做了什么错事,责任似乎就都在成年人身上。

汤贞给周子轲翻折好褶皱的衣领,周子轲忽然低下头。

汤贞感觉周子轲的嘴唇在他嘴唇上印了一下,那么轻一下,很小的吻,一瞬就结束了。

第二个吻。周子轲还在瞧汤贞的反应。

越过汤贞,周子轲把床头灯熄灭了。

……

“这样我怎么睡啊……”汤贞皱眉了,说。

汤贞差点睡过头。小顾在楼下把门铃按过好几遍,汤贞才从周子轲横伸过来的胳膊底下爬出来。他抓了抓自己睡乱的头发,不知道自己的生物钟是出了什么问题。

他一边扣身上的衣扣,一边在厨房匆忙做留给周子轲的早餐。周子轲也从卧室里出来了,他黑着一张脸,显然被人这样吵醒非常不愉快。

汤贞在玄关弯腰穿鞋,对身后那位未成年人讲:“别忘了吃药,外面还在下雨,先不要出去乱跑了。”

周子轲眼前几撮头发有点湿,是他刚刚洗脸时蹭的。周子轲走下玄关,低了头,在汤贞嘴上忽然亲了一下,这第三次的吻也是湿漉漉的,是他的回答。

“汤贞老师,汤贞老师?”

费梦的经纪人正隔着桌子叫他。

汤贞回神,这一会议室的人都正看他。

“那咱们就这么定了?”费梦经纪人在对面激动地问。

汤贞后知后觉,低头看了新春晚会编导秘书复印出的材料,他点头,低声道:“就这么定了吧。”

散会了,汤贞还坐在他的座位里。奇怪。这几天他这么多的工作,这么多的烦恼,这么多该解决未解决的问题,盘桓交错在脑海里,本来就乱——《狼烟》的事,云哥受伤的事,费静和方遒的事,公司节目的事,新春晚会的事,《罗兰》和方老板的事……

什么都没有了。汤贞拿了桌上的水杯站起来,参会的人都到他身边同他握手,汤贞笑着与他们一一问好。

刚刚他脑子里好像是空的。

费静站在经纪人身边,等在门外,汤贞是最后一个走出会议室的。费静到他身边:“汤贞老师,你是不是最近太累了?”

汤贞看她:“没有啊。”

助理小顾接过汤贞手里的杯子。

刚刚汤贞还在神游天外呢,费静不太放心。反而是她的经纪人在旁边握住汤贞的手,一顿感谢。临新春晚会还有两天,他没想到这个节目能在最后关头再一次通过审查,保留下来。

“这两天咱们再彩几次,”汤贞对费静说,“不要再有什么变数了。”

经纪人低头鞠躬,努力保证道:“一定一定!”

中午的时候汤贞收到一条短信,问他晚上几点回家。

“我还不知道,”汤贞回道,“你吃午饭了吗?”

郭小莉的女儿囡囡两岁了,刚会开口说话不久。郭小莉在公司长时间加班,也没时间回家看孩子,是想得不行了,才叫老公把囡囡抱过来给她亲近的。

MAMA,MAMA。囡囡张着嘴,在郭小莉怀里叫道。

汤贞在一边,伸手摸囡囡的脸。汤贞喜欢小孩,不像以前不会抱,现在也会了。郭小莉把囡囡交给他。“阿,贞,”郭小莉从旁一个音一个音教囡囡念,“A——ZHEN——”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