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如梦令_分节阅读_378

书名:如梦令   作者: 云住   

只有一个人例外。他站在汤贞身边,一点笑表情也没有,这么好的位置,他连眼睛都不怎么看镜头,只一脸紧张,生怕自己的动作追不上大部队似的。他显得特别不合群,也不知演出前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现在这么窘迫,甘清看着就想笑。又要挨骂了吧,又要倒霉了吧。若不是汤贞在间奏时特意揽着他和另个小男孩对镜头前的观众道一声新年好,这人恐怕连这是新春晚会的舞台都要忘了。

胡同小巷子里,因为烟花爆竹禁止燃放了,一群小孩在楼下噼里啪啦地踩气球,制造噪音,驱赶年兽。

“雪松别老看电视了!过来帮奶奶包水饺。”

“甭叫他来,你儿子一包那馅儿准漏。”

易雪松一脸无奈,他奶奶家的电视机柜子高,个子矮一点就什么也看不见了。易雪松只得怀里抱着一个,身边还扶一个站沙发扶手上的。

这两个一年级小学生激动地用手捂紧了嘴,两眼放光直盯着电视机屏幕。肖扬只要一在镜头前出现,两个小豆丁就举高了双手挥舞着一阵尖叫,弄得易雪松是什么也看不着,什么也听不见了。

汤贞手握话筒,第三次在晚会舞台上出现了。他和主持人们,和另一位女艺人代表一同倒计时。当新年的钟声敲响,舞台上空飘洒下纷纷扬扬的彩带、气球,汤贞在人群中一直微笑,他的特写镜头在荧幕上出现了足足三秒。

在消防队的协助下,河岸上腾空而起十数支巨大的烟火。周家大宅窗边站满了人,几栋楼的屋顶天台上也全是人,还有更多年轻人跑到院子里,跑到山丘上去看烟火。

朱塞在外面找了一圈,没找到周子轲的影子。以往这时候,在家里吃过了年夜饭,周子轲多半就开车进山兜风去了。可今天他的车一直搁在车库,警卫也没见他出去。

周子轲待在一楼通往餐厅的一条小走廊上,和周围几个厨子、帮工一块儿看电视。零点已过,是新的一年了,所有人都在与自己的家人团聚,连周子轲这种人都“回家”了,汤贞却还在电视机里,手握着话筒对镜头和“观众们”努力地笑,讲祝福话讲得口干舌燥。对普罗大众来讲,汤贞就是“新年”的一部分,与那些钟声、烟火没有什么分别。

小辈们在楼下欢呼,庆祝新的一年来临,吉叔把早早备好的压岁钱拿出来,这是周家大伯给所有孩子的红包。

长辈们则在楼上谈话,那是不许底下人打扰的领域。

朱塞上了楼,悄悄推开门进去。

“……唐仁宇,马来人。祖上福州的。”

“我知道,他来我那儿吃过饭。他想在得克萨斯买油田,想买大哥西北角上那块。”

“让方曦和那小子把他给截胡了。”

“谁?”

“新城发展,方曦和。”

“你们说的这个方曦和,是不是年前抢了蔡景行印尼船厂的那个?”

朱塞走过外间,十几位正说话的长辈看见了他,都先把话放下了。

“小朱,大哥找你啊?”

朱塞朝几位笑,点头。

走近书房里面,也有人说话。

“大哥,子轲才多大啊。您一样年轻,放心吧,他气不死你。”

“子轲今年都十八了。再不管,以后万一见了爸,见了嫂子,见了祖宗,咱们一个个谁都没法交代。”

朱塞还没走进去,就听见里面有个女人的声音:“小朱来了吧?”

“小朱,子轲是不是在楼下?”

“我刚刚还在找他,应该就在家里。”朱塞说。

“家里都是人,是不太好找。小朱,找着子轲就把他带上来,就说过年了,姑姑伯伯们好久不见怪想他的,想跟他说几句话。”

新春晚会会场外人头攒动,已经是大年初一。

亚星娱乐公司派来两辆大巴车,停在路口。几十位结束了晚会演出的练习生在演出服外包裹了羽绒服,冻着通红的脸蛋排队上车。带队老师对名单挨个点名,给熬夜加班的司机师傅买夜宵吃。“怎么样,第一次上新春晚会,感觉怎么样?”带队老师笑着问他们。

车内是阵阵欢呼,孩子们都还在激动呢。

汤贞带了几位助理上车来,带队老师一使眼色,车里孩子们便仰着头,齐声道:“汤贞老师!新年快乐!!”

连大巴外面广场上其他人也听得见这响动。

“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汤贞忙说,他大概也觉得很是幸福,眼里一点光含着。小顾从身后戳了戳他手肘,把手里的袋子打开给他。

孩子们一个个从座位里走到车前面,接过汤贞老师给他们亲手封的压岁钱。

汤贞从第一辆车下来,又去第二辆。有晚会的工作人员好奇,在车底下围观,有记者过来,在车窗外抓紧时机拍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